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美国中期选举动向及其对美国政治经济格局走势的潜在影响

发表于 2018-10-26    来源于:李湛

作者:

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李湛博士

中山证券研究员  梁伦博


摘要


距离116日美国中期选举仅剩两周时间,根据最新的权威统计数据,国会方面,民主党将很大可能重夺众议院多数派,而共和党则仍然把持参议院的控制权。州长方面,共和党继续占据更多的席位,但是对于民主党的相对优势明显减少,并可能丢失部分摇摆州。此次中期选举含金量相当之高,根据选举结果将会直接决定国会立法的走向、2020选区重划以及影响2020总统大选结果。


中期选举反映了美国国内政治的两极化,一方面是保守派向“特朗普主义者”转变,而另一方面则是朝向激进的“自由主义者”迈进,并公开表达对“特朗普主义”的蔑视。共和、民主两党内部的中立缓冲空间逐渐消失,两党从财税、医保、移民、国际贸易等领域矛盾冲突加剧,同时两党候选人的意识形态也在往两极收敛,这种严重对立的形势将在未来国会以及法院继续延续。


失去众议院将使得特朗普的个人权力的扩张受到了抑制,并压缩了其在内外政策选择上的空间以及时间,基于美国经济可能发生转折的预期以及共和党即将丢失众议院的压力,特朗普的对华态度可能发生改变。失去众议院不仅意味着特朗普会受到民主党来自国会的各种调查甚至弹劾,还很可能无法继续推动财税以及基建改革2.0,而之前税改的红利可能不足以支撑美国经济进一步强劲增长,再加上美国国债利率不断走高对美股的冲击。特朗普政府一旦判断经济进入下行期,其对外贸易政策的态度可能会迎来新的拐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特朗普与习近平主席有可能计划11月底在G20峰会上举行会谈,此次会晤若是能够成功举行,可能会对中美贸易冲突的阶段性缓和有所助益。


1.美国中期选举现状及预测


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将于116日举行,本次选举涉及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参议院35个席位以及36个州的州长人选。从重要性而言,此次中期选举的份量非常充足,其结果不仅可能会改变美国未来的立法以及现有政策走向,还会对两年后的总统大选造成影响。


本章接下来的数据主要来源为FiveThirtyEight以及Crystal BallCrystal Ball是弗吉尼亚大学政治中心的招牌栏目,选举年期间每周更新追踪选情变化。其评级基于多种因素,包括选举历史,民意调查,候选人水平等。水晶球多年来在预测准确性方面有着良好的记录,并且已被皮尤慈善信托基金认可,是美国的顶级政治网站之一。FiveThirtyEight亦称作 538(源于美国选举人团的数量),是一个专注于民意调查分析,政治,经济的网站。其不仅仅把各类民调结果整合在一起,还开创性地给各机构的民调质量“评级”、赋予不同的权重,是“民调的评级机构”。


1)参议院选举


目前参议院一共有100个席位,共和党控制了50个席位,民主党控制了47个席位,另外有两个席位是独立人士(偏民主党),一个席位为空,因此在中期选举之前共和党占据了参议院的简单多数。


在本次中期选举中,共和党有42个席位不参与选举,而民主党只有23个席位不参与。所以在35个竞选席位中(两个席位来自偏民主党的独立人士),民主党需要赢得28个席位才能重夺参议院的控制权,见图1


538的数据,在35个待争夺席位中,民主党有17个席位的候选人处于绝对优势(民调>95%),6个明显优势(民调>75%),1个略有优势(民调>60%)。共和党方面绝对优势有4名,明显优势有2名,略有优势有2名。排除上述优势席位,剩下的3个席位正处于激烈竞争中,见图2。分别是来自内华达州、密苏里州、佛罗里达州的三个席位。


因此目前而言民主党想成为参议院的多数派,不单单要在保证所有优势席位的前提下将三个激烈竞争的席位拿下,还需要从共和党手中再抢下一个其略有优势的席位。根据538的实时数据显示,目前共和党赢得参议院的概率达到了78.4%,见图3。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这一数据比930号的68.1%提升了10个百分点,见图4。这也表明了共和党将竞选资源集中于参议院选举,力保参议院的控制权不失的决心,所以民主党想在本次中期选举重夺参议院多数派的可能性较小。




2)众议院选举


与参议院不同,众议院全部435个席位都会在中期选举进行改选(参议院每州2个席位,而众议院席位则按人数分配,目前大概是50万人决定一个席位),因此众议院也是受钟摆效应影响最大的。钟摆效应主要是描述选民心理的一种常见现象,指当某阵营在一次选举中大胜后,大败的阵营较易在下一次选举收复失地,就如钟摆向左摆后便会向右。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美国众议院的中期选举 ,无论何党为执政党,几乎必遭受程度不一的失败(国会失去部分席次,甚至失去控制权),此源于选民对执政党的不满,或至少是给执政党一些警讯,以及上一次失败党派的选民投票热情会明显提升的缘故。见图5,目前而言蓝色浪潮(民主党)的涌动是较为明显的。


