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首席经济学家把脉2019年资本市场

发表于 2019-01-02    来源于:证券时报

连平:资本市场运行格局将“前低后高”

(连平为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


2019年,尽管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政策环境改善、经济结构调整、体制改革深入和增长潜力释放等因素将稳步提升中国资本市场的活力,资本市场总体将呈前低后高的运行格局。


货币政策将继续稳健偏松,流动性合理充裕,政策搭配特征为“稳货币+增信用,有利于修复宏观信用环境。我国将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制造业、金融业、生活性服务业将扩大开放,有助于市场走向活跃。财税改革将进一步向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和运营成本的方向拓展,上市公司会相应获益。科创板的设立将推进注册制改革进程,制度创新有望获得突破,带动整个A股市场质量提升。


我国经济总体需求的走弱可能使企业盈利增长延续下行态势,但以新能源发电、电动汽车、5G、能源互联网、智能制造业为代表的新一轮产业革命,会给资本市场带来新的投资机会。随着政策效应的逐步显现,A股市场的流动性可能逐季改善,由股权质押造成的流动性风险将明显降低。产业资本举牌+险资专项产品+各地专项驰援资金+部分外资可能成为增量资金。受企业盈利后续可能企稳、外贸不确定因素趋向明朗、改革措施落地、政策效果逐步显现的综合影响,全年市场风险偏好可能前期较低、后期略高。


丁安华:A股积极因素正在增多

(丁安华为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18年,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一直在低位,而准确预测市场走势是异常困难的,2019年尤其如此。我们面临的问题包括:外贸不确定因素如何变化?实体经济特别是民营企业能否脱离信用收缩的困局?市场化改革能否重塑经营环境?上述任何一个条件的变化,都可以带来风险偏好以及风险资产价格的变化。


A股而言,2019年仍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不过,A股的积极因素正在增多。积极有为的宏观政策效果将逐渐显现。其中,市场期待已久的减税政策一旦兑现,将极大地鼓舞市场信心。同时,在A股估值处于历史较低水平的背景下,预计境外海外资金将持续流入股市。如果外贸不确定因素减少,相信2019A股会走出震荡回升的格局,科创板、5G等题材有望带来新的市场动能。


债券市场前景相对乐观。预计通胀维持温和的水平,在资金宽松、监管中性、供需双弱的条件下,收益率曲线会继续平坦化变动,长端利率仍有下行空间,逢收益率高点可适度拉长久期。信用风险并未结束,信用利差仍会呈分化走势,低等级产业债仍将经受考验。产业债宜精选与基建刺激相关的行业,地产债则仍需精选头部企业。


人民币汇率继续受到美元指数的强烈影响。预计2019年美元指数先强后弱,人民币短期仍面临一定压力。中期看人民币不会出现超预期贬值,人民币汇率仍会保持在合理区间。


朱海斌:坚定改革 做好自己的事情

(朱海斌为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19年是承上启下的一年,是实现2020GDP翻番目标的关键一年,也是实现两个一百年目标的关键一年。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功经验基础上保持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对于改革的要求越来越高。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于全球经济的冲击尚未结束,贸易全球化的势头受阻,金融危机之后推出的宽松货币政策将逐步退出,种种因素会给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带来很大影响,整体情况不容乐观。从内部增长的动力来看,劳动力人口红利消退,投资对经济的贡献率在经济再平衡过程中进一步下降。要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必须通过进一步改革来提振劳动生产率。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改革的重点是发挥市场和企业家的活力。


邵宇:保证资产价格相对稳定

(邵宇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展望2019年,从具体宏观指标上来看,相关政策制定的边界是保卫678”,即GDP增速6”、人民币汇率7”M2增速8”。稳增长仍然是经济发展首要目标,基建还将扮演重要角色,只是要提高效益的权重,围绕推进城市化进程展开。


人民币汇率问题在2018年备受关注,会不会破7,保不保7”牵动投资者的神经。人民币汇率短期会受利差、中期受通胀、长期受劳动生产率等因素的影响。在国际形势波谲云诡的背景下,保汇率就是保信心。


