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程实:贸易摩擦的时空之争

发表于 2018-09-25    来源于:程实

程实(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王宇哲(工银国际资深经济学家)


“沧海横流安足虑,世事纷纭从君理”。 2018917日,美国宣布将对进口自中国的约2000亿美元商品征收10%的额外关税,而中方也指出会同步反制,贸易摩擦进入白热化阶段。我们认为,中、美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会令大国博弈的形态趋于柔性化,但贸易摩擦长期化也是基本事实。目前,双方第一轮500亿美元规模的相互试探已经结束,未来的时空之争将决定贸易摩擦短期走向。具体来看,美国抢的是时间,力图用外贸政策高压尽快赢得主动,而中国争的是空间,需要在内外风险有共振隐患的情形下充分利用时间完成调整。随着贸易摩擦的升级,中、美双方的痛感将受规模、税率、进程、指向的影响而呈现出非线性变化,但也会采取分段、延迟、补贴、退税、豁免等方式理性缓释对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冲击。当前,美国的制裁措施较之计划鹰中带鸽,未来贸易摩擦的演化取决于双方政治经济走势的相对变化和政策的动态调整。


博弈拐点无从避免,双边贸易摩擦长期化是基本事实。纵观全球化的时代演进,新兴大国挑战守成大国似乎是历史的铁律,而遏制与反遏制也令“修昔底德陷阱”始终构成威胁。但我们的测算表明,不论以购买力平价还是市场汇率计算,二战后全球GDP/GNP排名前两位国家间的体量差距占全球经济的比重均越来越小。以购买力平价来度量,该差异已从接近20%至几近消失,而以美元计价也已从约25%降至10%以内。本世纪以来,大国博弈逐渐成为G2(美国和中国)的游戏。随着挑战者绝对体量的不断扩大,其与守成者之间的博弈实力更为对等,中美之间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日益凸显,也令博弈形态趋于柔性化。作为军事、金融、高端制造实力首屈一指的国家,美国在全球经贸和治理领域的话语权不会一夜之间旁落。但坐拥人口最多的统一市场、完整的工业产业链,中国对全球的总需求和总供给也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重要性,经济孤立autarky)对于中国是可置信却非不可接受的威胁。我们认为,当前正处在中美博弈进入新时代的拐点,从日美贸易摩擦的经验来看,双边的贸易磋商将历时较长。尽管当前美国的国家决策某种程度上被特朗普用不同寻常的个人论调和行为所代替,比如其惯用的极限施压方式,借贸易摩擦换取其他筹码的意图等,但在短期内对中国进行“压力测试”、尝试重塑全球化贸易规则,长期延缓中国的崛起、维持其引领世界的优势,将是美国政策菜单上的两党共识。


试探阶段已经结束,时空之争决定短期摩擦走势。特朗普启动第二轮贸易制裁,并放出第三轮制裁的风声,标志着中、美双边贸易摩擦的试探阶段已经过去。从宏观基本面看,当前美国正处在“经济+政策搭配整体合意的舒适期,而中国经济稳中偏弱,但已经开始主动调整政策组合。时间和空间的约束不同,决定了中、美两国对待贸易摩擦的策略差异。总体而言,美国在意的是时间,需要用强势的外贸政策高压赢得时间上的主动,而中国掣肘的是空间,需要在内、外压力并存的情形下充分利用时间完成调整。毋庸置疑,美国是本轮全球经济复苏的引领者。当前,美国失业率持续下降,通胀逐步上行,股票指数屡创新高。但随着产出缺口接近弥合、减税政策红利短期内难以再明显放大、贸易摩擦持续带来投资和外需压力、提前出口的一次性贡献消失,未来经济增速或渐次趋缓。对于特朗普而言,二季度超预期的强势恐难持续,意味着贸易摩擦的窗口期正在流逝,立即争胜是其最优选择。从政治上讲,中期选举民主党很可能重新夺回众议院,而在当前两党政治极化的倾向下,政策冲突加剧也迫使特朗普亟需在贸易领域取得实绩,以便在后续国内博弈中顺利推动大规模基建计划落地,进而完成对减税的接力。对于中国而言,在前期“宽货币+紧信用”的政策基调下,去杠杆降低了系统性风险发生的概率,增加了经济韧性,但也带来了内需下滑等短期阵痛。受贸易摩擦冲击,对于出口的负面预期进一步拉低经济复苏动能,还通过市场情绪等渠道影响投资和消费信心,使得去杠杆的冲击被放大。在内、外风险有共振隐患的情况下,中国将在有限的政策空间内腾挪,并尽量避免角点解,以换取未来的政策空间。


