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国就业仍呈劲态 欧日政策新现变数

发表于 2018-03-11    来源于:陶冬

特朗普开打贸易战,白宫最后一位全球主义者愤而离职;欧洲央行暗示加息,whatever it takes的发明者开始转换语境;但是上周最让市场大跌眼镜的是两位政治疯子,合力做了一件合乎理性的事情。特朗普与金正恩决定在五月前进行峰会,改变了上周的资金情绪,加上白宫的贸易制裁留有余地,美国就业数据强劲而工资增长放缓,华尔街在高歌声中收复了之前的失地,纳斯达克更创出新高。非农就业人数十分靓丽,市场进一步调高联储三月加息的可能,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重上2.9%,不过债市表现尚算相对平稳。日本银行总裁黑田东彦试图遏制日元连升,称通胀达标后也未必需要退出QE,要“保持强有力的货币宽松政策,”日元汇率略见回调。全球风险资产市场增杠杆,布伦特原油借库存数据而骤升。恐慌情绪得以舒缓,避险资产走弱,黄金上周无有斩获。


美国二月份非农就业人数增加了313K,远高过分析员预测中位数205K和上期239K(修正后),不过时薪环比增长就由0.2%回落至0.1%,同比降至2.6%。笔者认为这组数据移除了联储三月加息的最后一个数据障碍,除非发生重大突发事件,鲍威尔主持的第一个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就是他第一次加息的时候。在接近完全就业的状况下,就业人数大增,但工资上涨有限,应该说很不容易。这和过去已经不再找工作的人士重回就业市场有关,劳动参与率上升稳定住了失业率和工资。可是美国中低端企业招工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货币当局无法对此熟视无睹,市场也无法熟视无睹,十年期国债利率杀入3%区间应该只是时间的问题。债市在今年估计一直是风险资产市场的动荡源之一。


今年以来欧洲央行和日本银行先后释放出调整货币政策的讯号,成为汇市动荡的一个重要原因。上周在会后声明中,欧洲央行删除了对购债计划的直接承诺,这被经济学家认为是德拉吉正式宣布结束QE之前的一次强烈暗示。笔者认为,如果经济数据不出大的意外,ECB会在六月例会上宣布结束长达三年的购债安排,QE九月份到期后停止。欧洲明年上半年加息的机会颇大。无独有偶,日本银行总裁也对达成通胀目标表示乐观,暗示明年调整政策。黑田上周在议会上表示达成通胀目标未必等于一定要退出,但是笔者将此看成遏制日元升值的出口术。BoJ今年可以继续调低购债额度的上限,不过因为央行本来就没有买足资产,此举并无实质性意义。笔者相信日本明年启动退出QE程序的机会颇大,不过速度应该是四大央行中最慢的。与美国联储不同的是,ECBBoJ的政策调整压力没有那么大,对汇率升值的敏感度更高。这使得央行在政策表述上会有较多的摇摆,来引导市场预期,但是缓慢退出QE的大方向相信不会改变,等到下一次经济下行周期时候再次祭出QE估计也会发生。


本周市场焦点:美国CPI数据和中国两会后的人事宣布。预计美国核心通胀环比由超高的0.3%降到0.2%,这对320-21日的加息决策应该影响不大,但是市场仍可能对意外有所反应,市场关心的是美国加息的力度和中期时机。市场对中国政府改组的焦点,估计放在经济政策决策人选上,尤其是主管财经的副总理和央行行长。英国政府会提交英国脱欧对财政状况影响的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