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联储再触加息键 鲍威尔初对菲利普

发表于 2018-03-17    来源于:陶冬

华府双煞,镇住了全球股市,美国数据则如闪闪星星,给人一点希望。全球风险资产在白宫的人事漩涡中沉浮,国务卿蒂勒森被特朗普在推特上撤职,据报国家安全顾问马克马斯特和司法部长塞申斯是接下来可能丢掉饭碗的,美国决策层中的温和派接连去职,超级鹰派上位,贸易战的火药味愈来愈浓,股市惶恐不安。同时,美国就业数据持续炽热,联储三月加息似乎无可避免,债市为此屡作调整,美元走高。美国债务负担历史上第一次超过21万亿美元,前面还有大规模的减税活动,市场对“双赤字”颇有担忧。沙特阿美上市时间表似有着落,布伦特石油价格逆势而上。黄金市场则没有受到风险规避的支持,金价滑落。美国工业生产和密执根大学消费信心指数表现良好,为全球经济前景带来一抹亮色,欧美股市星期五反弹。


美国联邦储备局本周迎来新主席鲍威尔任内的首次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市场普遍预期加息25点,利率点阵图(SEP)也向强硬方向浮上。目前美国的货币政策,已经不再以联储主席的意志为转移了。通货膨胀升温(尤其是工资加速上扬)压缩了货币当局的自主空间,加息不再是一种选择,而属必须。好在暂时通胀涨幅尚算温和,白宫与国会也希望维持低资金成本环境,联储只要缓步推升短期政策利率就算交足功课,所以今年总共加息四次仍是合理的判断,明年则取决于经济走势和财政恶化程度。笔者强调,美国经济增长早已摆脱了危机状态,美国利率水平哪怕两年加200点息仍处在历史低位,加息短期对市场(尤其是套利交易)的冲击,大过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鲍威尔是过去四十年来第一位没有在研究生院读过菲利普曲线的联储主席,不过他会如其前任一样面对菲利普曲线难题。菲利普曲线描述通胀与就业在统计学上的相关性,认为失业率下降到一定程度势必触发通货膨胀。联储是世界上少数货币当局不仅要管理通货膨胀还要支持就业水平的货币当局,因此菲利普曲线对其政策行为更为重要。菲利普曲线问世以来,一直受到经济学界和统计现实的挑战,从六十年代弗里德曼的货币幻觉理论到现在的电子交易抑制涨价能力,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认可菲利普曲线的存在价值,但是无论曲线本身还是反驳意见都是建立在假说基础上的。联储的任务却是实打实的,必须向公众交代如何认识这对经济关系,如何由此设计政策路线图。本周联储会议的焦点在笔者看来并非加息与否,而是并非经济科班出身的鲍威尔如何阐述他对通胀与就业的看法。市场对此极其关心,因为在图书馆里是找不到鲍威尔的经济学论文的。


本周市场焦点: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以及鲍威尔在记者会上的言词对债市极其重要,点阵图是否出现变化也重要。中国两会后财经政策决策人的变动也广受市场瞩目。英格兰银行例会应该没有政策性变化。欧盟峰会估计会批准对英国脱欧后的过渡安排大纲。另外G20在阿根廷召开本年首次的财长/行长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