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全球增长动力放缓--欧洲宽松意向照旧

发表于 2018-12-16    来源于:陶冬

全球增长放缓的担心,成为上周市场的最大担心,相比之下,欧央行退出、英国脱欧等大事件都变得渺小了。上周最令资金担心的是中国十一月份月度数据,各项经济指标几乎全面下滑,欧洲PMI数据也同步走弱。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剧,对所有依赖出口的国家都是巨大的利空,市场对此作出强烈的反应。上周英国首相梅击败了党内反对派的不信任投票,但是在与欧盟的最后斡旋中空手而归,她的脱欧方案在议会得到通过机会渺茫,英镑因此连日下挫。欧洲央行决定停止其巨额债券购买计划,欧洲版QE结束,不过总裁德拉吉以超级鸽派的身段强调欧洲经济动能在放缓,央行未来会继续利用大规模的货币宽松政策刺激经济,欧元汇率应声下调,美元指数冲上97.42。相对于股市,美国债市稳中略降,十年国债利率收报2.89%;德国十年期利率收报0.26%。布伦特原油险守60美元大关,黄金徘徊于1240


中国经济再次成为全球风险资产市场的焦点,除了政府财政支持的基建投资外,十一月各项指标均呈回落状态,其中零售增长速度更滑落到近年新低。目前中国经济正在经受中美贸易战和消费降级的双重夹击,民间投资也受到银行表外业务剧烈收缩的打击,经济增长动能的确堪忧。针对增长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中国政府在货币和财政政策上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不过目前看来效果不理想。从逆周期措施来看,目前的突出问题是刺激政策的乘数效应不佳,并没有出现2009年那种“政府登高一呼,民间投资揭竿而起”的扩展效果,这背后有结构性原因,也有信心上的原因。在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后,笔者相信会有进一步的刺激措施出台,但是如何运用公共财政撬动经济的有机持续发展仍是一篇大文章,需要政府不断的摸索和民间部门的配合。


欧洲央行终于停止了金额高达2.6万亿欧元的QE计划,富有传奇色彩的货币政策告一段落。欧洲在2012年爆发债务危机,欧罗巴半壁江山面临着财政与债务坍塌的危机。欧洲央行在总裁德拉吉“whatever it takes”的号令之下,以极端宽松的流动性措施、超低的资金成本,稳定住了资本市场,并通过欧洲版QE,将流动性逐渐输送到实体经济中去,保住了欧元,保住了欧洲金融体系,避免了一场可能震撼世界的债务危机。德拉吉离其退休,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任内的最大成就无疑是避免了一场巨大的债务危机,不过欧洲距离2%的通胀目标渐行渐远,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尚未出现,企业投资信心严重不足。从增长周期看,欧洲经济已经开始回落,本土利率没有下降的空间,对中美出口动能在放缓,此时退出QE实属无奈,一来欧洲可供购买的债券数量有限,二来为将来的货币政策必须储备弹药。ECB有讨论明年加息这个议题,不过笔者认为如果没有大的通胀意外,欧洲加息恐怕要等到大鸽子德拉吉退休之后才会发生。


本周市场焦点:美国联储。预计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加息25点,不过重要的是鲍威尔如何描述2019年加息路线图,这个对于美国债市乃至全球所有资产种类均十分重要。英格兰银行和日本银行的会议则估计按兵不动。英国议会暂时没有表决脱欧方案的日子,不过可能在本周发生,梅的胜算不大。美国七个部门可能周五面临断粮关门。数据方面,美国核心PCE预测为0.2%,维持通胀在1.8%水平;德国IFO99.1,略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