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重构多边贸易组织

发表于 2018-04-07    来源于:陶冬

自从法兰克林-罗斯福以来,美国总统的政治立场有保守派的有自由派的,党派有属民主党有属共和党的,但是基本理念全部建立在民主取向、自由主义、全球贸易基础之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主导构建的联合国、IMFGATT等全球多边组织框架,就是推广这种价值观、维持世界秩序、构建全球经济框架的工具。


然而,这种美国政治传统到第45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手上,就寿终正寝了。在特朗普眼中,美国的自由主义理念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全球化不仅没有实现美国的战略目标,反而在伤害美国的国家利益。他认为过去的美国传统精英政治(尤其在奥巴马任内),养大了美国的竞争对手,最终搞垮了美国产业、摧毁就业。这是他“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出发点。


特朗普的这种思维,并不为美国政治精英所接受,但是在草根选民中却有相当的市场。的确,尽管全球化运动为全球经济带来了繁荣,在世界范围内令超过十亿人脱贫,为跨国企业制造出源源的利润,它也在过去十年摧毁了600万美国制造业就业,令超过二十万家美国企业消失,美国的贫富悬殊创造出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的新纪录。于是特朗普出乎精英们意料地赢得了总统选举。


特朗普反全球化的许多论调并不完全正确,他只看产品贸易逆差,不计服务业顺差的做法,在经济学上根本站不住脚,但是美国制造业就业机会消失、贸易财政双赤字愈演愈烈却是事实。作为一国领袖,试图改变这种局面也无可厚非。至于特朗普当局利用市场规模,逼迫贸易对手就范,更属谈判手段—-下三滥,不过有时却有效。


特朗普的这轮贸易纠纷,对两个领域冲击最大。


第一个是中国。最近美国朝野越来越多的人认为过去四十年对中国的市场开放,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中国并没有接受美式经济模式,而走出了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之路,甚至在经济、产业甚至区域军事上开始挑战美国的权威。近月先后有几篇重量级文章认为美国失去了遏制中国崛起的黄金窗口期,反恐怖战争和全球金融危机成为中国崛起的机遇。在笔者看来,目前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制裁乃是遏制中国战略的一部分,政策可能时起时伏,但是方向十分明确,过程可能以十年计,中美贸易冲突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彻底解决的。


第二个冲击点是多国集团。在美国人眼中,WTO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在维持”公平贸易秩序“上,这些组织是无牙老虎,无法对重商主义政策、侵犯知识产权作出必要的反击和惩罚。特朗普当局的单边主义贸易打压只是一个开始,相信各大多国组织均面临巨大的改组压力。最终平息此起彼伏的贸易纠纷,恐怕还要由重新构建贸易秩序做起,不过此事需要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