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利刚:货币政策开始调整?

发表于 2018-06-21    来源于:刘利刚

来源:首席金融评论


花旗集团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刘利刚在新的一期“花旗观点”中谈了以下五个方面的观点:


一、宏观更新和展望基调向好


四月工业生产总值强劲反弹,得益于供暖季限制解除后产能释放,投资和消费都明显放缓,符合我们的观点,即增长势头可能在第一季度已达到高峰。花旗预计GDP增长率将在第二季度放缓至6.7%,而下半年则为6.6%。此外,我们认为中国的通货膨胀在今年年内仍然是温和的,预期2018年的GDP平减指数、CPIPPI分别为2.8%2.1%3.4%。然而,油价持续走高的风险可能会影响当前低迷的通胀前景。


二、策和金融去杠杆化重点放在结构性政策支持上


鉴于四月降准和资产管理新规的过度期延长,花旗认为货币政策已经开始微调,并且最初的结果已经体现在四月份的数据中,即好于预期的信贷数据和M2增长率反弹。我们不能排除在需要防止资金成本进一步上升的时候再次降准的可能性。在第一季度,加权平均贷款利率,作为实体经济资金成本的一个关键指标,提高了22个基点至5.96%。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政府会走投资刺激经济的老路。政府可能将重点放在结构性政策支持上,而不是全面放松。


三、投资放缓是政策使然


2018年,政府已将预算财政赤字和GDP比下调至2.6%,相比20173% 的预算和2.9%的实际2017年实际执行,这表明财政收缩可能显现。在财政乘数为0.591.1的情况下,花旗估计其对GDP增长率的负面影响在温和收缩的情况下为0.120.22个百分点,在显著收缩情况下为0.530.98个百分点。鉴于遏制宏观杠杆的政策优先权,地方政府的开后门式借贷也可能会下降。此外,政府今年下调铁路投资目标8.5%,基建投资增速从2017年的19.0%下降至4月份的12.4%。我们归咎基础设施投资放缓于货币紧缩政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券净融资收缩和PPP项目清理。鉴于基建投资放缓更多是政策转变的结果,而不是经济基本面的恶化,刘利刚认为没有必要过度担忧。


四、人民币政策将会受到贸易因素的影响


美元兑人民币自4月以来开始走弱,主要是由于美元走强。由于强势美元的可持续性仍有待观察,刘利刚认为这不意味着人民币汇率将回到贬值的道路。另一方面,因为经常账户余额缩减和增长势头放缓,人民币升值的空间也是有限的。此外,如果贸易紧张局势升级,风险规避将推动人民币贬值,更不用说如果传统的反补贴贸易政策措施无法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战,因此,花旗维持其一贯的观点,即人民币兑美元今年将在6.2-6.6之间波动,贸易因素在其走势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伍、政策支持类住房的作用将逐渐显现


深圳出台了深化房地产市场改革的草案,规定政策支持类住房应该超过新建住宅的60%。我们相信,政策支持类住房将对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并将有力地支撑今年的房地产投资。同时,要解决中国的房地产市场问题还需要时间。最初的政策支持类住房供给远远不足以满足巨大的需求,政策支持类住房资源的配置可能会导致对公平和腐败等问题的关注。此外,长周期和低回报可能会阻碍民间资本投资于政策支持类住房项目,而更高比例的政策支持类住房也会降低政府土地出让金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