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阿根廷哭泣--美股市欢乐

发表于 2018-09-02    来源于:陶冬

上周全球风险市场的焦点放在贸易谈判和阿根廷危机上。美国与墨西哥达成双边贸易协定,但是与加拿大的谈判却临门不射。白宫拒绝了欧盟提出的汽车征税建议。中美之间没有进一步的磋商,不过美国媒体报告特朗普倾向于下令对20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高关税。美国对伊朗禁运再进一步施压过程中。尽管在贸易领域依然阴霾压城,美国股市却继续走高,S&P500于周三写下历史高位。阿根廷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该国央行一口气将利率提高到60%,仍无法制止资金逃亡,比索暴跌,该国总统呼吁IMF提早发放救援金。九月美国加息在望,美国国债利率走高。意大利与欧盟在财政纪律上意见南辕北辙,意国国债被抛售,德国国债成为避险天堂,意德十年期国债利差达到291点,为欧债危机后的新高位,欧洲股债资金流入美元区。石油价格继续上升后出现获利回吐,金价再次滑落到1200之下。


阿根廷在一年内第二次爆了,该国央行将政策利率由45%调高到60%,并承诺利率水平至少维持到十二月。但是这并没有阻止壮烈的资金外逃,阿根廷国债惨遭屠戮,阿根廷比索继续暴挫(星期五有所反弹)。该国国债中五分之四是美元债,汇率出现戏剧性下贬,令还债能力大幅下降,市场价格显示资金认为没有IMF支持,阿根廷几乎肯定无法偿还到期本金利息,该国一百年期国债利率也上升到10%的高水平。的确,这轮汇率贬值之后,阿根廷政府债务水平已经相当于GDP90%,这肯定是不可持续的,而且经济无法快速增长来消弭汇率带来的债务负担飙升,唯有汇率回落才能够令经济达成短期的平衡。但是阿根廷已经证明无法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需要IFM的全力支持,而且资金缺口可能超过700亿美元,大过IMF承诺的500亿美元。暂且不谈未覆盖的资金缺口,IMF能否如约发放贷款与贷款条件会否放松是目前的两大看点。IMF的常规处方是财政收缩、重建财政纪律,以此重塑投资者信心,稳定汇市、债市,阿根廷需要达到的目标是财政赤字大减到2019GDP1.3%(马克里政府已经答应)。但是IMF的常规疗法必然带来经济萎缩,进一步扩大债务GDP比例,造成巨大的社会震荡,这在过往的韩国、印尼、希腊危机中均出现了。此次IMF在发放救援金时能否有所通融,为市场所关注。尽管新兴市场货币普遍受到冲击,笔者暂时未见到阿根廷危机触发全球范围内新兴市场债务危机,不过需要密切注视汇率的传染性,尤其是强势美元所带来的资金流向变局。


美国股票市场今年的走势势如破竹,连破历史纪录,与世界其他市场的表现形成鲜明对照。联储不断加息的情况下,美股常升常有的秘诀在哪里?美国经济的前景和美国企业的盈利水平,已经给出答案了。除此之外,1)美元汇率走强,资金涌向美元区;2)利率周期转向,债市资金流入股市;3)贸易纠纷与地缘政治扑朔迷离,投资者风险偏好逆转;4)机构投资者青睐ETF多过主动型基金,成分股走强令指数水涨船高,形成循环。目前笔者暂时看不到令美股逆转的基本面变化,全球流动性依然十分充沛,联储加息十分克制,企业盈利前景理想,债市仍受到政策性加息困扰。风险因素来自1)美元汇率会否逆转,带动资金流向变化;2)贸易纠纷或地缘政治有无突变,触发资金风险偏好的改变。笔者估计未来几个月的风险市场的摇摆因素是美元。


本周重要数据,美国八月非农就业数据,预计187K,时薪增长0.2%MoM,不过这些对九月加息应该影响不大。中国财新PMI数据可能对研判中国经济是否重新加速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