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的四个心病

发表于 2018-10-25    来源于:陶冬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狂轰联储主席鲍威尔,直言对其加息举措“不喜欢”,这种赤裸裸地干预理应独立的货币当局,在近十年美国政坛上实属罕见。可怜的鲍威尔,身为世界第一大央行掌门人,也只能暗自叹息,“陛下不解老臣的苦心”。


出身律师的鲍威尔,本身是一位谨小慎微的人,在可做和不可做之间的事情,他会选择不做,在笔者眼中,他是一位温和派,主张渐进式缓步加息。据说他在被特朗普面试时候承诺了温和处理加息周期,这是鲍威尔击败约翰-泰勒的原因。


然而,最近的通货膨胀前景开始变得严峻,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有四大心病,2019年通货膨胀可能继续升温。


第一块心病是工资通货膨胀。不要小看亚马逊大幅调高最低工资,美国全方位遭遇着劳工荒,公司为请不到人而叫苦连天,圣诞假期期间急需十万临时工的亚马逊情急大涨工资,此举已经在市场激起涟漪。美国社会是服务性经济,工资上涨对物价水平影响重大。


第二块心病是汽油通货膨胀。石油价格从底部翻了一倍,原油价格每桶八十美元对美国汽油价格影响颇大,直接压缩消费者在其他领域的购买力。油价不在核心通胀之中,但是对联储的决策(尤其是面对特朗普的言语压力)是有心理压力的。


第三块心病是贸易通货膨胀。美国对入口中国产品大面积课征关税,受到伤害的不仅是中国制造商,也是美国消费者。关税带来的物价压力在今年的圣诞销情中就会体现出来,并体现在CPIPCE指数上。


第四块心病是增长通货膨胀。特朗普减税所带来的增长效果正在全方位地体现出来,美国经济增长处在金融危机后的最强状态。这对股市是好事,但是对于监护物价水平的联储则是一个警号,起码必须被人见到在干事情。


这是为什么联储在加息政策讯号上更见“鹰派”姿态,也是为什么市场对加息前景忽然变得更担心,甚至因此触发了一场股市大调整。其实自从伯南克提起退出QE以来,公开市场委员会的点阵图(利率前瞻性指引)和市场对加息幅度的判断(利率期货价格)一直有较大的差异,市场并不相信联储会有那么大的加息幅度。


最近市场突然感到了恐慌。过去两年美国国债两年期利率在上升,那是市场对联储加息幅度的判断。近期长得比较凶猛的不是两年期国债,而是十年期国债利率,那是市场对通货膨胀的预期出现了改变。其实加不加息不是特朗普说了算的,也未必是鲍威尔说了算的。如果通货膨胀明显地突破政策目标的2%,联储会身不由己地加息计息步伐。


美国货币当局仍在观察通货膨胀前景,未作定论。不过,心病就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