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潘向东:贸易摩擦已开始的中美冲突,最终可否避免战争?

发表于 2018-03-23    来源于:潘向东

近期牵动中美之间敏感神经的不仅仅是持续多年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的走向、对中国出口钢铁等商品的反倾销调查、准备更大范围对一些中国商品采用的惩罚性关税、限制中国投资以及减少签证,美国近期更是签署了《台湾旅行法案》,中美摩擦似乎在不断升温。为何此时中美之间冲突会加大,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如何处理好中美关系,能否避免冲突激化影响到中国的复兴进程?


中美冲突渊源,特朗普强化去虚拟回实体,想扭转美国衰退


在中国进行改革开放和中越战争启动以后的十年里,中美关系进入蜜月期,随着中国融入到以美国为主导的市场经济体系,中国经济对外开放度越来越高,中国也慢慢地成为了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时候,中美之间的冲突就开始显现,从奥巴马重返亚太战略开始,到发起TPP欲孤立中国的国际贸易,到南海冲突,似乎事端总在不断衍生。


尽管在特朗普上台之初中美之间似乎相处地较为友好,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两国关系在贸易领域就已经开始出现摩擦。


从中不难看出,不管是共和党在台上,还是民主党在台上,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以来,两国之间似乎已经变得很难成为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出现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是,随着中国变得强大,将不可避免的会冲击已有的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单边主义。面对这种冲击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能通过和平的方式实现有效遏制来避免冲击,对美国而言自然是上上之策。


特朗普上台之后,更多的是在贸易领域实现美国优先的战略,不仅仅与中国产生贸易摩擦,而且也开始去纠正与盟国在贸易方面的不平衡,甚至要求盟国承担一些军事费用,很多盟国对此也是敢怒不敢言。


对战略的把握,特朗普团队是强大的,他们不仅看到了中国追赶所带来的挑战,更看到了美国衰败的原因:虚拟经济已经迅速膨胀,不断地使美国产业空心化。1990-2010年,大约有3.2万亿美元净流出美国,相当于同期美国国内净投资5.3万亿美元的60.1%。2009年美国出现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净投资负增长,当年美国国内净投资减少2720亿美元。


历史上任何强国走向衰败都是因为国内利益集团的固化,这些固化的利益集团成为食利阶层,不断地进行资本输出或盘剥,而且经年累月的积累,他们都成为了统治阶级,都决定了国家的决策(见潘向东著《真实繁荣》)。葡萄牙、西班牙、荷兰都是曾经的海洋强国,早期通过冒险掠夺了全球大量的金银财宝之后就开演变为食利阶层,做起了资本生意,淡化了海洋发展,也淡化了冒险。通过资本输出,尽管食利阶层可以坐收红利,享受生活,但结果却支持了其他国家海洋技术的发展,支持了其他国家的工业技术发展,支持了其他国家变得强大,最终自己走向了衰败。英国工业革命使国家变得强大和富有,随着金融体系的不断膨胀,不断的输出资本给美国。例如:1914年,英国的海外投资高达183亿美元,相当于同年英国国内净投资4800万英镑(约1.92亿美元)的95倍。1914-1938年,英国对外投资一直保持在每年170亿美元的水平,大约占整个西方列国对外投资总额的40%。最终让美、德的制造业不断快速发展,强国地位也让美国取代。


特朗普的团队显然是看到了这一趋势,所以特朗普从竞选总统时就提出,他想重振美国实体经济,想扭转美国的衰败。要想重振美国实体经济,就需要提升美国在实体经济方面的竞争优势。所以特朗普上台之后,对外开始通过贸易战的方式实行贸易保护,抑制竞争对手。对内采用降低实体经济的赋税(减税),推动基建计划,鼓励跨国企业在国内投资,同时启用比耶伦更鹰派的鲍威尔出任美联储主席,实现金融资本脱虚就实。


假若仅仅通过经济领域的竞争来重振美国的实体经济,那对中国而言其实无需多虑,毕竟目前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的制造业大国。在中国制造业升级的过程中,美国对中国实施贸易保护措施也终将收效甚微,毕竟国际分工格局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扭转的。1932年,面对美国、德国的快速发展,英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霸主地位,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实行帝国特惠制,对来自英国以外国家的商品征收高额的关税,但最终也没有改变其衰败的格局,也没有阻止美国的快速发展。


