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央行多转向--国债少买家

发表于 2019-02-10    来源于:陶冬

西线无战事,东线在放假,全球风险资产市场在平静的环境中失去了方向,金融价格有波动,无趋势。上周的最大消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称不会在三月一日之前有贸易峰会,让股市有所颠簸,不过总体而言,在一轮强劲的增杠杆、加风险权重之后,资金已经完成了对全球资产的年初重新配置,暂时又没有新的市场材料出现,于是观望气氛渐浓。鲍威尔在公开演讲中再次重申对加息进程“充满耐心”,鼓励了资金进入债市,美国十年期债券利率降至2.64%。英国议会投票授权政府就脱欧安排与欧盟重启谈判,布鲁塞尔的回应强硬、冷淡,英镑对美元跌回到1.3楼下。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升级,市场担忧委国经济崩溃影响原油供应,同时传言OPEC计划延长现行的减产计划,布伦特原油期货攀升到每桶61.2美元。受到淡水谷水坝灾难冲击,伦敦铁矿石价格(62%)飙升到每吨90美元的两年新高。


继中国人民银行、美国联邦储备局和欧洲央行之后,英格兰银行在上周也正式放弃连续加息的计划,并将英国经济增长的预测下调到金融危机之后的最低水平。无独有偶,澳大利亚央行的政策语境变成鸽派,认为增长风险转为下行,下一个政策动作可能为降息;印度储备银行则干脆直接减息了。在短短的八个月时间里,全世界各大央行纷纷由货币环境正常化过程中中途退出,或开始扩张,或暗示政策松绑,或考虑停止加息。促成这场央行历史上罕见的“鹰变鸽”大转身的原因有三:第一,贸易摩擦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开始影响企业投资情绪;第二,全球股市在去年暴跌并危害实体经济健康;第三,英国脱欧、美国党争等政治气候恶化给市场带来强烈的不确定性。美国的投资、中国的消费、欧洲的出口均转弱,全球增长失速的可能性上升。笔者认为目前的全球增长被高估了,但是衰退并非必然。各国央行退出的是自动设置的正常化模式,未来孰进孰退仍取决于最新数据,并无定论。央行政策基调的摇摆,估计在2019年颇大,成为一个重大的市场风险。


上周美国国债咨询委员会(TBAC)在提交给财政部长努钦的一份信件中预测,于未来十年美国需要发行12万亿美元的国债以填补财政赤字。然而,对美债的海外需求在迅速冷却,其中中国所持有的美债数量正在减少,撇开两国关系不谈,中国外汇储备下降导致了持有美债数量减少。多数其他国家的主权基金也减少了对美债的持有,退休基金与保险基金购买美债的热情已经降温。事实上,以新兴市场国家外汇储备暴增为标志的海外购买美债热潮已经退却。对此的经济学处方是美国必须减少消费,大幅削减财政赤字,但是特朗普政府根本无意减少财政赤字,美国的储蓄率也难有大的增加。如此的话,美国政府的发债成本可能明显上升,而此或导致进一步的财政状况恶化,甚至进入恶性循环。笔者因此得出的结论是,在可预见的将来,联储无法真正退出QE,不仅经济周期不配合,本国的财政状况也不配合,一意孤行只会重演去年下半年的债市-股市双杀事件。


本周焦点:中美在北京重开高级官员贸易谈判,能否取得进一步的进展实为市场关注点。美国的CPI和英国GDP为重要经济数据。美国需要在星期五之前通过预算案,以避免政府再次停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