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成长:“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观念要扭转了

发表于 2018-03-15    来源于:新京报


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杨成长


新京报记者 陶冉 摄


怎么看2017年房价走势?2018年房价走势如何?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根本问题在哪里?如何看待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新京报就这些问题专访了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


在杨成长看来,只要政策不出现大的变化,未来两三年房价不会出现大起大落式的波动。此外,在他看来,目前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基础性制度已经发生变化,中国房地产市场已经迎来了拐点。投资房地产获得暴利的阶段已经过去了,认为房价永远不会下跌的观念要扭转了。


谈房价:“未来两三年房价不会出现大起大落的波动”


新京报:如何看待“房价过高”的说法?


杨成长: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从2001年开始市场化的进程,加上城市土地资源的稀缺,两者的接轨导致房价走高。


2017年房价的上涨中,郑州、合肥等城市房价的飙升引人注目。随着这些城市交通的改善、人口和产业的集聚、城市规模的扩大,加上此前这些地区房价压抑着没上涨,房价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并不是没有理由。但总体看,这些城市房价的上涨是良性的,标志着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城市地位的提高,不能认为房价的上涨就会形成泡沫。


房价太高不好,房价太低也不好,价格应该在市场中起着指挥棒的作用。目前我们国家人均占地、特别是人均占据住房的用地面积很少,靠什么来保持合适的居住面积?就是要靠市场机制下的价格因素。北上广深这些地方房价高了,人口自然流到其他城市,可以说房价是人口导出的阀门。


新京报:短期看,2018年房价走势如何?


杨成长:总体看,一线城市稳中有降、二三线城市保持稳定的格局。只要政策不发生太大的变化,短期看,未来两三年内房价不会出现大起大落式的大幅波动。不过,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一些城市连成一片成为城市群,会有部分小城镇出现房价结构性上涨的局面。


谈市场:“投资房地产获得暴利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新京报: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根本问题是什么?


杨成长:可以说,城镇化的进程导致中国房地产市场产生一些问题,造成了房地产市场发展的短期困难。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首先,在城镇化发展的早期阶段,人口涌向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这三个经济带的中心城市,但这些城市的土地、房地产供应等容量有限,导致这些区域房价上升过快。但从全国整体来看,房价并不是很高。


第二,从租售体系看,很多人不愿意长期租房,加上租赁市场相关规章制度不健全也导致给人一种不稳定感,房地产需求特别旺;此外,房地产的租赁市场长期不受重视,机构只卖房、造房,这就导致租赁市场房源不足;


第三,在现有的土地制度下,地方政府是唯一的土地供应者、开发商是唯一的房屋供应渠道,这导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房子供应主体和渠道单一。


新京报:现在看,以上这三个方面有所变化吗?


杨成长:以上三方面的基础制度都在发生变化,这也导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也在发生重大变化。可以说,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已经到了,过去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房价拼命上涨的制度性障碍正在逐渐清零。


从城镇化发展不均衡角度来看,一线城市的人口导入速度开始放慢,而相邻的其他城市圈的城市加速兴起,房产市场开始均衡化;其次,随着年轻人思想观念的改变以及中央提出租赁并举的举措,中国房地产市场租赁不平衡的症结正在被解决;第三,中央提出多渠道供应,会改变房源单一的局面。


此前多通过行政手段进行短期的调控,房价一时被压住,但政策一放松,房价又出现反弹。但随着城镇化的均衡发展、租赁市场的发展与多渠道供应三者相结合,将对房地产市场产生长期的效应。


新京报:长期效应将带来怎样的影响?


杨成长:可以说,投资房地产获得暴利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很多人认为,股市有跌有涨,但房价永远不会下跌,这种观念要扭转了。从全球看,房地产的投资平均回报率在5%左右,并非高收益的投资产品,而且房地产不像其他金融产品容易变现。北上广深这些城市二手房成交活跃,其他区域则不同了,再加上税收的调整,这些区域的房子变现将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