流动性方面,M2的投放将回到正常轨道。M2黄金增长率”=实际GDP增速+目标通胀率-货币流通速度增长率。在假定货币流通速度不变的前提下,如果GDP增速要6”,通胀目标为2%,那么合宜的M2增速就为8%。未来在流动性上需要做的,便是维持当前状态,M2增速与其黄金增长率保持一致。通过适当的政策指引,引导信贷流向私人企业部门和实体经济,这样才能保证金融、经济和资产价格的相对稳定。


沈明高:长期资金将扮演“压舱石”角色

(沈明高为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中国经济正处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的转换期,也是中国制造业从低端向中高端转型升级的开始期,这是一个3-5年甚至更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不仅影响资本市场,也会给每个企业和投资者打下深刻的时代烙印。2019年是中国经济与市场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也是理清方向感的关键一年。


首先,市场和投资者需要看到政策的长期确定性,这个确定性的核心是可预期和可持续的效率改善。


其次,周期性政策的边际效率将不断下降,只有结构性政策的突破,才能改善增长的质量。


再者,在向高质量发展转换的过程中,直接融资在风险定价、信用扩张等方面的优势愈加明显,其比重将不断上升。


最后,随着人均收入的增长,养老、健康和教育等长期投资需求快速增加,需考虑鼓励长期投资的政策措施,使长期资金在资本市场的长期健康发展中扮演“压舱石”的角色。


张岸元:A股是价值洼地

(张岸元为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18年国内股市低迷,不可避免地,部分投资者对2019年仍抱有悲观情绪。但鉴于以下因素,笔者对2019A股的表现持乐观预期。首先,决定2018年国内股市表现的是外贸不确定因素和内部去杠杆两条主线。2018年上半年,两条主线同时收紧,导致市场低迷,而下半年尤其是年底,两条主线开始同时纾缓。经济形势的变化尚未反映在股价上,但随着时间的推延,市场会逐步发现、理解局势的变化。


其次,市场上所谓“一次出清”“破罐子破摔”的说法绝无成为现实的可能性。2019年,保持国内经济社会稳定、应对外贸不确定等因素,都需要一定的国内经济增速来提供支撑,政策面必然会出台有针对性的稳增长应对措施。从过往经验看,国内股市对政策的敏感度要高于对经济基本面的敏感度。


第三,A股目前的估值水平具有较强的全球配置价值。A2018年的表现弱于全球多数股市。目前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市场回调压力较大,而我国金融市场不断扩大开放。预计2019年美元指数走势偏弱,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依然是政策基调。A股是价值洼地,只要人民币汇率稳住,外资应会认为A股有较大的配置价值。


沈建光:稳信心是关键

(沈建光为京东数字科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018年,中国资本市场整体呈现债牛股熊的局面。其中,股市低迷主要与经济下行趋势超出预期、民营企业运行面临困难、股票质押平仓引发流动性风险等因素有关。从基本面来看,目前A股估值已处于历史低位。


当前市场如何稳信心是关键。从近期高层会议集中释放的利好措施来看,政策底有明显迹象,诸多利好政策在缓解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提振市场信心等方面集中发力,资本市场长期制度建设也在持续推进。


展望2019年,中国经济短期下行压力仍然明显,但资本市场作为宏观经济的晴雨表,信心能否提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的落实。短期内,应观察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效果,尤其是减税在藏富于民、降低企业负担方面的作用;长期来看,应重点关注资本市场长期制度建设的进展,如设立科创板和试点注册制、推动资本市场法治化、加强上市公司治理、培育中长期投资者等。


殷剑峰:夯实底部 蓄势待发

(殷剑峰为浙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经济周期有潮涨潮落,正如一年四季一样。在度过了温暖的春天、炎热的夏天和果实累累的秋天之后,寒冷的冬天一定会来到。2019年,随着全球经济和资产价格的向下调整,冬天已经来临。在这个冬天里,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稳步推进,产业结构将悄无声息地转型升级,资本市场将不断地夯实底部。一切都在养精蓄锐,蓄势待发,以迎接下一年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