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迅雷:百年前的盈利模式能否再续百年

发表于 2018-03-26    来源于:李迅雷

本文原作发表于2006年的《新财富》专栏上,本篇略作补充和修改。12年前本人就对中国过高的外贸依存度表示担忧;如今,国内外贸依存度已经显著下降,但对美贸易顺差还是过大,要占到美国贸易逆差近50%,这也是上周特朗普要对中国部分出口产品增收关税的原因所在。19世纪,英国成为全球霸主,由于中国对英国的大量外贸顺差,最终引发了让中国饱受耻辱的鸦片战争。20世纪下半叶以来,美国稳居全球政治和经济霸主地位;如今,中美贸易战会否爆发,全球都在关注,我们可否从历史的视角的思考中国经济的下一步。


三百年多前,中国就通过向欧洲出口丝绸、瓷器等持续百年获取贸易顺差,如今,我们仍然维持着这样一种凭借人力资本优势获取贸易顺差的盈利模式。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却凭借技术优势和跨国经营策略获取了高额利润。在中国人力资源成本相对低廉的情况下,要改变现有的贸易盈利模式似乎不可能。要彻底改变这种模式,必须提高现有生产要素价格的成本,发展高科技,提高核心竞争力。


贸易顺差―中国持续数百年的盈利模式


一国经济增长是由消费、投资和净出口(即贸易顺差)“三驾马车拉动的。2005,在国内消费和投资略显颓势的情况下,中国外贸增长迅猛,进出口总额占到GDP64%,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头号主力。过去10,外贸在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越来越大(1),贸易顺差无疑成了支撑中国经济的重要盈利模式。


其实,早在几百年前,中国就选择了这样一种凭借人力资本优势获取贸易顺差的盈利模式。在鸦片战争前,中国的GDP一直占全球第一(一般估算均占全球的20%以上)1689,英国与中国在广州正式通商,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国。


中国向英国、法国、西班牙等欧洲国家出口丝绸、瓷器等,维持了100年以上的贸易顺差地位(2),其结果是全球的白银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而欧洲出现了贵金属货币的短缺。


除了欧美贸易外,中国在与东南亚各国,尤其是日本的贸易中也保持顺差地位,并从日本获得了该国出产的大部分白银。据估计,1550-1800年的大约250年间,中国共获得了大约12亿两白银,占了这段时间内世界白银总产量的一半左右(Barrett,Ward.1990),而其他学者较为保守的估计也认为,中国在那段时期至少占有了全球白银产量的1/4-1/3


总之,如此之大的贸易不平衡肯定会导致西方列强为实现贸易平衡而不择手段,1840年鸦片战争的直接原因就是英国东印度公司为获取白银而走私鸦片。


靠贸易顺差拉动经济增长之路越走越窄


2005,中国对美贸易的顺差达到1142亿美元(按美国的统计口径大约为1700亿美元),高于中国全球贸易的顺差总额,美国贸易逆差总额的1/4来源于中国。而截至2005年底,中国外汇储备余额达到8189亿美元,如加上香港的1243亿美元,中国就超过日本成为外汇储备最高的国家。中国目前的贸易地位和外汇储备,确实与200年前有某些相似之处。


那么,在二战结束后就取代英国成为全球霸主的美国,会不会像当年的英国那样向中国发动一场战争?我想,人类文明毕竟又推进了百来年,在信息传递速度和对称度都大大提高的今天,避免战争的能力也相应提高了。但问题是,通过人力成本低的优势来持续实现贸易顺差的模式,能否一直持续下去呢?


事实上,随着中国外贸依存度的不断提高,中国与欧美的贸易摩擦也在不断升级。2005年堪称贸易争端年,欧美对华纺织品特保争端是建国以来国际反响最大的贸易争端,其波及中国就业人数之多、涉及出口金额之巨均为此前中国对外贸易争端中所未见。


2006新年伊始,欧美再度对中国鞋业提出反倾销。据称我国已经有4000种以上商品受到进口国的调查。除了出口商品受到反倾销、反补贴及特保措施等非贸易壁垒阻碍外,西方各国对中国汇率政策和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的指责也越来越频繁。在这种背景下,中国靠这种模式来推动经济增长的路将会走得越来越艰辛。


而且,这种凭借人力资本低廉优势的外向型经济模式,对中国自身的生存环境也造成了长期的负面影响。清朝时,由于丝绸出口的需求量很大,导致东南省份大量砍伐森林来种植桑树,而由于人口膨胀导致的粮食需求增加,同样导致了毁林造田的后果。


