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鲁政委:消费是更加服务化了,而不是降级了

发表于 2018-09-17    来源于:鲁政委

由《银行家》杂志主办的“2018中国银行家论坛今日在京举行。本届论坛主题为转型创新 重新出发。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论坛上表示:消费是服务化了而不是降级了。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我今天的报告是关于消费的话题,题目是《消费降级or服务化?》。从这个题目,你应该可以推测出来,我的结论应该是:消费是服务化了,而不是降级了。


这个问题对于我们银行业来说,也很重要,你到底要把资金更多投向哪里去?如果你要踏上了沉船,无论你怎么弄最终还是要沉的;对于个人投资者也是一样的。如果你准备投大消费,是不是你要投的所有消费子项未来都会好?那也不一定。

 

我们来看第一张图,这张图其实是整个上半年大家热议“消费降级”的根源。因为大家看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在2018年出现了一个非常大的下滑,基本是断崖式的往下掉,从这个角度讲,消费降级的论据似乎是很充分的。但是,如果你再看消费对GDP的拉动,就是消费真实地给经济带来几个百分点的增长,2018年却出现了显著提升。那么,两者之间为何不一致呢?

 

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当然是两者的统计口径不一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除了餐饮统计是消费,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商品;而“消费”在GDP的核算中,就不仅仅是商品了,还包括了服务。当然,也有分析人士说,GDP核算中的消费,除了居民消费,还包括政府消费,而社会消费品零售可能更多是居民的商品消费。但我认为,这个差别并非那么根本和突出,因为社会消费品零售主要是从规模以上商贸企业的商品销售统计得到的,很难说这些商贸企业的消费都是被居民买走了。所以,我认为,社会消费品零售和GDP核算层面消费最根本的区别是服务。


如果是这样,我们来看下一这张图,我们都在讲我国目前进入了中等收入经济体行列,而进入中等收入后经济会发生一些结构性变化。这个结构性变化如果我们拿美国历史上经济结构的演变去作为一个参照进行对比,就会发现:上海大概相当于美国1984年那时的收入,全中国大概相当于美国60年代的收入水平。从美国来看,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服务在消费支出中的占比总体会不断提升,而耐用消费品占比基本稳定,非耐用消费品在支出中的占比会持续下降。

 

你再看这张图,如果你按照一些分析者的猜测,说是不是大家对于经济形势未来更加谨慎不敢花钱了,那么,你怎么理解这张图呢?图中显示,我们大额商品消费的意愿不断走低,但我们的旅游消费意愿却在不断上升。

 

这与我们的两个日常生活感受是相符的:一个感受是,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那时候我出差北京,这条我国最热门的京沪航线,航班上座率甚至不到一半,但是我现在无论去哪里,飞机上座率都非常高,而且有意思是,有时飞机一停稳,就有乘客忙着开启行李厢拿着行李准备往外冲,这表明他是新乘客,折射出航空的渗透速度很快;另外一个生活感受是,到国外旅游似乎日益成为了城市白领家庭的刚需了,因为你不去,小孩开学的时候,同学之间聊天就是,我爸爸带我去了某个国家挺美的,你爸爸带你去了哪个国家?你不出国走一圈小孩就会感到很失落。但是,你出去以后就发现,听到语言跟在国内旅游一样,不少都是说普通话的人。


所以,大家不是因为总支出减少了,而是因为支出不是那么多花在商品上,还有一些支出漏出到国外去了。


不仅如此,所谓统计显示的消费降级,也和经济出现的新模式有关。如果你把社会消费品零售,再加上网上销售,你就发现趋势就被逆转了,不是向下的而是向上的。也就是说,我们有越来越多的消费,实现的方式已经转变了,我们通过网上或者其他的方式消费。你会看到现在一些家里,甚至连老人都开使用网上购物了。我的研究团队的小伙伴们,都是8090后,我问他们,我说你们周末做饭吗?没有人做饭,到哪去吃饭呢?不去外面饭馆就是网上订餐。想一想,如果你自己开车去超市买东西回来,统计的就是商品消费;如果你是从网上订购,有一部分的支出就是属于服务的了。

 

而的确,从国民收入核算来看,我国第三产业的占比在不断上升。由此,为什么我们用官方统计的数据推断GDP数据已经越来越不准确了呢?因为我们眼下的统计体系还主要是面向工业时代、主要面向实物统计的统计体系,而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是服务了,但雷达屏日常报告的第三产业高频数据比较少。2008年金融危机那一年,我国服务业的占比只有45%左右,而今,第三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已超过55%

 

如果你再看这张图,这个图我十年前就讲过,现在依然在说这张图。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都在说中国经济有问题的时候,你会发现,第一产业的增速其实是非常平稳的,增速下降的只有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在2012年之后的增速稳中有升,目前甚至已经要恢复到2011年、2012年那时的水平上了,而那时候的中国经济是相当不错的。所以,现在其实真正让中国经济放缓的是第二产业。


大概有人讲,制造业不景气是因为金融脱实向虚。我多次讲,第三产业在过去老百姓的语言中常常是所谓的“皮包公司”,没有砖头(“抵押物”的俗称),银行对其他第三产业贷款其实并不是很多,但现在第三产业活得最好;而第二产业都是有砖头的,银行过去大量的都是在砖头上,结果现在状态不太好,造成了资产负债率过高,你说银行支持第二产业没有了呢?其实,中间最重要的是,就是经济结构发生了变化,“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啊!这中间,当然有非常重要值得思考的原因,我过去曾多次讲过,这次就不说了。


所以,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的银行业更多适应并服务好这些轻资产行业(当然金融业本身也属于服务的一种)。


我今天的汇报到此结束,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