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国国债新遇抛售 新兴市场又遭屠戮

发表于 2018-05-20    来源于:陶冬

美国债息突破向上,地缘政治火头重重,石油市场震荡上扬,新兴市场危机四起。上周,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在诸多新闻的簇拥下艰难前行,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突破3%的数字大关后,沽空盘涌出,利率迅速推向3.12%。债市的败退,令股市震荡,但是并未摧毁股票投资者的信心,美股辗转上升。倒是高收益债市继续溃败,新兴市场货币惨遭屠戮,今年新兴市场在各大资产种类中表现最差。美国撕毁伊核协议,委内瑞拉经济崩盘,布伦特石油价格一度突破每桶80美元大关。美元、美债令黄金受压,地缘政治冲击也未能对金价提供多少支持,黄金市场疲软。中美贸易纠纷出现舒缓迹象,朝鲜威胁退出特金峰会,以色列对巴勒斯坦抗议者血腥镇压、意大利两大极端政党即将上台执政,但是这些平时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事件对风险市场的影响尚算很大。


上周美债遭到抛售,十年期国债利率再次突破3%大关,并势如破竹般穿过3.1%。目前债市基金对年底十年期利率预测的中位数达到3.6%,较今年初的3.2%有明显改变,债券进入熊市几乎是基金经理一致的共识。接下来的市场寻宝游戏是,债息需要升到什么点位才会对股市构成重大打击,对经济造成严重伤害。新债王冈拉兹认为,市场阈值在3.25%。笔者没有债王的水晶球,不过倾向于认为3.25-3.5%可能触发大的风险资产价格调整。风险资产调整,可能循两个渠道,1)市场资金成本飙升,套利交易清盘,触发资产价格的连锁反应;2)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大涨,导致投资衰退,经济周期逆转。前者已经发生,不过经历了之前两次震荡后,债市套利盘已经作出整固,市场杠杆亦有所调降,触发大规模调整的阈值应该有所上移。后者尚未发生,而且目前的资金成本比起美国经济的正常成本还是低出一大截,所以笔者认为目前烈度的加息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


美国加息对新兴市场的冲击却是立竿见影的。加息导致美元走强,触发资金流向美元区,新兴市场失血,汇率暴贬。JPMorgan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一夜间已经被打回到特朗普当选之前的水平了,危机从阿根廷、土耳其向印尼、波兰、南非蔓延。前几年受到中国投资者追捧的中国房企高息美元债券也受到冲击。这次新兴市场危机的主要祸端来自美元,有投资者乐观地宣称美元见顶,笔者不敢苟同。美元强势的背后,是投资者对美国加息周期的重新认识,这个过程仍未完成,去杠杆去风险过程也未完成,更重要的是欧中日英四大经济体均现增长的下行风险,这使得美国经济的强势和美国的货币环境正常化更显突出。


本周焦点:美债石油走势、联储会议纪要。联储五月会议纪要应该没有太多新鲜事情,不过对惊弓之鸟的债市交易员来说还是重要的。可能对市场构成冲击的经济数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