但对中国而言,我们还是需要谨防中美两国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历史在重复,“修昔底德陷阱”,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物


“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必然要挑战现存大国,而现存大国也必然会回应这种威胁,这样战争变得不可避免。此说法源自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他认为,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冷兵器时代,强国的崛起没有不是通过战争解决的,因为战争是最好掠夺财富的手段。古希腊很繁荣,但最后被古罗马的铁骑所征服,曾经的繁华灰飞烟灭。古罗马城号称“永恒之城”,但最后被哥特人攻陷。凭借着先进的海洋技术和从殖民地抢过来的财富,葡萄牙和西班牙迅速崛起打造出了“无敌舰队”,但与欧洲新兴国家英国、法国、荷兰产生了不断的战争,1588年,无敌舰队被英国击溃,随后被法国的军事天才——拿破仑所征服了。荷兰在17世纪取代了西班牙成为世界的头号海洋强国,在全球范围内都拥有了广泛的殖民地,但经历了四次英荷战争,最后到1795年,面对法军的铁蹄,荷兰共和国束手投降,末代执政威廉五世逃亡英国,1579年起,荷兰人苦心建立的荷兰共和国至此结束,享祚216年。尽管英国在1588年打败了西班牙的无敌舰队,接着又打败了海上马车夫荷兰,后来凭借其领先的工业革命带来的财富快速增长,在18世纪后期的七年战争中又打败了法国,当之无愧成为当时的世界头号帝国。很遗憾的是英国被快速赶超的德国在二战中伤了元气,日不落帝国最终沦落为美国的跟班。即便二战中战败的德国和日本,随着战后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力后来也都超过了英国。(见潘向东著《真实繁荣》)


从历史来看,曾经的全球霸主,没有哪个不是先在经济上受到挑战开始走向衰败,最后被战争拖垮走向没落的。


突破困境——开放金融,与成熟经济体食利阶层分利


尽管贸易摩擦会对双边的经济都会产生影响,可并不会改变中国继续快速发展的进程,但战争却不一样。


自从核武器、导弹技术、隐身技术研发出来之后,大国之间要直接发生战争,几乎很难想象,带给地球可能都是灾难,留给地球的可能不是发展,而是生存。所以,作为理性决策者,大国直接发生战争的概率几乎可以忽略(当然我们也需要警惕,一战和二战都是非理性人决策的结果)。


作为需要进一步追赶的国家,只要是与已有霸主之间进行合作,最终都将有利于释放自身的经济增长潜力,有利于国家变得强大。所以,国家复兴的路上还是需要尽量避免与已有大国之间产生冲突,即便不发生全面战争,假若出现局部摩擦也会给国家复兴带来挫折。即便贸易摩擦不会影响快速发展的进程,但假若出现全面的制裁,那也将影响到复兴的进程。


如何去减少这种冲突?进一步开放中国的金融市场和拓宽投资领域,给成熟经济体的食利阶层分享经济发展所带来的红利,当然对我国而言,是让他们的资本进一步促进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从而使国力变得更加强大。


经济发展成为成熟经济体,阶层已经开始固化,所谓的资本家都已经成为食利阶层,他们不仅影响本国的政治经济政策,甚至所谓的国家元首也都只是他们的代言人。通过进一步的金融开放,让这些资本家搭上中国进一步发展的列车,并且从中能够分取到他们所期望的红利,经济体做到“我中有你”,那么他们的政府自然不会对中国做出偏激的政策。利益所在,心之所属!


对于我们而言,不用去过多担心这些食利阶层会分取我们发展的红利,和平的发展环境是我们走向复兴的关键。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些金融资本来发展我们的实体经济,培养出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和企业。为此,开放金融领域的核心是要实现金融资本脱虚就实,而不是在金融体系自娱自乐,制造风险。实体经济发展了,产业的全球竞争力强大了,国家才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强大,才可以说是实现了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