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中美博弈决定全球化未来命运

发表于 2018-04-30    来源于:邵宇

来源:华夏时报网


从战略上看,中美之间的竞争是双重的:一个是类似英美、日美关系,同一种体制下,全球权力份额大小的争斗,这是经典的修昔底德陷阱;还有一个则是体制的竞争,类似美苏冷战。冷战是典型的体制和权力的双重修昔底德陷阱。贸易摩擦并不止于贸易


转折点可能是在2017年底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按照报告的说法,“过去几十年里,美国对华政策都是基于一种理念,即支持中国崛起和纳入战后国际秩序,将使中国实现自由化。但与美国的愿望相反,……并且正在建设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军队”。


这是一次全面的对华政策调整的宣誓,它尤其强调经济安全也是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一个重要分支部分,所以我们预期贸易、投资、货币、地缘、治理的竞争很可能是全面展开,对这一点不要抱任何幻想。


这次对美国来说似乎是一个now or never的机会窗口,特朗普采用的是最为激进的方法。但其实民主党的TPP方法,也不过是从规则方面,环境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劳工保护和国企的竞争等来压制中国制造。只不过特朗普直接加税,再派上6个鹰派的执行官,开展贸易战来得更简单粗暴。


所谓全球化从大的角度看,是关于后发国家发展权的问题;从小的来看就是利益群体之间的妥协和再次对话。现在中国找不到以前可以比较方便开展对话的利益群体,因为包括华尔街、跨国企业都不在现在的权力中央。以前接触的对中国友好的保尔森、布鲁金斯基金会等,他们中几乎没有任何人预测到特朗普会上台,也没有投特朗普的票,他们怎么说中国好似乎没什么用处,因为都不在权力决策中心,对话机制在技术上是缺失的。


所以贸易摩擦肯定会来,而且比想象中强度要高。什么是触发机制呢?除了美国自身经济低迷外,更重要的是中国坚定的执行目前的体制,特别是体现在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亚投行等。美国最担心的其实是中国日益变得像美国,在权力上日益强大;但是在体制上和美国又完全不对付,就像英国看到美国崛起固然心里难受,但毕竟还是同一体制。但是中国权力和实力日益增大,但同时又有完全不同的意识形态。


在上面提到美国国家战略安全报告中,把中国定义三类对手国家之一,所谓修正主义国家,并视为对美国权力和价值观的有力挑战者。所以就贸易摩擦谈贸易摩擦可能流于表面。尤其是根据301的调查结果,美国基本认定中国制造的秘诀来自于反向工程、进口替代、需求刺激、集成创新、成本领先、出口导向。


贸易战或将拗断全球化3.0


上一轮全球化,笔者称之为全球化3.0,就是美国的资本和中国的劳动力,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和产业链的低端但又是最终出口商,美元则是结算货币并成为其他国家基础货币,这就是全球化恒等式。所谓中美贸易失衡其实是亚美失衡的延续,原来是日美、东南亚美,最后变成中美。中美贸易和货币关系本身基于全球化的结构,现在不管是特朗普贸易战还是减税,正试图把全球化3.0贸易的连接、投资连接、货币的连接全面拗断。


那么全球化就退到一战、二战之间的全面民粹崛起、地缘冲突和竞争性贬值的阴暗时光。


站在中国的角度可能只有背水一战,任何让步都不会起到建设性的功能。特朗普是一个商人再加6个打手,只要一退他马上进,而且我们现在的体制也不会服软,对此要有完整的从贸易、投资、金融、货币、地缘、治理等一套完整的应对方案,准备越充分,胜算越大。


当然全球化一旦终结,无人可以幸免,特别是已经估值过高杯弓蛇影的全球资本市场。大家希望更大力度改革开放没有问题,不要过度刺激内需和过度释放流动性都是正确的,这可能是一场持久战,大幕才刚刚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