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连平:新时代中国金融开放剑指六大领域

发表于 2018-06-22    来源于:连平

新时代中国金融扩大开放将聚焦哪些领域,该如何有序开放?


612日,由国际金融报社主办的“2018国际先锋金融机构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就新时代中国金融扩大开放这一话题作了主旨演讲。


连平称,近年来,国家相继推出关于金融行业、金融市场的扩大开放政策。可以预期到,未来中国金融将进一步开放。而这种开放可能会在“金融行业、金融市场、资本和金融账户、对外投融资、汇率机制、本币国际化”等多个领域展开。


领域一:金融行业

聚焦银行业“对等开放”


“金融作为一个行业本身,在股权投资、业务方面对外资进一步开放的政策今年以来已陆续出台,内容涉及银行、保险、证券投资、期货公司等金融业的主要行业。其中,比较引人关注的还是银行业。”连平称,“银行业开放要达到的目标就是‘国民待遇’,我们国内是怎样管理的,那么对外资也是用同样的待遇来进行管理。”


连平表示,开放是对等的,且这种“对等”带来“外资化”的可能性较小。在他看来,金融行业扩大开放已具备良好条件。


首先,仅从资本规模来看,中国银行业的资产和资本规模排名全球第一,外资相对较小,这也意味着外资基本上没有全面掌控中国银行业的可能性。


其次,在监管上,银行业的对外开放程度会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考量,并非没有任何监管方面的限制和条件,因此大可不必担心中国银行业会出现外资化的状况。


此外,从全球金融行业对外开放的实践来看,一些发展中国家,如拉美国家以及部分东欧国家确实曾出现过外资化的状况,但这种外资化状况的出现和国家经济本身、和整个金融行业,尤其是银行业出了很大问题是有密切关系的。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从2003年至今,我国金融领域中的风险事件不断发生,但这些都是局部状况,金融业的核心主体——银行业的总体运行依然比较稳健。无论是从行业体量抑或是国家控制能力来看,这些国家均无法与我国同日而语。因此,中国银行业是完全有条件,有能力来管控未来外部可能带来的冲击。


连平认为,目前推出的对外开放政策还是初步的,未来在业务的领域还会进一步扩大开放,直至所有方面都可以达到“国民待遇”。而开放的意义也会由过去的“引资、引制、引智”聚集到“引制” 方面,这有助于促进公司治理机制、风险管理体系和业务运作模式的完善与优化。


领域二:金融市场

资本市场国际化提速


对于金融市场的开放,连平从三个市场开展分析。


在股票市场,一方面,在沪港通、深港通已打下良好基础的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面向国际投资者开放的步伐也会加快。另一方面,未来将落实细化放宽证券行业外资准入的政策,推进境外上市备案制度改革,稳步推进沪伦通的论证工作,完善QFIIRQFII的相关政策。


在期货市场,目前已推出了人民币石油期货,未来将加快建设国际化的原油期货市场,引入境外投资者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


在债券市场,“债券通”上线以来至今,境外投资者通过“北向通”参与国内债市的意愿不断上升。中国 SDR债券市场已经开启;熊猫债市场迅速发展,预计未来还将有更多来自不同行业的境外机构发行熊猫债


值得注意的是,连平认为,未来中国的信用评级行业也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


十九大以来,相关部门明确提出,经济发展要从高增速转向高质量。而想要实现这种高质量的发展,就需要有一系列相关的基础设施、工具和手段,其中,信用评级是重要的一方面。它是整个金融行业能够不断地提升经营管理水平的一个重要工具。


连平认为,中国的信用评级公司总体发展水平仍在初级阶段,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来不断提升专业水平。如果外资的信用评级公司在中国境内享受和国内公司同样的待遇,这对国内公司会造成较大压力。但与此同时,信用评级行业的开放对整个行业质量会有很大的推动。“这一举措将有助于银行间债市的开放与发展,推动信用评级行业实现包容式的稳健发展”。


领域三:资本和金融账户

遵循渐进式开放原则


“中国的开放,总体来说是遵循了渐进式的开放原则,而资本和金融账户领域在这方面的表现是最为明显的。”连平称。


从相关的政策来看,中国金融开放的总体路径很明显。比如,整个金融的开放是在贸易的开放度扩大之后开始逐步推进的,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也是在经常项目的可兑换实现后,才逐步推进的。


不过,从IMF资本和金融项目交易分类标准下的40个子项来看,目前中国达到可兑换和部分可兑换的项目己有37项,仍然有少数项目不可兑换,如非居民在境内发行的股票和衍生产品等。而已开放的37项中,仍有部分子项兑换程度较低,如一些一定程度涉及到证券资本、证券投资、个人跨境资本的项目,在不同的领域还是有不同程度的限制。


连平认为,新形势下,未来也应审慎稳妥地推进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合理和稳妥地设计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的步骤和路径,有序实施。


对于开放的路径,连平认为:一是先开放资本的流入,再开放资本的留出,先做“北向通”,再逐步推出“南向通”。


二是先开放长期资本,再开放短期资本。因为短期资本的波动影响比较大,而长期资本比较稳定,所以通常应开放在前。


三是先开放直接投资,后开放间接投资。我们吸引外商投资和中国企业对外的直接投资有几十年,但在间接投资方面,相对来说推进的步伐要缓慢得多。


四是先开放机构投资,然后再开放个人投资。关于个人对境外的投资,到今天为止,还是有非常明显的限制。但随着开放的不断扩大,进一步开放个人对境外的投资只是时间问题。


领域四:对外投融资

中资行加力布局海外


“对外投融资这一块,开放后的发展空间还很大。”连平介绍称,目前对外投融资主要涉及到两大块内容:一是开发性金融,二是商业性金融。


近年来,这两块领域对外推进的速度非常快。尤其是商业性金融的对外拓展方面。拿2017年和2010年的数据相比,7年左右的时间,中国的对外跨境放贷出现了大规模的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的对外跨境信贷额度高达6000多亿美元。


