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岸元:关于白宫加征关税备忘录的五点浅见

发表于 2018-03-25    来源于:张岸元

张岸元为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一、近年来,经常项目逆差对美国的影响并未显著恶化,当前美国经济、金融、就业状况完全能够兼容逆差局面,并不存在平衡贸易的短期迫切性。全球产业分工格局与上世纪八零年代已经有很大不同;对比当年日美在汽车、彩电等行业的正面冲突,中美制造业并未出现针锋相对局面。着眼中美长期发展态势,深谋远虑、老成谋国不是特朗普总统的性格;作为共和党的非主流力量,他本人未必如何在意中期选举结果。因此判断:特朗普总统在对华问题上如此贸然决断,可能部分着眼于在核心团队隔三差五、走马换将局面下,彰显白宫的威严和领导力。


二、6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必然发生贸易转移,但这不意味着中国全部失去该市场份额,总体影响有限,不会对中国短期外贸运行构成重大影响。通过关税手段,在产业层面上迟滞中国高端制造业发展没有可能性。兑现WTO开放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也是隔靴搔痒。后续事态是否演进到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挑战中国底线,进而引起中方摊牌,是市场真正需要担心的。


三、政治影响性质恶劣。去年11月特朗普总统访华至今短短4个月,美方出尔反尔。白宫不仅违背常理,没有电贺习近平主席再度当选,而且选择在中国两会刚刚结束之际公布方案,明显是直接针对中国新一届政府发难。内政方面减税通过、外交方面朝核问题可能得手,显然鼓励特朗普总统走得更远,但白宫、国会、国务院等行政部门脱节严重,美国内各方面并没有整合力量、做好全面遏制中国的准备。


四、近年来,美国各界对华认知发生深刻变化,通过传统的利益集团、民间组织院外活动影响美国对华政策渠道大幅收窄。无论是我商务部采取常规性报复反制措施压之,还是180度转向、大量采购美国商品诱之,都难以自下而上地改变白宫对华政策。为避免对抗升级,或对方变本加厉、不断提高价码,自上而下的顶层外交必不可少。


五、由于高层政治互信基础消失,一段时期内,我们难见扭转时局不可或缺的标志性事件发生。在此之前,市场波动在所难免。鉴于美国经济基本面的良好预期已经被金融市场充分交易,外盘震荡下行概率较大,境内股市势必受此拖累。


我们相信并期待中国新的外交班底,能以创造性思维找到突破僵局的途径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