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贸易休战后的“猜想”

发表于 2018-05-20    来源于:刘煜辉

1好事。没有显示任何数字的协约。因为都是一手“明牌”,双方都知道,主要不是技术决策(讨价还价)的事,是政治决断。所以“抽象”,不用“具体”,领导心里明白。


2我们这次去,只要能“抽象”了,就是成功,“具体”并不那么重要。时下我们最需要“购买”的是两个东西。一是时间,从金融周期的定位看,我们的2017-2018,相当于美国的2009,我们的2016对应的是美国的2008。急需去杠杆的战略缓冲期。二是空间,我不知道这次谈没谈,专业的角度,是应该谈的,具体讲就是取得美帝对我们人民币弹性的谅解。这个很重要,哪怕数字上多付出一点,都值。这是做手术的“麻醉剂”。某种意义上讲,谈判就是去“购买”这两样东西。买到了,就是成功。



3领导最知道中国当下之“宏观体质”。围棋的词叫“薄”,稍一用力棋就要散;中医的词叫“湿气”。我们专业一点的词叫“米德”(Meade Conflict)。美帝可能是号准了我们的“脉”,这个点发难,往往短线收益可观。


4我讲一些散碎的点,大家去感知这个状态。他一捏巴你,你就 得“胀”;你还不能激动,越激动越“胀”。因为这回表象上看是贸易战,但人家真正打的是你的供给侧、生产函数、潜在增长率,去年3-4月份大幅减税,就已经对你宣战了。全球资本的争夺战。


你的需求端又深陷于既得利益,金融地产融资平台。所以供给侧下坠,需求端顶住,画面感“向下撕裂出的口子”对应的是什么?由供给侧决定的实际汇率,与没有弹性的名义汇率的等式缺口,靠什么去填平?木有办法。所以成都五万四千人摇号抽签求中400套房子。


5我们1季度经常项目逆差282亿美元,这是自2000年以来的第一次哈,接下来我们还要付美帝的账单。国内如何才能对冲?

 

这就是我琢磨的,领导回国后心里可能就想着一个事:对冲、对冲、加快对冲。当然很多筒子更愿意相信体制“枕上思量千条路,明朝依旧卖豆腐”,但这回怕是要“竹杖芒鞋”,豁出去了。供思考。


6现实中我们应该有两支“麻醉剂”,一是16%的法准,二是汇率弹性,当然这个可能需要取得美帝的谅解。


7短线看上去好像是个宏观问题,更多由宏观来决定;中线和长线则是个中观层面的问题。贸易战对产业结构和资本市场将产生“深刻且持久”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