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无需对2018年以来社消零增速下行过度担忧

发表于 2018-08-28    来源于:李湛

作者:李湛,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方鹏飞,中山证券研究所债券组主管。


摘要:社消零是经济内需的重要反映,2018年以来社消零增速出现下行引起市场关注和担忧,一些市场人士认为这是内需疲弱、经济走势悲观的反映。但社消零仅统计实物商品和餐饮消费,未包括符合消费升级方向的服务领域消费,因此是消费内需的有偏估计,社消零增速的下行有可能是居民消费升级的结果。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也是反映居民消费的重要统计指标,从这两个统计指标看,前者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回升,后者自4月份以来出现上涨势头,两者走势表明2018年以来的消费内需并不疲弱,因此无需对社消零增速的下行过度担忧。


2018年以来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社消零)增速出现下行引起市场关注。20181-7月,全国社消零总额增速为9.3%,较去年同期下行1.1个百分点;7月社消零总额增速仅有8.8%,较去年同期下行1.6个百分点。对此,一些市场人士认为社消零增速下行是内需疲弱、经济走势悲观的反映,并认为其和股市下跌、债市利率下行密切相关。但从社消零仅统计实物商品和餐饮消费而未包含服务领域消费,以及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等其他反映内需变化的统计指标来看,2018年以来的消费内需并不疲弱,无需对社消零增速下行过度担忧。


一、社消零仅统计实物商品和餐饮消费,是居民整体消费能力的有偏估计


就消费规律而言,随着收入水平提高,居民在服务领域的消费比重将会提高,在实物商品和餐饮领域的消费比重则会相对减少。社消零的统计对象为企业(单位)通过交易售给个人、社会集团非生产、非经营用的实物商品金额,以及提供餐饮服务所取得的收入金额,并不包括服务领域消费,如旅游、教育、医疗等。因此,即使收入增速不变,由于收入增长和消费向服务领域升级,居民在实物商品和餐饮上的消费增速也将出现下行。即社消零是居民收入和整体消费能力的有偏估计,社消零增速低估了居民收入增速和消费增速。


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正处于消费升级过程中。2009年以来全国旅游收入的增速始终高于社消零的增速,2017年旅游收入增速高出社消零增速近6个百分点(图1)。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中,2017年医疗保健和教育文化娱乐占比分别比2016年提高0.30.2个百分点,较2013年提高0.81个百分点(图2)。显然,消费升级在中国的东部地区或已发生一段时间,但中西部地区的消费升级才刚刚开始,整体来看中国居民消费升级仍处于初始阶段并将持续较长时间。由于消费升级带来的影响,社消零统计自2010年以来始终呈下行走势,预计未来较长时间也将继续下行,2018年以来社消零增速的下行有可能是居民消费升级的结果(图3)。



二、从其他统计指标来看居民消费并不疲弱


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也是反映居民消费能力的统计指标。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季度统计指标,2014-2017年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整体呈下行趋势,与该时期的经济下行走势相吻合。但自2018年以来,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扭转前期的下行趋势,已连续两个季度加快,表明2018年以来的居民内需并不疲弱(图4)。



另一个反映居民消费需求变化的重要统计指标是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社消零是居民部门消费需求与企业部门供给进行交易的结果,居民消费需求的变化不仅可以通过成交量(即社消零数据)反映,更可以通过成交价格反映,如CPI。从2018年以来CPI及其分项数据来看,自4月份以来CPI同比数据整体呈上行走势,7CPI同比涨幅较上月扩大0.2个百分点,CPI涨幅扩大表明居民消费需求较为旺盛(图5)。



三、总结


社消零是经济内需的重要反映,2018年以来社消零增速出现下行引起市场关注和担忧。但社消零仅统计实物商品和餐饮消费,未包括符合消费升级方向的服务领域消费,因此是消费内需的有偏估计,社消零增速的下行有可能是居民消费升级的结果。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也是反映居民消费的重要统计指标,从这两个统计指标看,前者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出现回升,后者自4月份以来出现上涨势头,两者走势表明2018年以来的消费内需并不疲弱,无需对社消零增速的下行过度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