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英格兰汇率疲弱-美利坚就业强劲

发表于 2018-08-04    来源于:陶冬

上周中美两国在贸易纠纷上强硬过招,几大央行先后出招并影响了资产价格。美国政府声言会将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的进口税率由10%提高到25%,中国政府随即表明会对600亿美元美国产品加增关税。世界两大经济体的贸易纠纷对全球经济构成威胁,不过股市反应却截然不同,美股高歌猛进,A股哀鸿遍野。日本银行无视债市对政策变化的炒作,坚持宽松的QQE基调,交易员立刻挑战黑田抛售国债,十年期JGB国债利率创下近年新高,BoJ强硬干预,将利率压到政策目标之下。英格兰银行宣布加息25点,这是金融危机后的利率新高,不过此举已经为市场所消化,英债价格波动不大,反而是之后行长卡尼在电视上表示对英国无法与欧盟达成协议感到担忧,英镑对美元应声划破1.3大关。中美贸易关系不明朗,人民币汇率贬值加速,中国人民银行突然调高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人民币止跌回升。意大利政府的预算案在国会遭遇阻碍,意大利国债被抛售。美国七月非农就业数据弱过预期,但是势头依然强劲,美股美债维持强势,苹果成为历史上第一只市值超过万亿美元的股票。黄金触底17个月新低后因美元转弱而反弹。


英格兰银行决定加息25点至0.75%,这是英国金融危机后第二次加息,将资金成本推向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与欧洲和日本不同,英国面临通货膨胀压力,在劳工市场尤其明显。与美国不同,英国经济明显受到脱欧不确定性的影响,企业投资受到严重掣肘,企业开始将部分功能外移。所以英国央行一方面缓慢加息,另一方面强调风险。市场对加息反应不大,对之后央行行长卡尼称硬脱欧风险“uncomfortably high”(不舒服地高企)就反应强烈,英镑汇率跳水,兑美元轻松地跌破1.3关口。笔者认为梅政府在脱欧谈判上已经方寸大乱,能否在期限前完成谈判或获得缓冲期,取决于欧盟的怜悯。欧盟最近在爱尔兰边境问题上态度略有松动,默克尔有意放生英国,但是脱欧谈判依然困难重重,英国经济也可能因为海外投资大跌而陷入困境。在笔者看来,英国因脱欧问题而处在长期不确定的商业环境中,不过英镑进入了超跌区,值得留意。


美国七月份增加了157K个非农业就业机会,比起分析员预测的193K和上期的248K有大幅的回落,不过在完全就业环境下也算是强劲增长,撇除单月起伏看三个月平均数的话,非农就业仍以224K的速度增加着,企业对制造业和专业人士的需求尤其炽烈,折射着美国劳工市场和消费市场的前景,增长环境依然理想。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就业机会增加良好,工资增长维持在2.7%的同比增长水平,没有进一步加速的迹象,联储暂时不必被逼加快货币环境正常化。笔者认为,美国联储下个月会加息,十二月会再加息。强劲的收入增长和加税效应浮现,明年上半年还会有两次加息,每次25点。之后利率走向取决于当时的经济数据。


本周没有什么重要经济数据。美国对伊朗制裁开始,油价可能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