根据相关统计,目前我国在63个国家,有1350个分支机构在从事商业银行的各项业务。连平表示,在商业性金融方面,未来相关机构将会全方位地进行业务拓展,如将加大中资银行海外布局力度、与多边开发机构合作开展融资活动、加大力度与国际同业合作开展银团贷款、支持国际基础设施建设等。


以与国际同业合作开展银团贷款为例,连平进一步称,虽然中资银行在国内与同业合作开展银团贷款的情况并不多,但是在海外,银团贷款是中资银行控制风险的重要工具之一;而在支持国际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综合中国开发性金融机构、中国商业银行整体的实力及金融创新能力、现在跨境放贷的规模、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等多个因素来看,未来的发展空间非常之大。


领域五:汇率机制

汇率弹性要进一步增加


在汇率机制市场化方面,连平认为未来发展的路径主要包括五个方面:


一是优化中间价报价机制。逆周期因子必要时仍可以使用。


二是扩大汇率波动幅度,增加汇率弹性。连平指出,近几年,中国经济在转型过程中增速放缓,资本的流动在2015年、2016年有了明显波动,但汇率的弹性还是在原来的水平上,没有明显扩大。连平认为,扩大汇率波动幅度,增加汇率弹性的趋势是明朗的。要增加汇率弹性,进一步地放开波动幅度,逐步达到3%5%”


三是发展外汇市场,还要增加不同偏好的交易主体,这个工作最近一直在做,参与外资机构的种类和数量也在不断拓展,未来还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四是丰富交易的产品和衍生产品。连平认为,衍生产品的交易种类目前依然不足。


五是平衡市场的供求关系。据了解,2015年到2016年间,在汇率出现比较大波动、资本出现比较明显流出压力的情况下,我国曾经实施过相关谨慎的宏观调控政策,且这些政策都取得了比较好的效果,未来应进一步加以完善。


领域六:人民币国际化

抓住“一带一路”新机遇


对于人民币的国际化,连平称,目前仍处在发展的初期阶段,且难以一蹴而就。


2009年至2015年期间,人民币国际化在贸易、直接投资领域有了很好的拓展。特别是进出口支付结算方面,贸易结算人民币的比例直接拓展到了30%左右,但这种状况与国际市场需求密切相关。人民币汇率不断上升意味着持有人民币可能会有收益且风险较小,所以国际市场也比较愿意持有人民币。但是在2015年以后,市场运行出现了很大变化,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步伐明显放缓。


连平分析,如果从中国的贸易定价支付结算比例的角度去看,人民币在交易中达到30%的使用比重已经是较高水平了,短期内没有条件进一步提升;从我国整个出口结构来看,我国出口产业的层次、质量还有待提高,定价权和货币选择权偏弱,这就影响到了人民币的使用比例。此前人民币较为强势,且利率水平持续处在一个比较高的水平上,所以利率和汇率都不支持人民币国际信贷的发展。


“不过,今天这个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连平指出,美国在进一步加息,但短期来看,中国的存贷款基准利率要跟着美国一起提升的可能性并不大。虽然货币市场的利率或者是MLF利率略有上升,但是和存贷款基准利率上调的作用影响是不可比的。在此情况下,叠加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特点,未来一段时间内,人民币出现强势持续上升的可能性比较小,相应地人民币国际信贷发展的空间就会比较大。


另外,连平认为,目前,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人民币新的拓展和投放,应该会有相对比较好的条件。因为这些国家缺资金,我国可以提供人民币的信贷,而相关国家也可以将资源出口到中国赚取人民币再用来还贷。对于当地企业来说,可以锁定汇率风险,便利和便捷性也更佳。


展望未来,连平表示,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要有长期打算,要优化离岸市场人民币流动性、扩大交易与投资的人民币结算使用、发展人民币国际信贷、推动国际市场交易产品的人民币计价、促进多国货币当局持有和储备人民币。


如何推进:有序+协调

首先要推进金融行业开放


“六大领域未来的发展开放,总体来说,一是要有序,二是要协调。”连平说。


连平认为,新时代中国金融在开放过程中,首先要推进金融行业开放,金融市场紧随其后,同时推进对外投融资和人民币国际化、择机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机制、审慎稳妥实施资本和金融账户开放和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


鉴于金融业开放与跨境资本流动、货币兑换和外汇交易等方面存在密切关系,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除了应与金融市场开放相协同之外,还应与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及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相关金融领域改革开放统筹考量、协调配合。


“这六个领域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比如说,金融行业的开放,金融市场的开放、对外的投融资、还有人民币国际化、都涉及到资本的移动和货币的兑换,这与资本和金融账户是密切相关的。如果资本和金融账户的开放不跟进,不加以协调,行业和市场开放就寸步难行。”连平说。


值得注意的是,连平还提出,随着金融扩大开放,有两个风险点需要关注。


一是汇率问题,即汇率是不是会在未来受囯际市场的突发因素影响,出现比较大的波动。尤其是在人民币国际化之后,受到国际市场其他因素的冲击,离岸汇率的波动会对在岸汇率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二是跨境资本的波动问题,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大规模资本流入带来的压力。在2005年至2007年,我们就已深切感受过这一压力;另一方面是资本大规模的流出带来货币的贬值,2015年至2016年就曾经历过,至今记忆犹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