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邵宇:全球经济和金融可能遭遇什么雷霆之击?中美贸易摩擦或正扼住全球化咽喉

发表于 2018-05-15    来源于:邵宇

当下威胁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的最大风险有两个:一个来自实体经济——中美贸易摩擦,这牵涉到一个重要话题,全球化究竟怎么了。全球化本质是三大连接,贸易连接、投资连接、货币连接,他们驱动了全球贸易和经济的快速增长。上一轮全球化3.0,其实是美国和美元领导,中国全力加入,并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第二个风险来自金融体系,即10年一遇的全球宏观流动性的总体收缩。今年是一个分水岭,2008年危机爆发开始,全球央行连带商业银行体系,提供了几乎是无限量的流动性,但今年可能就是终点。有一句话耳熟能详,失败是成功之母,但这句话如果反过来讲,成功也可能是失败之母,全球化太成功了,所以当下全球化才面临如此大风险;流动性投入太充分,中国人享受房地产泡沫,美国享受到股市泡沫狂欢,但它终有尽头。


全球化的关键时刻


上周美国派出一个团队来北京进行谈判,他们是北京上空的鹰,这个会谈决定全球化命运。官方的通报是双方进行了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看到合影留念时,美方3个主要鹰派人员一脸严肃,估计新一轮坦诚、高效、富有建设性的讨论正在路上。


特朗普上台前后,决策者和市场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误判。我们觉得他是商人,交换一些适当代价就可以拿到未来良好的发展空间。这个判断看来有些问题,虽然特朗普貌似出招混乱,但背后逻辑缜密。例如通过减税吸收跨国资本回流美国;压制中国吸收外国直接投资,这些资本中富含技术;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压制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购买高科技企业和技术;启动301调查配合阻断先进技术扩散;剑指中国制造2025,制裁中兴通讯直接打断中国制造产业链和全球价值链;谋划移民政策修订减少中国科技类留学生的签证数量,以降低他人的学习模仿能力。别忘了很多我们的学科带头人都是在美国求学,学成回国报效的。


全球化连接无非是美国资本进入中国,跟中国廉价要素进行混合,产生巨大的物美价廉的消费品给全世界,中国获取原始积累,美国获得便宜商品。而特朗普做的事情其实目标是全面摧毁全球3.0的原有结构。让人疑惑的是,究竟特朗普本人有这么大能量和策略,还是他背后男人为其提供了系统性的战略思维。其背后团队中的两个人班农和内瓦罗,构成了他的理论框架。


强美元的潜在风险


现在市场最为困惑的,还是美元问题。即为什么美元没有持续走强,美国政府也反复表态不喜欢强势美元,因为市场一直认为,强势美元可能是风险资产的末日。回顾2014-2017年,其实每年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都经历过剧烈动荡,某种意义上是金融风险在释放。只是各个主要市场上都有强力的国家队干预以及强力的资本管制,所以风险得到了控制,市场也没有出清。而美元没有按照此前的规律继续走强,这给了新兴经济体喘息的机会,当然这又源于欧洲政治风险的下降和稍显强劲的经济复苏。


从美国的角度理解弱美元政策,其逻辑可能是,通过降低税率已经可以引入足够的美元回流,特别是在这个加息周期中,弱美元可以保持其出口竞争力。但是切不可掉以轻心,它随时可能变脸并给出致命的雷霆一击,例如近期阿根廷和中国香港出现的一些危险症状。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全球化和流动性逆转带来的潜在风险。类似的情况实际上在1980年代也出现过,当时日本受到美国的贸易制裁,一方面压缩对美出口,一方面被迫在广场协议后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两者叠加几乎摧毁了日本的出口和外需。因此日本启动了货币和财政的双重宽松,以提振内需,这很像当年中国反危机时启动的4万亿。1985-1989,仅短短4年时间,日本的房产和股市冲到顶点,然后就失去了20年,所谓金融战败。对这个问题如果没有一套明智的应对措施,我们风险就会很大。


全球化正在转折之点,这个摩擦可能远比我们想像的更加激烈和复杂。中美之间牵涉到权力、体制和文明的三重冲突,这个问题不加以理性、有前瞻性和建设性的解决,恐怕会持续成为风险源头威胁到全球的经济和金融稳定,为此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一方面继续与美方周旋,一方面更需要保持定力,切勿自乱阵脚,勿猛放水,重蹈日本覆辙。要继续压制泡沫,投资核心技术,保持货币弱势,再大力推动要素解放型(土地户籍国资)改革。(作者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主编商灏 编辑严葭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