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意国政局已变天 全球财政渐分歧

发表于 2018-05-27    来源于:陶冬

上周风险资产市场中恐惧再据上风,两条主线令资金感到担忧,去风险权重又一次主导价格走势。第一条主线来自欧洲,意大利两大极端政党达成协议组建联合政府,两个政府对欧元区均持怀疑态度,他们推出的财政部长人选更遭到总统的反对,星期五组阁难产,意大利股市、债市暴跌。同时西班牙联合政府成员中爆出贪污丑闻,反对派向拉霍伊内阁提出不信任案,资金担心西班牙政局就此不稳,西班牙债券亦遭抛售。第二条主线来自华盛顿,在朝鲜威胁退出特金会之后,白宫直接宣布取消新加坡峰会,为朝鲜半岛无核化蒙上阴影(尽管双方均表示愿意重回谈判桌)。中美贸易谈判也一波三折,白宫的立场反复,国会山干预对某中国公司制裁,同时欧洲日本对美国的单方面贸易制裁提出反击方案,贸易战烽烟四起,市场深感担忧。除此之外,委内瑞拉经济处在崩溃状态,产油能力严重下降,石油价格一度大幅上扬,但是俄罗斯和沙特联合出手,每天多产出一百万桶原油,加上特朗普的推特干预,布伦特油价期货跌回80美元楼下。风险偏好出现变化,黄金价格上扬。德国、美国债券和瑞士法郎成为避险天堂,美国十年期利率决定性地跌破3%大关,长短段利差收窄。


意大利极端政党组成联盟,获得组阁权,欧洲第四大经济体的财政状况及会否脱欧均成为市场焦点,资金担心Italexit。意大利国债连续第二个星期被抛售,意大利十年期国债与德国十年期之间的利差暴涨到近130点,为欧债危机以来最大。相对于西班牙,意大利在消减财政赤字上步伐较慢,债市集资成本突涨,对财政可持续性构成冲击。穆迪随即将该国Baa2的主权评级列入观察名单,理由是“市场转弱影响财政稳定,过去的改革措施可能被逆转,改革停滞。” 笔者认为,市场对意大利局势过去过度乐观,所以最近比较狼狈,新政府在脱欧问题上受到各种制约,短期难有大动作,改革面临反复甚至停滞则难以避免,部分减税势在必为,不过最大的挑战可能是口无遮拦的言论令市场感到震惊,造成资产价格上的动荡。意大利国债利率上升,应该不会令欧债危机重临,因为欧洲央行在把控市场流动性上既有经验还有弹药。


过去的十年,是全球货币政策高度一致的时期;未来的五年,则是财政政策大幅分歧的时期。美国的财政政策受到特朗普税改的影响而处在扩张期,财政赤字趋向GDP5-6%,这是和平时期和经济上行周期中世界上所见的最大债务恶化。欧洲坚守中性的财政政策。日本则预计走出安倍扩张,财政政策进入收缩期。中国的地方财政预计明显收缩而中央财政有空间更积极一点。各国财政政策如此的分道扬镳,的确十分罕见,也会带来增长上、汇率上的变数。最明显的是,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会加快,欧洲、中国稳中略降,而日本经济则下滑。如果这个属实,未来一段时间可能只有美国联储有底气和压力加息,美元短期仍然看涨。然而,美国财政状况的中期迅速恶化,又带来贸易状况的恶化,最终美元失去上升动力,美元中期看跌。当然,汇率走势受到其他许多因素的作用,单一因素未必如理论般主导美元走势,但是笔者认为财政政策的多样化发展应该成为未来资产价格分歧的一个重要因素。


本周数据焦点是五月非农就业数据,预计增加185K,时薪增长2.7%。市场焦点是西班牙、意大利政局变化。地缘政治焦点则是特金会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