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今年美元及人民币为何如此反覆?

发表于 2018-05-17    来源于:廖群

今年前4个半月,美元指数走势反覆,先大跌后大升。前3个半月,即年初至416日,美元指数从92.3跌至89.4,跌幅3.1%。此后1个月至516日又迅速回升到93.3,升幅达4.3%,完全抹去了前3个半月的跌幅。


为何会出现如此大的反覆走势呢?首先应该认识到,作为全球主导货币,当前阶段美元指数的走势取决于三大因素。一是美国内部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二是美国外部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鉴于欧元在美元指数构成中占一半以上权重,主要是欧元区的经济与货币政府走势。三是国际市场对于美元的信心。本来,只取决于前两大因素,第三大因素应该是前两大因素的反映。但问题在于,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政府的各项政策多变,突兀且欠可执行性,使得市场对于美国政府政策的走向及效果,进而美国的经济前景抱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市场对于美元的信心不仅取决于经济及货币政策走势,而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施政的不确定性。从而,特朗普施政不确定性对于美元的走势有重大,甚至有时是决定性的影响。其结果,美元指数的上升与下跌,取决于上述三大因素的消长状况,进而取决于哪一个为主导。让我们循着这一思路来看为何今年美元的走势如此反覆。


先看前3个半月。年初至416日,美国经济持续改善,其间出炉的2017GDP增长数据为2.3%,好于市场预期,1季度数据虽参差不齐,但大多数,尤其是就业与通胀数据继续走强;美联储货币政策则进一步收紧,3月快于市场预期加息1次,今年全年加息预期从3次转向3-4次,甚至有时到了加4次占主导地位的地步。据此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美元指数应该上升,而非下跌才是。因而第一大因素,即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完全不能解释这段时期美元的大跌。而在此期间,美国外部,主要是欧元区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也不错。2017年欧元区GDP增长2.3%,创多年新高,货币政策方面则量化宽松持续减磅。但并不能据此就说欧元区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强于美国。GDP增长速度2017年与美国持平,但1季度增长数据并不好于美国。量化宽松减磅是去年定下的,今年以来并无加码,而市场关于今年美国加息预期从3此变成了3-4次。所以,以欧元区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良好,即第二大因素强劲,来解释前3个半月美元指数的下跌也是说不通的。那就只能从第三大因素,即市场信心来解释了。的确,这一段时期特朗普施政的不确定性明显上升,导致市场对美元的信心大幅削弱。其间特朗普的施政,从内政的政府官员变动,到外交的中东政策,到外贸的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定  (TTP) 与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议 (NAFTA) ,再到财政的基建投资政策等,都让人难以捉摸。尤其是在后期更挑起了中美贸易冲突,又增加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在这些不确定性的笼罩下,市场即使在经济数据走好的情况下也看淡美国经济进而美元的前景。这就是笔者对于这一段时期美元指数大跌的解释,已在先前发表过的文章中及多个场合阐述过。


再看4月中旬之后。对这一段时期,应该注意的是,一方面,美国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进一步增强,1季度GDP增长数据出炉,为2.3%,强于市场预测,就业与通胀数据进一步走好,同时今年全年加息4次的预期进一步上升。另一方面,特朗普施政的不确定性有所减弱,其间,虽然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但在朝鲜弃核问题上取得重大进展;中美贸易谈判5月初在北京未取得成果,但5月中在华盛顿有所突破的期望上升。市场对于特朗普施政的信心暂时有所回升。这两个方面的一强一弱,使得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因素压倒市场信心因素而成为主导,导致这一段时期美元指数迅速反弹。


以上对于今年前4个月的分析表明,今后美元指数的走势仍然主要取决于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与特朗普施政不确定性的你消我长的关系。今后7个半月至年底,相信美国的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会继续走强,全年GDP增长必将高于去年与今年1季度的2.3%而在2.5-3.0%之间,再加息的次数仍然起码2次,可能3次。但市场信心方面,也就是特朗普施政的不确定性,是上升还是下降,目前尚难预测。尤其是对特朗普如何处理中美贸易冲突,市场十分敏感。如果他能够审时夺势,为中美贸易冲突降温,则经济及货币政策走势将继续主导,美元指数持续回升。但若他出于中期选举或其他目的激化贸易冲突,则其施政的不确定性将重新主导,美元指数再度下跌。当然无论那种因素主导,都不是压倒性的,而只是相对的,所以美元指数的上升与回跌都将是温和的。预计至年底,在经济及货币政策走势主导的情景下温和上升至94.5,在特朗普施政不确定性主导的情景下温和回跌至90.5。当然,如果作为第二大因素的欧元区经济、政策与市场的基本面发生重大变化,情况会有所不同,但目前看不到这种前景。


那么,人民币走势将如何?前4个半月,相应于美元指数的先跌后升,人民币对美元先升后贬。前3个半月,人民币/美元汇率从6.51降至6.27,人民币升值2.7%;此后至516日,汇率回升至6.38,人民币贬值1.8%。应该认识到,从市场角度,鉴于资本流动的影响,美元指数上升,人民币对美元应该贬值;美元指数下跌,人民币对美元应该升值。即,人民币与美元的变化应该是反向同步,虽然不是同比例。那中国人民银行会干预这一趋势吗?相信如果美元指数的变化不是太大的话,不会干预,虽然程度上会控制。而如前预测,美元指数的变化将是温和的。鉴于此,预计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美国经济与货币政策走势主导的情景下上升至6.40,在特朗普施政不确定性主导的情景下回跌至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