根据538的实时监测,见图6。具体席位争夺方面,在全部435席位中,民主党有191个席位的候选人处于绝对优势(民调>95%),15个明显优势(民调>75%),7个略有优势(民调>60%)。共和党方面绝对优势有138名,明显优势有46名,略有优势有24名。排除上述优势席位,剩下的14个席位正处于激烈竞争中。民主党的优势席位的数量大幅领先共和党,且优势程度上也更胜一筹,在保住优势席位的前提下只需要抢下5个激烈竞争席位就可以达到众议院多数派。另外水晶球以及库克政治报告的数据监测也与538相近,见图7



538的实时概率也显示民主党赢得众议院的机会为84.8%,共和党为15.2%,见图8,且这一数据与81号时的测算(分别为77.2%22.8%)相比,蓝色浪潮的涌动更为明显。相对于参议院而言由于众议院人数较为庞大、选区众多且全部要同时换届,一旦形成蓝色浪潮共和党很难通过短时间内投入超量的政治资源来扭转这种颓势。


另外从竞选资金的角度看,此次众议院选举民主党筹集的竞选资金也大幅领先于共和党,截止于1016日,民主党候选人筹集的竞选资金达到了共和党的1.46倍,见图9



3)州长选举


相比较于国会选举,州长选举经常被人忽略,但实际上各州州长有着很多隐形影响因素。例如参议院席位突然出现空缺时,州长可以任命新的参议院,例如此前麦凯恩参议员去世后亚利桑那州州长就重新任命了一名继任者。同时最重要的是绝大多数州长拥有着十年一次的对美国众议院选举席位所对应选区的划定权,换言之,只有保住更多州长的席位才不会在选区重划之中吃亏。而共和党无疑在2010年的州长选举的巨大胜利中尝到了甜头,在现任州长中,共和党占据了33席,远远多于民主党的16席。因此在这一个十年里,共和党在一些摇摆州通过选区划分取得了争夺众议院席位的优势(众议院每个席位对应50万选民,因此州长可以通过选区的划分将偏好民主党的选民相对集中在某些区域,从而使得其他更多区域由共和党选民占据优势),例如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等。而此次州长的选举将会影响到2020年的选区重划,吃过亏的民主党在此次州长选举中也明显动用了更多的政治资源。


在此次36个州长席位竞选中,来自原共和党掌控的州有26个,原民主党掌控的州有9个,独立州一个。换言之,不用参与选举的州长席位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是同样拥有7个。根据水晶球的最新数据,目前共和党占据绝对优势(民调数据>95%)的席位为10个,明显优势(民调>75%)3个,略有优势(民调>60%)4个。民主党方面绝对优势为4个,明显优势为2个,略有优势为6个,其余7个席位处于激烈竞争中,见图10


此次州长选举中民主党仍处于劣势,但与共和党的实际席位相对差距预期将减少,且有望重夺例如宾夕法尼亚州这样的摇摆州的州长席位,这对于民主党在2020选区重划中至关重要。


总体而言此次中期选举最大可能的结果为:共和党以0~1个席位的优势继续掌控参议院(参议院议长为副总统,打平时可以投出额外一票);民主党以5~20个席位的优势重夺众议院多数派;州长席位仍由共和党领先,但相对民主党的席位优势减少至3~5个。即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而民主党重夺众议院。


其次的可能是民主党同时赢得参议院以及众议院。因此到现在为止民主党已经在中期选举中占据了优势,对于共和党而言,想重新掌控两院,只能寄希望于特朗普政府拟于111日公布的新税改方案带来的爆炸性效果(特朗普称将公布一份减税方案,其能减少中产阶级大量税赋,具体形式不详)。


2.中期选举后美国政治经济格局的可能变化


1)两党政治分歧极端化,中立缓冲逐渐消失


此次中期选举共和党保守派的“特朗普主义”倾向非常明显,首先,在共和党方面,特朗普的小粉丝们通过与特朗普的坚决站队以及模仿其激进的竞选风格,从而获得了特朗普的背书(推特实名推荐、甚至去当地演讲),并纷纷赢得了初选。


而一些偏向中立和批评过特朗普的共和党人则被初选淘汰,例如南卡来罗纳州的共和党众议员马克·桑福德就以46.5%50.5%的得票率输给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支持的州众议员凯蒂·阿灵顿。桑福德对特朗普傲慢的执政态度一向颇有不满,曾公开评价川普对进口钢材和铝征收关税是愚蠢的实验。而在初选前特朗普曾连发推特指责桑福德只会带来麻烦和阻碍其议程,且私人生活混乱。桑福德在承认竞选连任失败后曾公开表示:对特朗普的看法可能让我失去了选举,但我坚持同其意见相左的每个决定。还有竞选这次明尼苏达州州长的共和党候选人蒂姆·普兰提也因为在今年年初的竞选活动演讲中批评了特朗普而输掉了党内提名,其在承认失败的演讲中曾说道:“现在的共和党已经不同于以往了,现在是特朗普的时代,而我却不是一个类似特朗普的政治家。”


