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联储再动利率欧央行首谈退出

发表于 2018-06-17    来源于:陶冬

特金会取得了重大进展,美国联储如约加息,欧洲央行鸽派收缩,英国为脱欧定出原则,俄罗斯沙特联手揭开世界杯帷幕,最后美国挑起对华贸易制裁,中国政府强硬回应。上周重大事件层出不穷,风险市场持续波动,市场风险偏好转弱,美元走强,黄金并未显现避险天堂的本分。美国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加息25点,明示今年会再加息两次,这些均在市场预期之中,但是货币当局对增长形势的研判就偏向乐观,尽管缓慢加息(gradualism)的基调未变,市场认为联储的温和程度有所降低,触发美元指数升至95.13,而美国债市的反应就相对较轻微。欧洲央行随后宣布今年九月开始减少购债,年底停止QE,加息要拖到明年下半年以后。尽管ECB启动货币环境正常化的程序,做法上被市场认为创造性鸽派(creatively dovish),欧元兑美元刷新今年新低,德国十年期国债利率见0.4%。意大利财长发表迎合市场口味的讲话,意大利2年期利率回落到0.66%(曾几何时见过2.73%)。俄罗斯与沙特在球场上刺刀见红,闭门会议中则打算联手增加石油产量,布伦特原油价格周五下挫到每桶74美元。最重磅的消息发生在亚洲欧洲收市之后,白宫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的科技产品课证惩罚性关税,中国随即表示对等额的美国农产品和汽车产品征税,全球贸易秩序面临战后未有的挑战,美股走软。


上周美国联储预料出手加息,不过看点在于货币当局对经济形势的解读。在近期增长、通胀、劳工市场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联储对于经济形势的表述趋向鹰派,同时担心政府的财政政策带来经济的进一步过热。基于乐观的形势判断,联储对今明年的利率前瞻性指导略见强硬,2020年联储利率预测更高过长期中位数50基点。货币当局基本上无视了目前出现的收益曲线平缓化趋势,也不认为利率曲线倒挂是一个经济威胁。笔者看来,联储缓慢加息的基本准则没有变,只是第二季度的经济数据进一步改善,失业率跌到数十年低位后,货币政策必须要跟上形势,鸽派的鲍威尔也要做做样子,在大致维持过去的利率预测的同时,需要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对经济过热的担心。对此,分析员与媒体的解读和债市价格表现之间是有分歧的,前者对货币政策前景感到压力,而十年期债市利率则反应不大。笔者对美国利率走势的看法没有改变,未来一年联储会再加息四次,之后由经济走势决定。


相对于美国同行,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做出了指东打西的变招。欧洲经济状况自从去年以来就好过预期,而且ECB买债已经到了买无可买的地步,所以退出买债计划势在必行。欧洲央行选择六月宣布,而非等到七月,凸显ECB表现强硬的算计。但是在举措上,它却拒绝九月停止,而是选择了两步到位,同时更将加息的时机推后到明年下半年,所以市场人士称其为鸽派的收缩是有道理的,显示出内心的鸽派意愿。德拉吉的一句话,最反映欧洲货币决策层的心态,“购债计划并没有因为退出而消失,它已经成为政策工具箱的一部分”,换言之,目前所见的政策调整不过是应因增长环境的一次换挡而已。至于加息更是如此,欧洲央行过往十年只加过两次息,第一次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第二次在2011年欧债危机之前,相信决策者会十分谨慎,笔者认为德拉吉201910月离任之前都不会动利率。这就是美元与欧元将会面临的走势分歧。


本周焦点,中美贸易纠纷以及全球效应、OPEC与俄罗斯的产能谈判。英国与瑞士央行都不会动利率,不过新兴市场国家就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