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升级,中国政府应保持政策定力

发表于 2018-09-19    来源于:张明

注:本文为《财经》杂志约稿,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文中图片摄于阿尔山。


917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对中国进口商品的第二轮关税制裁。这轮关税制裁涉及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产品。在2018924日至2018年年底,加征关税汇率为10%。从2019年年初起,加征关税税率上调至25%。且特朗普政府威胁道,如果中国政府反击,特朗普政府会考虑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


特朗普政府的最新表态,说明美国政府已经主动将中美贸易战升级。虽然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方案之前已经提出,但特朗普政府将最初10%的加征税率上调至25%,且威胁中国政府不要进行第二轮反击,这均表明特朗普政府在双边贸易摩擦方面的强硬姿态。


 预计中国政府将会按照事先声明,对价值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进行征税,且加征税率可能与美国对等。如果贸易战打至第三轮,不排除中美均对对方全部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的可能性。


最近,美国政府也在有意将双边贸易摩擦进一步扩展至直接投资与人力资本流动领域。一方面,通过出台新的直接投资风险法案,美国政府授予了美国外商直接投资委员会更大的自由裁量权,而且明显针对中国企业而来。事实上,中国企业通过对美国高新技术行业企业进行投资,并实现反向技术溢回的通道,已经基本上被美国政府关闭。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开始密集调查通过千人计划短期回国工作的华裔科学家,试图阻断从美国到中国的高端人才流动渠道。值得警惕的是,类似中兴通讯的案例有可能在中国金融机构上演,不排除未来美国政府制裁中国金融机构海外分行的可能性。


中美贸易摩擦继续加剧,虽然会对中美两国均造成负面冲击。但由于中国对美国存在较大的贸易顺差,因此短期内摩擦加剧对中国的负面影响,要大于对美国的负面影响。目前来看,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冲击的渠道,主要包括以下几条。


第一,贸易摩擦将会直接降低中国的整体贸易顺差,从而降低贸易部门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第二,贸易摩擦将会降低中国出口增速,进而降低中国制造业投资增速,最终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冲击;第三,贸易摩擦可能造成出口部门劳动力工资收入下降,最终通过影响消费增速而对经济产生负面冲击;第四,贸易摩擦可能提高进口商品价格,给中国经济带来输入性通货膨胀压力;第五,贸易摩擦可能降低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从而引发资本外流与人民币贬值压力;第六,贸易摩擦通过降低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资本市场的信心,导致国内资产价格大幅下跌;最后,如果贸易摩擦继续扩展至直接投资、人力资本流动、金融领域,则可能降低中国技术进步速度,从而压低中国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增速。


虽然贸易摩擦加剧意味着中国经济面临的负面冲击加剧,但中国毕竟是一个对外依存度逐渐下降的大国经济体,只要应对得当,中美贸易战不会遏制中国经济崛起的步伐。


中国政府的相关对策应包括:第一,加大国内市场化改革的力度,尤其是国企混改、土地流转、服务业对民间资本的开放等改革,因为唯有结构性改革才能提振长期经济增速;第二,继续加快对外开放,尤其是对美国之外的欧洲、日本、其他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企业与金融机构的开放;第三,避免采用大规模财政货币刺激政策,中国政府应该容忍经济增速的适当下行,只要经济增速下行没有引发大规模失业与系统性金融风险;第四,中央财政应该适度发力,包括通过发行国债筹集资金来投资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产品,以及进行必要的基础设施投资,也包括较大规模的减税;第五,适当放缓金融控风险的节奏,但要坚定地强调金融控风险的大方向不会改变;第六,继续对资本账户进行审慎监管,避免出现持续大规模的短期资本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