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连平:美联储货币政策正常化已近尾声

发表于 2018-12-21    来源于:连平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

鄂永健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金融分析师、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


美国东部时间1219日,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FOMC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修至2.25%-2.5%,并发表了公开声明,随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召开记者会,以下为点评。


12月加息基本符合预期。近一段时间,市场对美国经济长期增长前景愈发担忧,近日特朗普也不断炮轰美联储,认为其不应过早加息。但美联储经受住压力,年内第四次加息25个基点。此次加息基本在预料之中,主因是美国短期经济增长仍然较为强劲,通胀水平继续稳步攀升,且未加息前联邦基金利率仍明显低于中性利率水平。


美联储下调明年加息次数,但与此前市场预期相比不够“鸽派”。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会调整明年加息路径,大幅下调明年加息次数,本周美联储开会前,市场对明年联储加息的预期次数已经降至不足一次。但会后公开声明显示,美联储对20182019年的GDP增速预期分别为3%2.3%,较9月有所下调,对今明两年的通胀预期也有所下调,并相应将明年的加息次数由之前的三次降低为两次。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讲话强调美联储不受任何政治考量影响,并认为美联储缩表并未对市场造成重大问题。可见,与开会前的市场预期相比,美联储利并不如市场预期的“鸽派”。


预计明年美联储加息0-2次。鲍威尔讲话表明,在联邦基金利率接近中性利率之时,未来不确定性显著上升,明年加息路径随时有可能因经济形势变化而调整。我们认为,鉴于美国经济运行周期规律、前期减税效果逐渐减弱以及民主党对特朗普进一步刺激措施的掣肘,未来美国经济大概率会趋于下行,但增速快速下降、甚至衰退的可能性很小,经济增速缓慢下行或是明年美国经济的主要特征。在此情况下,预计美联储明年加息可能在0-2次。如果加息,发生在上半年的可能性较大,因为下半年开始经济增速放缓会逐渐明显。总之,美国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已近尾声。


预计明年上半年之前美元指数还有可能小幅上行,10年美债利率波动加大。基于以下三点原因,明年年中之前美元指数有可能还有一波小幅上行,下半年面临波动,一是美国经济相对全球经济的增长态势是决定美元走势的最基本变量,美国经济短期内仍保持稳步增长,明年下半年开始很可能下行压力逐渐加大。而欧元区经济受英国脱欧等事件影响难有明显起色。日本经济近期表现出稳步向好势头,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场馆建设投资有一定带动效果,预计明年日本经济表现较好,这对美元指数有一定下拉作用。二是如前所述,明年上半年美联储还有可能再次加息,但欧元区和日本央行距离加息仍有距离;三是尽管贸易冲突长期而复杂,但预计中美双方在明年3月前谈判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较大,这对中美两国经济都是利好。但10年美债利率受美国长期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影响而波动震荡,总体看易下难上。


国内货币政策以内部考量为主,人民币贬值压力不大。人民银行在美联储加息前实施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并对中小金融机构增加1000亿再贷款额度,表明货币政策主要以内部形势为主要考量。在推出定向中期借贷便利后,短期内降准的可能性已经不大,长期看降准的可能性仍存,但预计还是会以定向调控、结构性支持为主。明年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有可能下调,但鉴于存贷款基准利率已是历史最低、利率浮动已然放开、贷款利率高点很可能已过,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的可能性不大。美联储再次加息会对人民币带来一定压力,加之国内货币政策稳健偏松,人民币会面临一定贬值压力,但中美贸易局势缓和对人民币汇率走势的影响更大,有助于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短期看人民币有贬值压力但并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