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刘煜辉:偶们是改变左边,还是右边?

发表于 2018-07-30    来源于:刘煜辉

最近又看了一遍姜文的《让子弹飞》,历史和现实的演进远比姜文要表达的那个意思要复杂的多。

 

D的三十年,极大地解放了人和资本(国门打开),但后期后发劣势亦越发明显,权力资本主义。(杨小凯先生的后发劣势:在不改革制度的前提下,技术带来的经济发展,只会助长政府的机会主义;政府和官办企业利用特权,与民争利,损害社会利益。最后,非但私人企业无法发展、政府和官办企业贪污腐败横行,国家的整体活力也必然被蚕食!在这种制度下,官办企业效率越高,越不利于长期的经济发展)。

 

“后发劣势”从表象看,是人和资本的冲突日益尖锐,但背后的实质是人和权力的矛盾不可调和,是制度的事。是权力和资本窒息了活力,所以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要把“资本装进盒子里”。当然即便是今天的西方,后者也是没有完全解决好的。

 

桃花源中人,不知魏晋。偶们当然是不会接受“后发劣势”的。所以要“制度自信”。

 

偶们调整人和资本的方式,均贫富的方式,有点感觉像是从centralization to totalization

 

试图通过强化的权力对既得利益结构(建制)进行重新洗牌。但强化的权力不可避免地亦对原系统中的私人资本和公知造成严重的伤害(挤出)。

 

强化型的国家资本主义从意识形态和全球秩序上对美帝精英意识形成强烈挑战。

 

殊不知,美帝实际上也在进行着另一场人和资本矛盾的历史性调整。

 



 

经过40年史无前例的全球化,当下美国经济中10%的人分配到的财富与90%的人分到的一样多。所以历史才选出了川建国筒子。为什么讲毛衣战有点像一次历史的清算。因为某种程度上讲,全球化背后的坚硬的利益结合体的另一半,就是偶们权力资本所主导的重商主义的贸易和投资模式。

 

这就是为什么美帝的人和资本矛盾的调整最后必然指向了毛衣战。

 

当然政治合力的形成是要通过精英意识的统一来实现的,为什么今天的美帝上下如此的“同仇敌gai”,有些事得问偶们自己。当年放中国进WTO,美帝的精英认为中国会坚定不移地走向市场经济,并会在政治上变得更加开放和宽容。今天他们却认为中国只摘走了自由贸易的花朵,而把普世的种子拒之门外。

 

毛衣战犹如在偶们屁股下放了一根针,有可能扎破权力经济的巨大泡沫。

 


 

我也不知道画的这是个什么三角形,犄角,还是骑虎。反正今天偶们的选择变得有点意思。是改变左边,还是改变右边?

 

改变左边,也是权宜。气撒不出来,憋久了就会愈发“胀”得厉害,被川建国的针扎破的风险就越大。

 

改变右边,则有心魔。意味着更加的开放,意味着实质性的改革。改革不用光环化、神圣化,好像千头万绪,很多内容,其实不然,最大的改革无外乎愿不愿收敛通货膨胀型的权力经济,法治经济说到底就是能不能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把“资本装进盒子里”。其他都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