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林采宜:不努力 也是可以的

发表于 2018-06-04    来源于:林采宜

林采宜/


最近有句话特别流行:颜值比你高的人,活得比还你努力!


这句话催生了好多人的焦虑感:相貌平平的我,不如人家努力该怎么办?过去三十年,焦虑症患者的比例飙升了12倍,估计就和努力的标杆不断提高有关系。


在人的一生中,焦虑以各种各样的面目出现。


从心理学角度看,有一些焦虑是与生俱来的。受精卵在子宫温暖的羊水里成长了十个月,呱呱坠地,与母亲的共生关系到此结束,脐带一剪断,就成为一个独立的生物体。


人,在来到世界那一瞬间,焦虑就开始了……..因为离开了子宫,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心里有强烈的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是人类最本源的焦虑。


此后,一部分人的焦虑来自于匮乏以及对匮乏的忧虑。


比如,从小生长在贫困的地区或者贫穷的家庭,挨饿的滋味很容易在人的心理种下对物质匮乏的焦虑。


有一个非常富有的朋友,特别喜欢钱,我很不理解,问她:“你要那么多钱干嘛?”


她说:“大学毕业那年,我找不到工作,想给人家当保姆都没人要,一个人漂在外,过着吃了上顿愁下顿的日子。所以,我特别怕没钱,怕那种没钱的日子。”


钱,能给她带来安全感。这是没有挨过饿、受过穷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爱钱的人,并非天生的吝啬鬼,他们对贫穷的焦虑来自于其所经历过的物质匮乏,对匮乏的恐惧感凝结在心里,变成了挥之不去的心理阴影。


不仅物质的匮乏让人产生焦虑,爱的匮乏也会产生焦虑。


几乎每个微信群,我们都能看到一两个这样的人,无论谁说句什么话,他(她)都点赞,无论谁发个链接或者图片,他(她)都“感谢分享”。


就算是再没原则、再没个性的人,也有不爱听的话,和不关注的信息,为什么他(她)会对所有信息、所有言论、所有链接都表现出很欣赏、很有兴趣的样子?因为讨好、附和是他(她)和周围人建立关系的一种模式。


在情感上匮乏的人,对关系,无论是亲密关系还是社会关系,都有一种本能的焦虑。心里揣着太多的顾虑,嘴上就有太多的忌惮,所以,他(她)们的表达里有太多的言不由衷。


所以有人说,爱,是人生最强大的盔甲。身后有爱,性格里才有自信,才有所向披靡的阳光和灿烂。


除了这些与生俱来,与个人成长际遇有关的焦虑之外,我们这个时代最深层的不安不是来自于匮乏,而是来自于比较。那些坐在精神病医生的诊室里,功成名就的人,其焦虑大多属于此类。


一起毕业的同学升职了,你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混得不如意,怀才不遇、运气不好;邻居的儿子获得钢琴比赛大奖,你自己的儿子钢琴八级都没有通过,多少有点沮丧;其实同学升不升迁跟你的工作、生活没有任何关系,邻居的儿子获得什么奖项也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你总是忍不住拿别人拥有的东西跟自己比较,越比越觉得自己不优秀、不成功。


“优秀”文化本质上就是攀比文化。


这种攀比来自社会主流价值观里的优秀控。


朋友的孩子考上哈佛了,你会不由自主地对自己的孩子说:“你看人家……”于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就成了你家孩子没有选择的选择。


自从懂事开始,我就发现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其实就俩词:一个是“努力”,另一个是“上进”。最近几年,“上进”被“成功”所取代,但“努力”依然还是“努力”。


努力的目的是为了上进,所谓的“上进”就是比别人优秀。


但是有一个问题大家的没有想到去追问:我为什么要比别人优秀?做一个人,是不是可以普普通通?


十年前,有一个故事很轰动,就是复旦教师于娟的生命日记《此生未完成》。一个非常努力,非常优秀的女性,在临终前反思自己致病的原因之一:“太过喜欢争强好胜,凡事都要做到最好,太过喜欢统领大局,太不甘心碌碌无为......”为了让自己优秀,她那通宵达旦地读书、写论文,读了两个硕士一个博士,该拿的学术奖项她都拿了,所有能争取的荣誉她都不放过,最后,不得不放弃的——是自己的生命。


于娟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哪怕当一个乞丐,只要能活下去,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我就很满足了”。当病魔要取她的性命的时候,她才恍然醒悟,所有的荣誉、成功、优秀都抵不过一条普普通通的命。


女儿在公立学校读小学的时候,她班级里接近四成的同学有不同程度的近视,而转到国际学校去之后,发现全班没有一个近视的。中国的小学生近视率全球最高,不仅仅只是用眼过度的问题,更多的是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所面对的压力和焦虑所致。


在一个太过努力的社会,所有人都活得很焦虑。


优秀的跟更优秀的攀比,产生“不够优秀”的自卑感。普通的跟优秀的相比,产生自己没有价值的自弃心理。


有一位心理学家说:“当努力让人感到痛苦的时候,不努力是与自己的和解”。


可是在中国,在“必须优秀”这个主流价值观下,如果你不努力,父母会跟你说:“我们含辛茹苦,就是为了你能出人头地…..“如果你不努力,老师会对你说:我们全班同学的成绩都被你拖后腿了……..”如果你不努力,你的上司会跟你说:我们在竞争中推崇狼性文化,落后者淘汰…….”


选择“不努力”的人,岂止是在跟自己和解?他(她)差不多是在和整个社会对抗。


“必须优秀”是个畸形的价值观,它激发出来的“努力”,压垮了很多人,不仅仅是资质平平的人,也包括一些出类拔萃的人。


我有一同学,从初中到高中她始终第一名,高考时上了北京大学,一个学期以后,因为抑郁症被遣送回家。一个在整个中学阶段都因为“第一名”而备受赞赏的同学,进入大学之后,发现无论如何努力,总是拿不到“第一名”,于是,她抑郁了。


她接受不了不是“第一名”的自己。


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点,就是马云和星云,会出现在同一个时空,彼此开战。而大多数人,既当不了马云,也当不了星云,只是在两朵“云”之间来回奔波,很撕裂也很纠结。


如果你无论是坐在路边为别人鼓掌,还是站在台上听别人为你鼓掌,都可以很开心。其实,不努力,也是可以的。


随遇而安,或许是最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