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央行政策现变局阿国危机归旧途

发表于 2018-06-09    来源于:陶冬

上周没有重大的数据意外,欧洲政局危机温和收场,特朗普对金正日比美国的传统盟友更热情;西线无战事,市场将注意力集中在接下来的美国与欧洲货币政策上,债市主导了风险市场的情绪。美国联储高官进入了静默期,不过市场对六月加息没有多少悬念,利率期货市场显示91%的概率公开市场委员会加息25点,美国十年期国债利率收报2.94%。在欧洲方面,意大利与西班牙的宪制危机消除,意债稍见舒缓,但是沽压尚在,同时市场估计欧洲央行不久会开始停止购债计划,德国十年期国债一度冲上0.5%。阿根廷得到IMF驰援,但是500亿美元的额度并未能阻止比索的进一步下滑,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再次蔓延,巴西央行被迫加息来制止雷拉尔下泻,土耳其、南非等货币继续蒙受抛售。相对于债市,股市气氛比较正面,美股多日上扬,S&P500连续三周走高,那是1月以来首次,NASDAQ甚至在周三创下新高。欧洲和亚洲股市受到贸易战困扰,略显薄弱。委内瑞拉局势和沙特表态令石油价格大幅波动,黄金冲击1300关口未果。


本周将迎来大西洋两岸在货币政策上的同步调整。美国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应该会上调联储基金利率25点;同时在前瞻指引上略微显得温和,因为利率逐渐接近理论上的中性区域。笔者对美国利率走势的看法未变,在未来十八个月,美国是唯一一个大国会上调政策利率的,预计今后一年中联储每季度上调利率25点。欧洲即将迎来货币政策的拐点,悬念是六月还是七月作出宣布。从最近ECB高官的言论看,货币当局对欧洲增长下滑和意大利局势不甚担心,笔者相信ECB会在本周宣布年底终止购债计划,其中九月至十二月有一个减少购债的缓冲阶段。相对于美国的加息举措,市场对欧洲退出QE还需要时间消化,德拉吉在记者会上的言辞可能对欧元汇率有影响。日本银行下周的例会,预计不会有大的动作。未来数周,全球汇率市场可能处在敏感时期。


阿根廷上周得到IMF500亿美元的信用授权,规模之大、审批速度之快均超乎分析员的预期,该国债市稳定住了,汇率则继续下挫,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四月以来已经下跌超过四分之一了。IMF救援对阿根廷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短期是好事,但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IMF对新兴市场的救援计划,几乎一概含有“毒药”。IMF要求阿根廷进一步、更快地缩减财政赤字,推进一系列结构性改革,央行必须独立决策并停止干预汇市。这种政策收缩势必带来经济状况的大幅恶化,而经济分母的缩减令债务比率进一步升高,汇率崩溃令企业现金流雪上加霜。这个处方过去曾经在墨西哥、韩国、印尼、巴西、希腊试过,每一次对于本国民生都带来灾难性后果。笔者曾参与九十年代阿根廷联系汇率的设计,对其政坛和国民性略知一二,相信明年大选在即的阿根廷政客很难按照IMF要求大幅收紧裤腰带。在笔者眼中,IMF500亿不会终结阿根廷危机,只是将其带入新的历史一章。这个评估对认识目前新兴市场困境是重要的。


本周市场焦点:1)联储会议,2)欧洲央行会议,3)特金会。前两者可测,当然也可能有意外。至于两个疯子的对话,就事先无法预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