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单边制裁全球化逆转-财政纪律欧盟间无解

发表于 2018-06-24    来源于:陶冬

特朗普贸易战和OPEC增产协议,影响了风险资产市场上周的走势,资金的风险偏好低迷,去杠杠仍然是潮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对500亿美元中国科技产品征收高关税之后,又威胁可能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征税,中国则声言会以“数量型与质量型”措施反制。之后白宫又提出对欧洲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全球市场陷入全面贸易战的恐慌。上周全球股票基金录得净流出81亿美元,其中61亿来自新兴市场。OPEC成员与俄罗斯在维也纳达成每天增产大约100万桶原油的共识,布伦特原油价格在每桶75美元喘定。OPEC的增产计划比分析员估计的要小,石油股在上周五上扬并带动股市反弹,道琼斯指数打破连跌八日的颓势。避险意识之下,美元创出11月新高,大宗商品价格下挫,黄金也表现不济。欧洲诸国对希腊的救援计划达成共识,将偿债年期由2023年推延至2033年,希腊有望得到最后一轮救援资金。


美国在处理贸易纠纷上,使用持续高压手段,迫使对手就范,不仅对华如此,对欧洲、对NAFTA成员也一样。特朗普从商期间就不断利用高昂的法律成本作杠杆,将谈判引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毫无疑问,本次美国挑起的贸易纠纷,充斥着特朗普个人的性格、符号,但是必须同时明白这是世界经济长周期的一次结构性变化。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经济在全球化的趋势下迅速发展,自由贸易、自由投资布局、自由资金流动、自由资讯流通提高了生产力,催生出历史上罕见的经济繁荣。这段经济融合佳话中,美国开放国内市场是一个关键,先后对欧洲和日本的战后重建、亚洲小龙及中国经济的崛起起到了十分重要的支持作用。同时,美国跨国企业和消费者也受惠于全球分布的生产线和低廉的消费品价格。


然而,战后建立起的经济秩序在过去十几年出现了破绽,发达国家的中低端就业机会消失了,政治精英的自由主义理念与低端选民的选票发生了冲突,民粹主义带起政治地震,特朗普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横空出世。他的思维、行事或许不入政治精英的法眼,在选民中却有不小市场。笔者认为在世界出现改革、找到新的增长动力之前,逆全球化趋势会继续,不会因为有朝一日特朗普离开白宫而消失。特朗普挑起了单边贸易保护主义,美国也许在短期内具有较强的谈判优势,但是最终注定是损人不利己的,美国经济也会因为其他国家经济下滑而受到伤害,美国消费者也会因为制造成本增加而受到伤害,美国跨国企业也会因为贸易战而受到伤害。笔者认为未来二十年全球经济增长可能比过七十年平均数低出0.5-1个百分点,贸易与消费也因此受到冲击。


美国挥舞单边主义大棒,令德国与法国进一步地走到一起,试图建立独立于美国的经济体系、政治框架和地缘政治,但是上周令欧盟各成员国建立更严谨的财政政策的企图却遭遇一场挫败。以荷兰财长牵头的12国集团尝试推出新的财政框架,要求各成员国实施更“富有财政纪律”的文件,被多数其它国家一口拒绝。笔者看来,没有一个统一的财政框架,单一货币体制很难长期独立存在。2012年的欧债危机,其原因就是财政与货币政策出现了错位,而此背后正是各国领袖由本国选民选出,权力来自选区而非布鲁塞尔,这种错位导致部分国家财政失控,最终几乎拖累整个欧元体系。当然,欧洲以后还会做出一次次新的尝试,但是笔者看不出权利错位问题如何在现架构下得到解决。各国的财政行为不受到监管与制衡,欧洲货币联盟迟早会被同一块石头再次绊倒。


本周重要数据是,美国核心PCE和德国IFO,前者预计环比增加0.2%,预示强劲的五月就业数据;预测IFO商业环境102.4、商业展望98.7,此数据对欧洲经济出现第二轮反弹的判断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