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美就业温和放缓--英脱欧壮烈撞墙

发表于 2018-12-08    来源于:陶冬

市场预计联储会放慢加息步伐,不过上周全球股市被贸易纠纷和增长放缓的阴霾所笼罩,资金去风险意欲日增,美国股市大起大落,呈出一波今年三月以来最差的单周走势,科技股首当其冲。上周六中美领导人在G20会议上承诺暂缓推出新的贸易制裁措施,随后美国高官便先后放出狠话,逼迫中方作出大幅的让步。更有甚者,一名中国科技企业高管在加拿大被拘留,可能被引渡到美国受审,中美之间的角力突破贸易范畴,全球市场为之震动,资金走避风险,离股趋债。上周的第二个大故事在债市,市场消化了联储高官的言论之后,判定美国的加息周期放缓,甚至明年可能终止,十年期利率在一周内下挫15.7点,两年期下挫9.6点,这种国债利率下降方式比较罕见;同时,5年期与2年期国债利率出现倒悬,10年期与2年期国债利率差创下新低,部分投资者担心这是经济衰退的前兆。OPEC+达成减产协议,每天削减产量120万桶(OPEC消化三分之二,非OPEC盟友三分之一),油价周四暴涨但随后回落。最后,德国基社盟选出新的党鞭,默克尔主导德国乃至欧盟的时代进入尾声,欧元偏弱。黄金走强,比特币暴跌。


美国十一月非农就业人数增加155Kvs预测中位数198K及上期237K,失业率维持3.7%水平,时薪增长0.2%vs预测中位数0.3%。新增就业人数低过近年的趋势数值,不过在增长扩张周期的尾部,这仍是一个不俗的成绩。时薪增长环比有放缓,同比则维持3.1%的水平,由于基数效应,12月时薪同比增长应该减速。制造业的就业增长快过服务业,不过整体就业市场仍处在需求大过供应的局面。三个月的平均新增就业机会放缓到170K。这组数字在完全就业的状态下应该说算好的,但是相比于今年的其它数字则偏弱。有必要多观察一两个月的情况,非农数字大幅修正也经常出现,当然这组数字对联储决策者还是有影响的。前联储主席伯南克在与笔者的一次私人饭局中提到,如果非农就业回落到150K以下,公开市场委员会就有空间停止加息。目前距离150K尚有差距,而且数字并不稳定,一切言之尚早,但是暂停加息已经不是不可想象的了。本月加息之后,相信美国利率政策要取决于最新数据,预先设定利率目标的日子差不多结束了。相信联储还会循着温和加息的思路前行,不过笔者将明年的加息次数由三次调回两次。


上星期四,德国执政党基民联选举出新的领袖,引领德国政坛15载并主导处理欧洲债务危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退下CDU领导岗位,战后最后一位推崇自由价值为执政理念的政治家结束其职业生涯的倒计时开始跳表。默克尔的首选接班人AKK成功上位,继承默克尔的衣钵,会维持CDU中间偏右的政治立场,但是她没有默克尔的强势,也没有默克尔的坚定价值观,在党内外强敌环伺的逆境中如何赢得选民的心、把持温和的立场、领导人心涣散的欧盟,挑战十分艰巨。少了默克尔,欧洲的路更加难行。


丑媳妇终要见家婆,英国议会订于本周二审议表决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计划,预计会大比数否决现有的和欧盟约定的谈判结果。自从梅过早启动里斯本50条款和轻率提早举行大选,她的政治命运就已经决定了。英国走到这一步,不能全怪梅。她的前任卡梅伦为了赢取大选,承诺举行公投,疑欧派约翰逊们在根本不了解脱欧的经济成本之下,推动脱欧浪潮,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梅本身是这场错误计算的受益者,无意中成为英国第二位女首相。可惜她无法把握机会,在脱欧方向上左右摇摆两边不讨好,花在内耗上的时间远远多过谈判的时间。如果国会否决脱欧方案,英国离硬脱欧又近了一大步,但是目前未必已到山穷水尽的局面,无论英国还是欧洲都可能有planB,或进行第二次公投,或走挪威+之路,当然前提是延后脱欧触发点,另作计议。


本周焦点,英国议会星期二的脱欧投票,估计不获通过。欧洲央行有例会,利率不会有变,注意长期流动性安排(TLTROs)是否有变,另外明年的预测应该会被下方修正。最后留意美国的CPI和零售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