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中美贸易摩擦终将和解

发表于 2018-05-25    来源于:界面

来源:界面

受访嘉宾:兴业银行首席科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鲁政委

采访记者:财联社记者徐红

文字整理:程昕媛


记者:您好,今天很高兴有机会跟您做交流。主要有三个现在比较热门的问题想您给大家解答下。第一个问题,关于资管新规,这个政策的出台对于银行业的影响您是怎么看的?


鲁政委:对于银行业的影响,资管新规最重要的其实是所有资管产品的大纲,之所以不称为宪法是因为宪法的等级是最高的,大纲就意味着是未来银证保信公募基金,包括银行理财,都得照这个大纲来。它非常重要的一条是未来的资管产品在开户等法律上都要有平等的地位。


过去银行理财比较大的压力是什么?不知道跟客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如果做信托、基金,关系很清楚,基金法、信托法很明白,本质上是信托关系。但是银行本质上也是这样的关系,银行理财。但是过去从来没有这么明确过,所以导致这个关系有点不清不楚。这次的资管新规就把这个彻底说清楚了,未来的银行所有银行理财和其它理财的关系都一样。


与此同时,这个大纲也规定了公募、私募两类产品,同时公募、私募的产品可以投的对象,未来也一样。所以这意味着未来银行的理财产品,要么是属于私募产品型的,要么是属于公募产品型的,越来越向基金靠拢,非常像基金,就是运作的基金,可能是公募基金,也可能是私募基金。那么未来的银行也要求设立资产管理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就意味着是一家基金公司,这就有些变化了。


第一,如果站在未来的角度来看,理财不再是银行本体的事,银行本体不会有理财,银行本地就成为了待客渠道。但是站在子公司的角度,银行的理财获得了跟基金、信托、保险、资管相同的地位和资格。那么未来的运作方式也会变得跟它们一样,所以这就意味着过去银行理财其实是靠表类来吃饭,所以你会发现银行的理财收益其实是分群的,国有银行的收益率差不多,股份制银行是一种收益,城商行也是一种收益,差别不是很大。但是未来就要靠本事吃饭了,这就意味着谁的投研管理能力强,那么相同类型的理财可能收益差别就会很大,这就是新变化。


记者:第二个问题,希望您聊聊关于外资券商最新的政策上的变化,就是外资可以控股券商,不知道这对于国内券商业的格局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鲁政委:从最近十几年的发展来看,国内的金融业无论是银行还是证券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国内的资本市场上,也有一批非常有实力的券商涌现出来。与此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走向海外的时候,国内的券商也逐渐有一片新的天地。


但是在财富管理上,服务的方式上以及国际的并购过程中,恐怕国内的券商实力是偏弱的,而现在面对着一带一路,面对着企业更多的走出去。所以这个时候开放外资来控股国内的券商,既是国家进一步对外开放的需要,也是国内的实体企业的走出去的需要,其实也是站在开放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制造业的开放,现在进入了服务业的开放阶段,而金融业其实是服务业非常大的一部分,也就是金融业的开放阶段。


我的理解是开放之后,对于境内的市场会起到鲇鱼效应,外资控股的券商会在产品上、服务方式上,特别是外币的理财上会展现出更多的优势。但是我们中国的这些企业从来都是不怕竞争的,通过大家互动的过程中,也可以让国内的券商得到更快的发展,同时也能弥补国内的券商目前在带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方面的不足。


或许还有一个没有意识到的作用,其实无意中会引导中国金融业的综合化经营的向前推进,因为很多外资的申请要控股券商母体都是银行,而这些银行在境内已经是法人银行,法人银行要在境内控股法人券商,这就意味着综合化的竞争,那么在未来内外一致的标准下,中国的综合化经营未来也将进一步地向前推进,进一步地深化。


记者:刚才您在演讲中也重点谈到中国经济去杠杆的事情,现在大家也都非常想了解,中国经济经过去年一年多的去杠杆之后您怎么评价现在取得的效果,对于未来政策上的走向您又是怎么预期的?


鲁政委:取得的效果,第一,杠杆率上升速度明显放缓,宏观的杠杆基本上到了比较高位稳定了,未来有望保持平稳,然后下降,政策部署也由2017年全面总量上的控制信用的扩张到今年表现为总量上的信用扩张持稳。主要是下一步走到的结构性去杠杆,哪些领域杠杆率比较高就着力解决它的问题的状态。


记者:可能大的局面已经控制住了,接下来可能做些重点的修补。


鲁政委:以前银监会用了一个很好的词,靶向治疗,看哪个地方的问题比较严重就治哪里,现在着重治高杠杆的领域或者主体,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高负债的国有企业,这都是属于体检一遍之后发现这些地方问题比较严重的,现在要治它们。


记者:想聊一下关于中美经贸的中美贸易战,我不知道对于这个您怎么看?怎么预判?