通过对党内不和谐的声音进行排除,特朗普巩固了对于共和党的掌控力度,而“小特朗普们”纷纷赢得初选则进一步加深了共和党的“特朗普化”倾向。


相反,民主党则出现了“激进的自由主义”倾向,且通常热衷于批评“特朗普主义”,赢得初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大都曾激烈批判过特朗普的政策,特别是对于移民、经贸、社会保障等。比如在竞争弗罗里达州长民主党候选人时,39岁的德鲁·吉伦因为其激进的自由派立场(其大力攻击了特朗普的新医保、一刀切移民政策等)从而击败了之前媒体、民调的热门选手前民主党众议员格温·格雷厄姆,而格温的立场则是偏向温和的中间派。


此外,从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任命大法官的事件也可以明显看出党派政治的两极化。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卡瓦诺的问询上,福特和卡瓦诺完全不同的叙事风格,分别为各自赢得了同情者和支持者,两派人各自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一套“故事”,且二者之间不存在调和的可能。而且随着更多的“性侵”受害者出来指正卡瓦诺后,保守派对于卡瓦诺的支持反而更加坚定,这也反映了目前美国国内“特朗普主义”颇得人心。“特朗普主义者”们认为,自由派们所推动的所谓“公平”和“平等”不过是披着“政治正确”的外衣颠覆传统的阶级秩序,真正的目的只是为了打压基督教白人男性。根据美国社会调查研究机构公共宗教研究所的调查,68%的特朗普支持者认为美国社会变得过于女性化和软弱。最后在参议院最终表决前,特朗普还公开出言威胁共和党内现存的偏中立温和派:要是你们敢投反票,就等着事后清算吧。最后投票结果是5248,卡瓦诺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得票最低的大法官。从大法官的任命的事件中也可以看出,美国政治正在走向两极化,两党之间几乎不再存在中立缓冲,取而代之的是彼此严重对立,只要是对方支持的,己方就持对立态度。


此外除了两党的政治人物以外,根据皮尤研究中心今年10月份的民调数据,两党的选民在美国面临的重大问题上也几乎没有达成任何一致。因此对于两党候选人来说,紧紧抓住各方选民的态度也是进一步激发投票热情的机会,这也导致了更加两极化的政治博弈更加白热化。


中期选举反应出了两党政治两极化的发展趋势,无论是国际贸易、医保、基建、税收等都出现了较大的分歧,且候选人都向着激进的自由派(或保守派)观点靠近。因此一旦民主党重夺国会的控制权,特朗普政府毫无疑问会受到影响。


2)特朗普权力扩张受到抑制,对华态度可能迎来转变


目前而言我们预测民主党将重夺众议院,而共和党继续控制参议院,这是中期选举一个最大可能的走向。失去众议院将使得特朗普的个人权力的扩张受到了抑制,并压缩了其在内外政策选择上的空间以及时间。


首先是财权的丢失,由于众议院掌握着财税法案提交的主动权,因此失去众议院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失去了推动后续税改2.0以及基建计划的能力。但是因为仍然掌握着参议院,之前通过的法案还可以维持,两年内财税政策大概率不会再有大的变动。


特朗普很有可能受到弹劾,并被牵扯大量精力。众议院同时还掌握了对总统弹劾的权力。虽然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可以在终审阶段将弹劾否定,但是民主党依然可以通过国会的专门委员会继续就通俄门、情色门以及最新的逃税门等对特朗普进行多项调查。这种调查会很大程度上分散特朗普的注意力以及持续降低其支持率,最终很可能影响两年后的总统大选结果。其中通俄门的调查已经进入到了关键阶段,821日,特朗普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被指控的8项罪名成立,另有多项罪名待定;其后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主动就8项罪名认罪,其中2项罪名和特朗普存在联系。这种指控基本可以坐实特朗普竞选团队“存在违规”的事实,如果民主党掌控众议院必然不会放弃这些攻击特朗普的机会。而逃税门则是源于108日开始刊登在纽约时报的连载文章《特朗普家族逃税门》,文章中提及了其重要数据来源为特朗普公司、合作伙伴以及信托公司的200多份纳税申报表。从具体内容上看,逃税门事件还会持续发酵,虽然已经过了刑事追诉的时效,但税务欺诈的民事罚款是没有时效的。


短期内特朗普政府对外贸易政策将维持强硬,但因为无法实施进一步财税改革以至于美国经济增长放缓将有可能出现政策拐点。短期内出于转移自身矛盾以及期待收获的心理预期,特朗普将很有可能在受到民主党强烈抨击的刺激下将矛头转到中美贸易上,因此贸易战的范围可能面临着进一步升级蔓延。但是另一方面,由于特朗普的财政政策扩张受到抑制,税改1.0释放的红利可能不足以支撑美国经济进一步强劲增长,以及美国国债利率不断走高对美股的冲击(见图910),特朗普政府一旦判断经济进入下行期,其对外贸易政策的态度可能会迎来新的拐点。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特朗普与习近平主席有可能将在11月底在G20峰会上举行会谈,此次会晤的目的在于找到停止贸易战的办法,如果会晤能够成功举行,可能会对中美贸易冲突的阶段性缓和有所助益。总体而言在美国经济可能发生转折的预期以及共和党即将丢失众议院的压力下,特朗普的对华态度可能发生阶段性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