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潘向东: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主基调未变 不会走全面宽松刺激经济的路

发表于 2018-04-28    来源于:潘向东

原标题:每经专访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主基调未变 不会走全面宽松刺激经济的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张寿林 每经编辑 陈星

潘向东为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4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和经济工作,审议《关于新时代加强党政军警民合力强边固防的意见》。从会议透露的信息来看,针对金融方面的一些表述和以往有所不同,这对金融下一步走向具有重要的指示意义。


针对于此,《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


潘向东在深入剖析当前金融业发展态势和接下来的走势时指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可以减轻银行在负债端的压力,减缓表外融资下降过快造成的冲击。


稳增长目标不变但方式调整


NBD政治局会议提出,要注重引导预期,把加快调整结构与持续扩大内需结合起来,保持宏观经济平稳运行。这和之前的表述有所不同,之前强调管住货币总闸门,请问这种措辞的变化该如何理解?


潘向东:时隔三年,在面对错综复杂的国内外形势时再次提出扩大内需,需要看到其中的变与不变:


第一,稳增长的目标不会改变,但方式有所调整。当前经济存在潜在下行压力,外部形势不明朗,扩大内需有利于对冲外部环境带来的不确定性,从而保证经济稳增长。


第二,不再强调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这表明在经济增长向需求端倾斜时需要兼顾防风险,既不能用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来刺激内需,也要避免政策过紧对实体经济的冲击。


NBD我们看到,去年以来,在金融去杠杆、防风险背景下,资金价格上涨,融资成本整体有所上升,但货币政策始终保持定力,货币闸门不轻易松动。此前也提降成本,但主要是通过去杠杆、抑泡沫的方式,此次监管层提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这在以前比较少见。请问这意味着什么?


潘向东:结构性去杠杆下,金融机构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上行,企业融资成本提升,同时,一季度名义GDP已经回落,未来可能从量升价跌进入量价齐跌阶段。此外政府工作报告中2.6%的赤字率、2.38万亿元赤字安排对应名义GDP增速为10.7%,低于2017年。未来融资需求面临回落的压力,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防止名义GDP增速和融资需求过快回落。


同时,可以看到,在表外融资转表内的情况下,社融增速下滑,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可以减轻银行在负债端的压力,减缓表外融资下降过快造成的冲击。


货币政策将走向边际宽松


NBD再联系到近期降准,这会否是货币政策基调有所变化的信号?在此之前不久,公开操作工具利率有所上调。两者结合起来看,请问这是一套基调一致的工具组合,还是说前后操作正好体现出基调的改变?


潘向东:2018年初以来,央行为了满足春节提现、交税等需求,通过定向降准、CRAMLFOMO等方式维持流动性稳定,各期国债收益率均有所下降,企业债券融资规模也开始恢复,整体来看,流动性边际宽松。调整OMO利率的作用之一是防止市场产生货币宽松的预期,有助于防范金融风险。


降准释放流动性,但大部分用于偿还中期借贷便利,属于两种流动性调节工具的替代,而余下的小部分资金则与4月中下旬的税期形成对冲,在优化流动性结构的同时,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总量基本没有变化,保持中性。


再结合此次会议内容,其实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主基调未变,边际上发生微调,即货币政策边际宽松但宽松有度。


NBD政治局会议还提到,要推动信贷、股市、债市、汇市、楼市健康发展,及时跟进监督,消除隐患。会议明确指出了这五个具体市场。请问这又意味着什么?接下来是否有某些针对性的措施来实施?


潘向东:指出五个市场意味着今年防风险仍是重中之重,同时,过去几年来金融市场风险事件不断演绎,股票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与房地产市场之间的风险联动加剧,健康发展意味着要避免防风险过程中引发新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信贷排在第一位,3月社融和M2的缺口收窄,货币松、信用紧,保持信用松紧适度是有必要的。一方面,继续通过收紧信用结构性去杠杆,限制高杠杆企业融资,规范政府融资,抑制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另一方面,信用过度收紧可能对实体经济和市场造成过大冲击。


接下来可能会采取一些针对性措施,比如,针对楼市,一方面,加快住房长效机制建立健全,严查消费贷进入楼市,从而抑制居民杠杆率,降低投机性购房需求。另一方面,在限制房企融资渠道时要注意节奏,防止资金链断裂引发风险,同时,大力发展新的融资渠道,比如ABS、融资租赁等。


NBD按照目前透露的信息,您预测今年接下来的货币政策会是何种走向?


潘向东:预计货币政策保持稳健中性的同时将边际宽松,但不太可能走全面宽松刺激经济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