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特朗普干预欧政局-鲍威尔舒心美增长

发表于 2018-07-15    来源于:陶冬

同一个主角,不同的舞台,风险市场一样置之不理。上周的主要新闻源头仍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不过他的聚焦点从太平洋另一端移向大西洋另一端,依然不顾外交礼仪,依然大锤乱抡,先称德国是苏联的俘虏,再说被辞职的外相约翰逊可以是伟大的首相,不过股市一笑置之,S&P500走出五个月的高位,NASDAQ创下历史新高,美国银行盈利略低过预期,但是油公司股票走势凌厉。美国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课征关税、特朗普在北约霸王硬上弓,都没有改变风险资产的走势,原来市场在听另一位美国人讲话。美国联储主席鲍威尔及同事在上月会议中强调美国经济健康强劲,对贸易纠纷和平缓利率曲线似乎并不担心,加上CPI通货膨胀略符合预期,美股情绪高涨,美债利率受制,美元走好,激发资金持续流入美元资产。特朗普关于梅政府现行脱欧政策“基本杀死美英贸易谈判”的说法,令英镑汇率走低。欧洲央行成员对首次加息点意见分歧,欧元大涨大跌。市场对通胀的中期预期,令两年期美债对十年期的利差再次出现历史新低。美国对中国的关税制裁,在上周中期导致石油和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不过之后有所回升。新兴市场连续第十周出现资金净流出,大选之后土耳其里拉下泄。黄金走势依然低迷。


上周最重要的经济数据,是美国六月CPI。核心CPI通胀环比升0.2%,同比2.3%,大致与预期相符,扣除汽车部分后通胀持平。这被市场解读为goldilock状态,即不算太冷也不算太热,经济增长强劲,通货膨胀温和,令联储有足够的空间缓慢加息。笔者认为这种物价环境支持美国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各加息两次的预测,之后政策决定取决于经济和物价走势。这个利率展望的最大风险在于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加税不仅影响外国出口商利润,也垫高本国消费者的购物成本,这也是为什么国会议员对此反应强烈。另外一个不确定因素是减税对经济的影响,这次减税企业受惠最大,体现到消费物价上有一个时滞。


在北约峰会上,特朗普没有正式提出从北约撤军,欧洲各国则承诺增加军费开支,担心北约联盟解体的观察家松了一口气。不过美国总统对大西洋另一端盟友采取了与过去截然不同的手法。特朗普此行不仅捍卫美国利益,甚至插手欧洲各国的内部政治均衡,他宣称约翰逊是一位伟大的首相,并号称新脱欧计划无法和美国谈判接轨,直接打击了已经风雨飘渺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他针对德国的言论,也试图打击安吉拉-默克尔的声望。这表明他杠杆运用美国的强势,冲击欧洲中间偏右的执政政党,帮助与自己理念相似的极端右派上台。此做法在近几十年国际政治中相当罕见,其露骨程度令人咂舌。如果成功,特朗普改变的不仅是国际贸易秩序,还有全球政治平衡。当然,此举也可能令欧洲更团结,走自己的路。


本周焦点:中国第二季度GDP数据和美国蓝筹季报情况。特朗普的言行,当然永远是不可预测但又十分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