因此,中国的森林面积减少并不是近几十年来的事情,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7世纪。如今,传统的出口品种已经被纺织、服装、鞋帽、玩具等取代,但本质还是属于劳动密集型产品,还是在延续两三百年前就拥有的比较优势。


当然,与过去不同的是,境外企业在中国经营的加工出口贸易和纯出口贸易几乎平分秋色,中国成为了世界加工厂(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工厂),其背后原因还是因为有取之不尽的廉价人力资本。由此可见,我国外贸比较优势几百年来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200多年前由于外贸活跃而经济富庶的岭南、江浙等沿海地区,现在同样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


然而,我们在获得了比较可观的白银或美元的同时,我们在基本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又失去了什么呢?是生存环境。中国成为世界加工厂后也出现了环境的污染和大量资源的消耗,作为廉价劳动力的最大供给国也必然产生人口密度过高的问题?


尽管目前我们是全球第一贸易大国(2006年为第三),但与鸦片战争前的中国比,贸易地位恐怕不如那时(当时中国对所有国家的贸易均是顺差);2006年,积累多年的8000多亿美元外汇储备只相当于2005年美国GDP6%,这与200年前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白银资本是不可比的。而且,这种纸币形式的储备往往受制于人,且使得本国驾驭货币政策的空间减小。以付出巨大代价来获取不大的利益,这就是中国当前的贸易盈利模式。


西方国家历史上最突出的盈利模式


我们再来看一下西方国家几百年来的盈利模式。在游牧经济时代,欧洲的劳动生产率要比中国低,但他们的探险精神和求知欲似乎比农耕民族更强烈。当西班牙、葡萄牙等这些沿海国家的航海技术发展到一定水平后,一批批冒险家便有了航海到东方寻找黄金的冲动。


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后的几百年里,欧洲大量移民至美洲和澳洲,并在那里获得黄金、白银及各种矿产,以此和其他国家交换商品。当这些冒险家们了解到非洲很多地方的货币是贝壳,于是,他们从马尔代夫购得贝壳,运到非洲换取奴隶,给欧洲和美洲带来了大量非洲廉价劳动力。


当然,最终让欧洲致富的还是18世纪的那场工业革命,列强由此在全球取得了技术领先地位,并将这种技术用作对别国资源的掠夺,如英国到了19世纪就成为拥有很多殖民地的日不落帝国


在过去500年里,欧洲白种民族以占领者的身份向美洲、澳洲甚至非洲(如南非)大量移民,从而使得人均土地、森林、矿产和水资源的拥有量远超全球其他民族。相比之下,中国由于人均资源的拥有量太少,在过去500年里,一直把温饱作为奋斗目标,为此,不得不实习计划生育政策。


如今,虽然游戏规则已经文明了许多,但西方国家无疑仍处于全球贸易中的有利地位,凭借着技术优势和跨国经营策略,总能用低廉成本支配各类生产要素,然后在全球销售拥有专利技术或具有知名品牌的所谓高附加值商品(LV箱包的高昂价格只是体现其品牌而非使用价值)


转变经济增长模式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现在大家都已经认识到靠外贸来带动经济增长的不可持续性,希望通过扩大内需等办法来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但问题是理想和现实之间总存在差距。比如,一个年出口50多亿双鞋的中国制鞋企业,是难以通过扩大内需来消化其产能的。又如,我们早在八五计划时就提出由粗放型经济增长向集约型经济增长转变的目标,至今也未能实现。


这说明,人们总是倾向于拿最小的成本或唾手可得的东西来换取最大的回报。有人说,中国在18世纪之所以没有像英国那样出现工业革命,是因为当初中国人力资源成本要比英国低;英国纺织业采用氯气漂白技术的发明和推广是因为英国缺少阳光(曝晒漂白),看来也确有其一定道理。

因此,在现有人力资源成本依旧低廉的情况下,要改变中国的贸易盈利模式似乎不可能。要改变经济增长的方式,不能只停留在规划和口号上,必须提高现有生产要素价格的成本,如人力成本、土地成本、能源成本和环境成本等。


总之,中国当今的贸易拉动型盈利模式还将继续下去,但会越走越艰难。彻底改变这种模式至少还要几代人的努力,但如果现在还不采取有力措施,恐怕最吃亏的是我们子孙后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