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股票的牛熊其实就是个分配问题

发表于 2018-07-24    来源于:刘煜辉

“ 放水是一种交易意念。人就是这样,当你心中特别想实现某种意愿时,所有出现的信息都会指向那个意愿。 这时候信息的解释往往会超出信息本身的内容。专业一点讲叫造择性偏差光经过引力场时会发生弯曲,信息经过意念场时同样会发生弯曲。 对当下饱受痛苦的资产市场来讲,弯曲是可以理解的。顿悟者或收割一下渐悟者, 这就是价差。 大小取决于信息的弯曲度和回复时间。


边际变化是有的, 但放水的意念显然深入人心。 从郭主席陆家嘴讲话到最近工作会讲话,能够感觉到。 银行还得背着这口,莫想轻易就卸


过去小十年的金融繁荣, 怼出来一大堆狗屎,狗屎一旦生产出来,就意味着必须有一大笔资金长期跟着,吃喝拉撒睡生老病死。 银行也不是傻白甜,不知道吗,但就为那点存款规模的蝇头小利, 当然对董事长行长来讲,那可是地位、荣誉、金钱和官阶。合成谬误的威力。


央行徐司出来怼了半天, 骂财政不能耍流氓,一纸行文就把地方政府给银行开出的承诺函、担保函全给废。把金融一把搁在了阁楼上,撤了梯子。


哈哈,徐司即便不出来怼,地方政府也一定会赖账的。 单一制下,地方政府哪可能有独立人格,因为你的权力是分封的,是来自上面, 又不是平行结构。法理上讲,地方政府的债都是中央政府的债。 底特律可以破产,但鄂尔多斯是绝对不可以的。


央行徐司怼了半天,怼的也是个会计(财政部) ,出纳怼会计,这中央的会计又怎么管得了地方呢? DG的柱石还是书记和市长,它管着一方兆民的吃喝拉撒和社会维稳。


投行的债券承销团队常常发现往往债券一旦发行完成、资金到了募集专户,转眼就无影无踪了,去填了别的窟窿。 地方的各个平台资金账户实际是相通的。 所以一旦表面上有一单违约,后面往往意味着一条巨大资金链条的断裂,凭你中央的会计奈何。


防范系统性风险,实际上做的事情却是把“ 风险系统化,最后的压力全在央妈和银行那里。以前生产的狗屎,银行你得先咽下去,不能乱吐。不要断贷不要抽贷,就是这点事。不是经济搞项目搞刺激。


当然背锅的也是赏块肉的,按摩一下是有的,不叫你全是生背, 那样不人道,资管新规缓释了一下,黄世仁逼木那么紧。


回过头来再来帮帮银行,是偶们的套路,当年朱镕基总理就是这么弄。当年国企一堆狗屎甩给银行,银行一度坏账率40%,然后回过头银行注资,剥离,IPO上市等等。


这回万变不离其中,帮银行缓释资本,降低负债成本,比方说干掉货基和宝宝,搞点金融压抑,债转股,允许底下成立各种投资公司,然后把股权一拨,财务美容。方法并不缺。


现在要银行搞那什么中小企业贷款?一下子报表统计冒出来三十几万亿中小企业贷款, 那都是糊弄了那什么的。化整为零,中国人聪明着,可能一多半都去那什么地。具体手法,偶就不撕了,厚道。 银行也明白,闷声得好处呗。 糊弄糊弄就降了准。大家都好。


搞项目搞刺激,不是侬想搞就搞的, 过家家,技术约束条件,内的外的。侬脑门一拍,去杠杆就停了,冻死肉就化冻了?


这都属于信息经过意念场发生了弯曲。


宏观简化简化再简化,就是几套帐户的平衡问题(国际收支、生产和收入) ,国际收支坏了的话, 就只有对内收缩才能对冲找回来。货币的角度就是个找的过程,实际汇率巳在贬值的状态中,名义汇率缺弹性的话,胀就会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必须紧缩拉回来。毛衣战打着打着怎么变成了紧财政,都在情理之中。 新能源汽车停完光伏停,光伏停完机场停,机场停完棚改停,今年以来,几乎所有政策补贴都停了。


很多筒子问偶去杠杆去到什么时候,有什么指标。偶说木有指标,就是一套政治经济学。我D政治经济学门清着。


去杠杆的核心是一个风险的分配问题。


我去年年初曾经有个刷屏的讲话叫“ 钝刀与剃刀。领导心中那漂亮的去杠杆。就是钝刀子割肉,文火慢炖。繁荣时期所有的受益者,最好一个都不要跑,你患得患失,我紧拉着你的手,共赴患难、共担风险。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她想的是将风险能掰成一块一块的,精准地塞入每个市场交易者的预期收益中。每个交易者都在分担部分的风险,政府承担的就少了,也就守住了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如果所有的风险都倒在一个人身上,最后政府不仅要出来救机构,还要救流动性,那就叫“系统性风险” 。


宏观五个部门(国外、家庭、企业、金融、政府) ,穷尽一切之选项,无外乎以下五种动态实时配比。木有指标,理工男筒子好刨根问底,很多事情就搞得木有意思了。可以去看看我的一个讲话中国是怎样考虑去杠杆的

https://wx.zsxq.com/mweb/views/topicdetail/topicdetail.html?topic_id=

88242442855252&user_id=88818144558422


还有一年多前的一个视频:在流动性收紧的市场,寻找有流动性的资产

https://mp.weixin.qq.com/s/T2mlDEFIDH0m-CeNXhvLgQ


我一直以为 Dalio 的经典去杠杆,很大程度上夸大了货币的松紧对于去杠杆成败的决定性,毫无疑问总需求的伸缩会带来自我强化的放大波动。 但是收入动能恢复的决定性因素还是供给侧,最终决定去杠杆成败的,还是效率的恢复,结构性改革,生产函数发生了重构, 可能是技术的,但更多的是制度改革推动了资源的转移,比方说产权改革, 需要靠推动资源要素大幅度地从政府部门、从资产部门向私人部门、向实业部门转移,收敛通货膨胀型经济增长模式,构建货币锚的政治体制等等。


通货膨胀是政府最大最大最大的税收,通货膨胀(包括房子)给你胀掉了一块,然后明的税收始终比经济增长快5个百分点以上,银行再分掉一半,留给你的分子还剩啥,很多筒子天天盼放水,通胀下多是割韮菜,整体负合。所以股票的整体牛熊其实就是个分配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