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中美贸易战

发表于 2016-03-16    来源于:陶冬



特朗普从商的时候,据报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花在和律师交谈上,通过高赌注逼退对手是惯用手段。如今他把经商时候的讹诈伎俩,搬到了白宫。

 

201738日,特朗普宣布对钢铝产品课征惩罚性进口关税。NAFTA成员加拿大、墨西哥不在其列,美国的其它盟国可以申请豁免。关税剑指何方,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而且,针对中国的贸易措施估计会陆续出现。

 

今年是美国的选举年,选举年拉进口货出来示众以赢取选票,在每个周期都是一样的。其中,中国近二十年一直是箭靶子,一位美国高官对笔者曾经在餐后吐过一句真言,”China is a country people love to hate.” 再加上特朗普这位混世魔王,中美之间出现严重贸易纠纷的机会颇高。

 

中美贸易逆差有多大?两国的统计数据差异巨大,美方数据比中方多出近1000亿美元。一部苹果手机,八成以上的电子元件来自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绝大部分利润被苹果公司收走,中方厂家所得利润只有区区的单位数,整部手机的贸易金额却算在中国身上,反映在美方的贸易赤字中。这种贸易统计偏差早就被IMF等国际组织的经济学家指出来了,但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特爷要作贸易讹诈。

 

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多大?不小,不过比十年前小多了。十年前贸易顺差对增长贡献两个百分点,如今大约0.6个百分点。十年前中国迫切需要出口部门提供就业机会,如今制造业面临的是劳工短缺。

 

如果按照白宫要求每年减少对美顺差1000亿美元,笔者预计中国在经济增长率上约损失0.2-0.4个百分点。这是不小的数字,不过可能性不大。美国根本没有多少本土产能去制造Made in China的低端替代品,对中国征进口税不过意味着从别国进口成本更高的产品或被进口税垫高了价格的中国产品,这意味着美国消费者需要承受更高的物价。

 

由于生产能力不是短时间可以变出来的,除了个别产业外,白宫未必能够通过提高对中国产品的关税,令美国的相应产品直接得益,笔者认为白宫的这场贸易战旨在逼迫中国开放更多的市场,降低美资准入门槛,改善知识产权保护。

 

从历史大视野看,美国的对华政策其实在奥巴马第二任已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改革开放之后美国对中国政策基调是接触(engagement),试图通过开放市场将计划经济的中国纳入到市场经济轨道,纳入到全球经济圈中。2010年前后,美国的对华政策基调转为遏制(containment),阻挠中国崛起成为新的主题,于是重回亚洲战略出炉,华盛顿在亚太地区四处煽风点火。特朗普的张狂个性,为中美关系增添了一点戏剧性元素,但是美国的对华国策早已发生了改变,中美贸易战爆发的机会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