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特朗普贸易大棒的得与失

发表于 2018-05-25    来源于:FT中文网

原文发表在FT中文网《沈时度势》专栏,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


周末中美联合发布的贸易声明将两国从贸易战的边缘拉回,中美达成缩小贸易收支差距,鼓励双向投资等协议,中国承诺加大美国农产品和能源进口。审视这样的结果,特朗普似乎没失一兵一卒,你来我往之间凭空获得中国增加从美进口的承诺,对内赢得了选民支持,对外彰显美国优先的效果,似乎是占了便宜。


不但对中国如此,特朗普与其传统盟友也大打贸易战牌,对欧洲擅自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威胁要对与伊朗往来的欧洲企业实施制裁,对日本没有豁免其增加的钢铁关税,对NAFTA重新谈判,从韩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获得更有利的倾斜条件。5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要求美国商务部就进口车辆对国家安全的影响开启调查,届时将决定是否将美国汽车进口关税上调至25%


特朗普的“贸易摩擦”手段真的如此屡试不爽,优势占尽?其政治手段果真如此高超,值得庆贺?特朗普“交易策略”的背后,对美国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从中美贸易战看特朗普“谈判的艺术”


回顾近三个月的中美贸易战风波,美国似乎占据主动,节奏把握也看上去游刃有余,特朗普早年著书《谈判的艺术》里提到的种种手法可谓发挥淋漓。美国先以301调查制裁为由挑起贸易战争端,而后又以中兴事件为工具将战场进一步从贸易战扩大至科技战,配合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增加谈判要价。同时,通过第一次谈判抬高预期,试探中方底线,并最终在301制裁落地的截止日前,邀请与中国开启二度谈判,态度明显缓和之后,放弃漫谈要价,最终达成停战协议,困扰全球市场达数月的中美贸易战疑云最终避免。


再以中兴事件为例,美国先施以遏其咽喉的重裁,后又示好豁免,不但避免了因制裁中兴而波及美国企业,还获取了重量级的谈判砝码,一来一去之间,并无任何损失,却受益明显。


当然,情况并非完美,一来内部分歧加大,质疑不断,如美国国会议员反对特朗普将中兴作为谈判的交易;二来美国这种做法长远来看,不但失去了最为宝贵的生意伙伴信用,罚款制裁的频繁使用和量刑过重,更恶化了美国的投资环境。近年来美国罚款制裁的招数用的越发顺手,对企业处罚水涨船高,金额大得惊人,不仅对中国,对待盟友亦是如此。正如学者余永定反问的那样美巨额罚款公正还是勒索?


全球视野中特朗普战略的得与失


从更广泛的领域来看,特朗普上任以来,不仅对中国贸易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度,其全面落实的“美国优先”竞选宣言,在全球范围内的外交、经济、军事等方面均有体现,深刻的影响了美国全球规则制定者和守护者的定位。


具体来看,特朗普执政一年半几乎否定了奥巴马的全部政治遗产,并不顾盟友日本、澳大利亚前期在国内力排众议,一上台便退出TPP,控诉贸易谈判多边对美国利益的损害,强调更加务实的双边谈判;批评奥巴马环保投入对美国经济的不公,不顾欧洲盟友的反对,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逆全球化大潮,对钢铝普遍增加关税,甚至对传统盟友也没有给与足够的尊重,提出必须达到一定条件,才能申请豁免,遭到欧洲盟友抵制;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损害前期欧洲政治成果,并可能伤害欧洲企业的商业利益等等,可谓把欧洲逼到了墙角。


美国的做法致使越来越多的盟友对其依赖感和信任感下降,特别是美欧之间同盟关系近期间隙越来越深,关系陷入危机。欧盟委员会518日提议重启一项尘封多年的反制裁条例并计划采取其他多项措施,以保护欧洲企业免受美国对伊朗制裁的影响。同时,针对美国对欧盟征收钢铝关税一事,欧盟已向世界贸易组织提交了一份美国产品清单,准备对清单上的产品征收额外进口关税,以作为报复。


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近日在多个场合谈及对欧洲传统盟友美国时甩出惊人之语: “欧盟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你需要帮手,最终会发现它只能长在自己的手臂上特朗普最近作的决定,让人不免会想:有这样的朋友,谁还需要敌人?但坦白讲,欧盟应该心怀感激,因为他让我们不再心存幻想。一叶知秋,上述言论预示美欧关系或生变局。


除此以外,美国与主要贸易伙伴加拿大墨西哥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目前谈判已经接近尾声,但仍未达成一致,特别是在北美汽车行业规则上面临重大阻力,谈判进入僵局。


美国关税大棒之下,除了欧盟,日本和印度也有打算向世界贸易组织控告,对向美国实施报复性贸易关税的意图。日本政府亦于519日告知世界贸易组织, 反对美国对其钢铁和铝制品征收关税,已准备好采取报复措施,称有权对价值500亿日元(约合4.51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关税,这相当于美国对日本金属产品征收关税的额度。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在当天记者会上强调,WTO的框架下,正在专心讨论必要的应对措施,一改其早先时候对其亲密盟友的温和立场。


特朗普由全球规则制定者转向破坏者背后的动因是什么?有猜测认为,特朗普的小算盘是通过搅乱全球外部局势,促进美国在诸多事务上的利益最大化,并促进美国企业回归美国,增加美国就业。但实际的情况是,对于美国跨国企业而言,其利润最大的一块来自于海外,海外业务受到冲击又要独善其身,全身而退,将业务战线回归国内,且填补海外业务的受损,本来就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中美贸易协定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纵观整个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全过程,在特朗普来势汹汹勾起贸易战扳机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特朗普真正的意图和底线。多种猜测均有,一种相对乐观的看法认为,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意在中期选举,短期强势,漫天要价,一旦得到些好处,获得国内选民支持,并不会长期恋战;一种更加悲观的观点认为,特朗普是对华全面遏制的开始,不见“兔子不撒鹰”,即便自损八百,伤敌一千也在所不惜,欲重演上世纪80年代对待日本的强硬制裁。


事后来看,特朗普作势挑起贸易战更主要为实现其短期意图,这对中国而言是值得庆幸的,毕竟避免了和美国直接冲突的最坏情况。


纵观中美协议,也并非妥协。虽然就贸易逆差部分有所表述,但主要以增加进口为主,而非限制出口,同时并未提及到缩减贸易逆差的具体数字,已有很大灵活性。同时,这一协议其实也符合中国自身改革的需求,是中国本来就要推动的,且起到了缓释外部压力的作用,以最小的成本换来经济平稳发展的时间,是十分不易的。


从协议内容来看,其实,今年4月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主席便已就未来增加进口做出过明确表态,今年中国举办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也是这方面的体现。而加大能源和农产品进口亦符合战略需要,是去年11月特朗普访华中美大礼包的内容,也并非新增条款。


此外,习近平博鳌论坛上提到,进一步加大开放力度,放宽市场准入、开放金融业、汽车行业、降低汽车关税、改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加快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政府采购协定》进程等是中国的改革既定方向,对美国承诺并未超出这一范围。


总之,特朗普新政诠释美国优先,虽然短期来看似乎屡试不爽,但长期来看是对美国信誉的巨大打击,也将打破其长期积累的国际关系。与传统盟友产生间隙,或将促进国际次序的重构,利弊得失之间没有其想象中的那样只賺不赔。


而中国通过此次避免贸易危机,如果能够利用难得的缓冲期与机遇期,加快落实十九大提出的全方位改革开放目标,提高整体经济实力与加快中国崛起速度,同时联合全球反对单边主义,既有助于促进自身发展,缓释美国压力,也有助于增强国际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