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元汇率或现拐点-联储政策已承压力

发表于 2018-07-23    来源于:陶冬

风险资产市场小宇宙围绕着特朗普转动。上星期特朗普依然语不惊人死不休,普普会上俄罗斯成为了美国的朋友,而欧洲等美国的传统盟友变成美国的敌人。特朗普甚至将手爪伸向联邦储备局,对货币当局的加息政策表示不满。不仅如此,特爷将矛头直指美元汇率,导演了一场美元跳水。最后,美国总统在电视上扬言已经准备好对中国5050亿美元输美产品全覆盖征税,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世界已接近全面的贸易战,欧美股市跳水。特朗普的一系列言论,打压了股市、债市、美元、石油和黄金,资金避险意识浓厚。相对而言,受到美国经济数据鼓励,美股走势较好;中国最新增长数据、信贷数据疲弱,大宗商品明显承压,人民币汇率持续走低。


美国总统对货币政策如此赤裸裸地干预,在过去二十几年中是罕见的,不过笔者认为特朗普的言论,应该对联储政策的影响有限。特朗普上任第一年,完成了对联储主席和数名高官的任命,他们都有较长的任期,有较宽的自主活动空间。美国通货膨胀压力明显,工资上涨提速,物价指标达到甚至超越政策目标,货币当局必须对此采取应对措施。以目前的状况,笔者相信联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个加息两次机会依然最高。这个过程可能因为通胀加速而加速,或增长下滑而放缓,不过以目前已有数据看是概率较高的。


上周美元汇率直接受到特朗普的言论冲击,美元指数从接近96直接下滑。美元汇率一路冲上,现在可能到了一个新的关键点。美国经济强劲,联储持续加息,已经为市场消化。欧洲日本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也是市场的一致判断。今年下半年可能出现的一种情况是,欧洲经济出现反弹,ECB开始谈论明年加息。从领先指数和部分底层现象来看,这种可能性在增加,但是尚不能确认;德拉吉在其明年九月任满之前,愿不愿意动利率,更难肯定。但是如果此两件事作为一种可能性被市场讨论的话,相信美元汇率可能受到影响。美元今天的强势,更多是因为其他货币太弱,经济基本面不佳和央行货币环境正常化的意欲很低,于是美元成为矮子中的高个子。此事笔者尚未有定论,不过认为作为下半年的一种可能性应该提出来讨论一下。美元汇率走势,牵动全球资金流向、资产价格,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影响尤大。


本周焦点:欧盟主席容克的美国之行和欧洲央行例会。欧盟领袖人未到,华盛顿已经战鼓隆隆了,双方擦出什么火花,对市场影响很大。ECB会议,不会有实质性政策变化,但是德拉吉的言论值得关注。另外美国第二季度GDP数据出炉,市场普遍预计增长反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