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殷剑峰:反击美国贸易战须重点打击其服务业

发表于 2018-03-24    来源于:殷剑峰

全球化时代本来是各国依据各自比较优势,分工合作,共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时代。以中美经济而言,中国制造业有比较优势,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国,有巨额的制造业贸易顺差;美国服务业有比较优势,是全球最大的服务业国,有巨额的服务业贸易顺差。以汇率法计算,近些年中美两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一直高达50%以上,两国完全可以取长补短,共同推动全球经济复苏。


至于美国的贸易逆差,已经存在几十年,背后缘由一方面是美国经济自身的一些结构性顽疾——如收入分配持续恶化、储蓄率持续下降,另一方面则是美元享有霸权货币地位的结果——这反映了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失衡所赋予美国的福利。由于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一直主要依靠总需求政策、尤其是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而经济中的结构性顽疾没有根本改善,甚至在恶化,因此,在经济复苏的同时,2017年美国贸易逆差占GDP的比重达到危机以来的最高值。


与美国不同,中国长期呈现贸易顺差的格局,形成这种格局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中国的人口红利——随着劳动年龄人口的比重不断提高,储蓄率必然持续上升。此外,养老医疗教育等领域的基本公共服务的缺失也降低了人们的消费欲望。不过,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2010年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比重开始见顶并下降,同时,基本公共服务体制也逐渐完善,这使得中国的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最大一驾马车,而储蓄率不断下降。由此,中国的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也不断下降。虽然2017年净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显著,但是,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是全球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上述中美贸易余额的变化以及其他许多研究都表明,美国的巨额贸易逆差并不能归咎于中国。然而,特朗普并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狭隘的政治考量和见利忘义的商人思维正在刺激他发动一场贸易战。


来而不往非礼也。特朗普322日签署了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关税的总统备忘录,323日中国商务部也发布了对美国输中产品的惩罚清单。然而,从清单目录看,美国主要针对是中国的制造业产品——这恰恰是我国比较优势所在,而我国对美国的惩罚主要针对的是美国的农产品——农业在美国经济和就业中早已经无足轻重。


既然要打,就必须打它的七寸。美国经济的七寸在于服务业,这既是其比较优势,又是其最软弱、最核心之处——服务业占到美国经济和就业的70%。首先可以惩罚美国的服务贸易。美国服务贸易顺差最大的三个行业分别是旅游、知识产权使用费和金融,针对这三个行业的惩罚措施可以想象很多,例如限制赴美旅游,限制美国文化娱乐产品的输入——甚至冻结此前与美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达成的协议,对美国金融企业来华经营实施另类措施等。


其次,打击美国的金融业。贸易战不仅仅局限在贸易领域,只要能够严重打击对手即可。金融业是美国最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但也是最脆弱的。由于美国家庭部门直接间接持有的股票占到家庭资产组合的近一半,而家庭部门的消费又占到GDP的近70%,所以,打击美国股市就可以对其家庭部门的财富、消费乃至整个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方法有两种:其一,对美国股市中的领头羊企业实施特别惩罚措施,例如,对一些科技龙头企业征收特别关税,或对其在华经营实施限制;其二,停止购买、甚至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加快其利率抬升速度和美元贬值的速度。鉴于美股已经上涨十年,泡沫已经非常明显,这将加快美股的崩盘,彻底打破美国经济复苏的步伐。


当然,所有的贸易战最后都不会有赢家,只不过是一场看谁能耐得住痛、能忍到最后不倒下的比赛而已。但是,既然特朗普已经挥起了老拳头,我们就先给他来个狠狠的扫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