鲁政委:对于中美贸易战其实无论如何处理都会发生,而且早晚会发生,因为中国经济越来越大,现在中美两国并为全球的两大经济体。美国到底愿意找谁的茬?谁是它的贸易逆差前三大来源地它就找谁的茬,此前找过德国、日本,二战之后找了亚洲四小龙的茬,后来就找到中国身上,因为中国成为它的贸易逆差最大的来源地。


所以中美贸易战第一层原因来自于美国长期以来对于逆差的关注,它希望减逆差的愿望。第二层来自于特朗普特别的选民支持群体,所谓的保就业,大家都说是蓝领工人把特朗普送进了白宫,传统工业区在美国是比较落后的,但是在中国就是这个阶段了,开始有正面竞争了,所以它还要保就业,这是第二个原因。


第三个原因,遏制中国的赶超。因为中国在一些重点领域已经取得了突破,让美国非常担心。所以这个摩擦一定会反反复复地发生。从谈判的角度我觉得一定要谈到午时三刻,但是也不要指望这次谈妥会太平很长时间。从美国来说遏制中国注定不会取得成功,为什么?中国是大国经济,不管在其它的上面是不是有优势,凡是具有规模经济和范围经济的产业,中国一定都会将来后来居上。人多、市场大,规模经济就是要达到一定的产量之后才有竞争优势的,比如说汽车,未来不出五年中国的汽车一定是驶遍全球,是非常厉害的,因为汽车是比较典型的规模经济产业。比如说全产业链的东西,规模经济在互联网的特征上非常明显,为什么中国很多互联网企业在全球都比较领先?很重要的就是具有规模效益。


在这次的贸易战的结果,为什么预期中美双方一定能够和解呢?主要的原因就是中国有自己独特的优势,这个优势就是有全球无可匹敌的13亿人的中等收入大市场,这一点是无可替代的。而且它是有消费能力的,其它地方国土广,人多,但是没有消费能力。中国是有现实的消费能力。


第二,美国的东西是可替代的,美国的技术是比中国先进很多,好像一制裁确实有点难受,但是欧洲不会吗?你会的所有东西几乎欧洲都会,你说不给芯片,马上有一家欧洲的芯片公司跟中国合作,只不过过去美国的芯片成本比较低,是不是欧洲就没有这个技术呢?不是。所以一旦你继续打,中国继续开放的成果就被欧洲摘了。特朗普打半天要什么?最后果子也没有摘掉,选民能支持你吗?


所以最后的结果,我觉得一定会走到一起来。


记者:再问一个问题,您刚才谈到规模经济,我正好前两天看到一篇文章说朝鲜现在也在做改革开放,我看到有些人认为它会很难成功,就是因为人口少。


鲁政委:这说得不对。比如说新加坡、缅甸、柬埔寨人也很少,但是改革开放之后依然经济能够获得迅速的发展。


举个例子,2016年我去了一趟日本,结果发现很热,衣服汗湿了要买一件短袖,结果一看英文字母不常见,一查是柬埔寨的,柬埔寨在过去的几年里吸引了比较多的外资,只不过三年之内工人的工资翻番往上涨,人太少了,很快成本就上涨了,中国过去的优势就是人特别多。如果朝鲜开放以后依然会吸引外资的进入,依然相对于自己的过去有很好的发展。但是不一定有规模的经济,依靠低成本的劳动力优势的产业依然会获得,比如说纺织,所以第一阶段绝对是纺织女工的待遇会变得非常好,纺织厂。中国第一代的开放就是纺织成衣,第二代才是玩具制造业。


记者:好的,明白,这是个插问的问题。我还有个问题是刚才您在演讲中说到债转股的机制设计不是很合理?


鲁政委:第一个问题它没有问题,就是企业的道德风险,转股转了,依然不分红,怎么办?第二个问题,它没有解决商业银行资本金占用的问题。这个企业如果卖给转股公司,它要并表上来要提很多的资本,如果卖给别人,这个企业好转了跟我没关系,那我又不愿意卖给人家,卖贵了人家不要,卖便宜了我不情愿,那就有问题。反正卖给转股公司,这个公司好转了我还可以分钱。但是问题是资本的占用有问题。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债转股在过去曾经媒体报道过,其实前期出现了不少的债转股是债转民股实债,为什么?就是因为它的债券得不到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