级数效应改变痛感,规模、税率、进程、指向带来非线性影响。尽管中、美有“大而不能倒”的相互依存性,但也有彼此极大程度杀伤对方的能力,而且随着贸易摩擦的升级,双方的痛感将非线性上升:从规模来看,当前双方500亿美元的互加关税规模对经济的负面拖累有限,但美国即将于一周内实施的2000亿美元新清单,其总量已经超出了中国对美国的进口量,一旦中国进行对应反制,其对两国经济将带来实质性冲击。如果美方第三轮制裁于明年初落地,更将对相关产业链带来明显的外溢效应,阻碍全球经济复苏。从税率来看,首轮的征税幅度都是一次性25%的提高,但美国的第二轮制裁措施则有所变化,采取先普遍加征低税率(10%)并有条件的调高税率(增幅扩至25%)的步骤推进,而在此前提出的报复清单中,中国也对不同商品采用了5%10%20%25%的差别税率,可见双方均对税率提升的乘数效应有理性判断。从进程来看,分阶段的制裁措施不仅给了相关企业申诉和准备的机会,也避免了对于经济和资本市场情绪的脉冲式打击。按照目前的时间表,美国第三轮措施的推出(如有)将不早于明年一季度,届时经济环境的变化也会对其落地方式带来影响。从指向来看,特朗普声称的第三轮制裁已经涵盖了中国对美的全部进口,尽管all in表现出态度上的坚决,但也意味着针对的商品范围将不具有选择的空间,其波及面也将是全方位的。事实上,美国的第二轮清单已经遇到进口替代难度加大的问题,而且无法避开直接冲击国内终端的消费品和美国在华跨国公司的产品。而中国同样面临同样的难题,考虑到单纯从范围上加码甚至对己方边际伤害更大,双方将进一步加大补贴、退税、豁免力度,积极进行缓冲。


鹰中带鸽留有余地,摩擦升级后仍存诸多变数。尽管贸易摩擦已经升级,但较之于初始的方案,当前在执行的时间和空间上都有所放缓,未来的演化取决于中、美政治经济走向的相对变化和政策的动态调整。特朗普是贸易摩擦棋局的执黑先行者,其短期的策略与筹码变化和政治前景息息相关。我们认为,特朗普抛出第三批征税(2670亿美元)的目的或不在于清单本身,而主要为了极限施压,并确保第二批征税加码的威胁能打消中方拖延待变的预期,迫使中方尽快在第二批征税期间妥协。这类前瞻指引式的表态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中方相信贸易战或大幅升级的可置信度。但中期选举的结果可能左右贸易摩擦的节奏,特朗普需要靠投票率保证基本盘,也面临共和党失去国会主动权的可能性。回顾近两年的执政历程,特朗普从初期被建制派普遍反对到税改落地后迎来支持率顶峰,再到发动贸易摩擦重新陷入争议,未来其一方面可能遭遇权力的掣肘甚至面临弹劾风险,另一方面也需要找到新的国内政策支点,不止于兑现竞选承诺,进而为连任捞取筹码,这些都是美国推动贸易摩擦的重要变数。对中国而言,从长期来看,保持“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战略定力,大力推动科技创新,深入推进知识产权保护体制改革,是化解贸易摩擦、实现内生增长的必由之路。从短期来看,更为明智的举措是在坚持改革开放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主动稳中求进,更注重政策搭配和预调微调,尽量对冲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避免内外风险的共振和被动应对式的矫枉过正,同时强化磋商话语体系的对应性、加大反制打击的灵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