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欧洲再提宽松--政坛愈现分化

发表于 2019-02-18    来源于:陶冬

上周发生了许多事情,但是都不如一场贸易谈判那么对照鲜明,这场谈判所披露出的公开讯息十分有限,不过既让港股大跌,又让美股暴涨,不同时间、不同媒体的不同消息为市场带来大悲大喜,恰恰反映出市场情绪的敏感与脆弱。受到贸易消息的影响,美股走出了二月份的最佳单日涨幅。美债则对美国零售的罕见暴挫影响反应不大,债市走软。欧洲央行首次公开承认,内部曾经考虑过再次启动长期流动性机制,欧元应声下贬,欧洲国债也受到影响。英国下院在一场无关痛痒的表决中再次羞辱了特蕾莎梅,令她与欧盟之间的谈判蒙上更大的阴影,英镑汇率不振。石油供应继续成为市场焦点,布伦特原油向上攀升。


上周最大的意外来自欧洲央行的政策变化,其执行董事Benoît Coeuré在一场公开发言中称,欧洲通货膨胀比想象的更小,增长动力下滑得比想象的更快,他坦言在货币委员会的会议上曾经讨论过重启TLTRO计划。CoeuréECB素以敢言、坦率著称,不少货币政策是他透风出来的,本次选择在纽约爆出消息,很可能是计划之内的漏口。欧洲经济在过去数个月增长急速下滑,不仅意大利堕入衰退,德国、法国也困难重重。之前市场认为德国GDP减速是因为汽车排放标准改变所引起的一时现象,现在看来这是需求与出口双重压力下的周期性回落。黄背心运动后,法国经济出现较大的下滑恐怕也难避免。ECB已经退出资产购买计划,刚刚宣布会启动加息程序,经济的逆流就悄然袭来。笔者相信欧洲央行的加息窗口已经关闭,政策进入全面观望期。不过今年有欧洲大选、德国大选和欧洲央行行长换届,ECB在出手上应该会更小心,口头干预的机会更大。哪怕如此,继美国、中国、英国央行之后,又一大央行鹰变鸽了。


终于在国会发表了咨情报告之后,特朗普上周干出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为其在美墨边境修墙铺平了道路;第二件是正式开始了他的竞选连任活动。特朗普的支持率只有40%,是过去所有总统上任第四年最低的,不过他很有信心连任,因为民主党拿不出像样的对手来竞争。在迄今宣布参加民主党总统初选的候选人中,除了一位外全部在观点上属于激进的左派。选民正在唾弃温和中间派民主党人(如希拉里克林顿),激进势力是去年中期选举的赢家。无独有偶,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也在趋向激进,去年选举中温和右派的共和党势力同样遭到唾弃。主导美国政坛的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轮流执政的局面,呈现分崩离析状况,新崛起的极左与极右势力之间更难沟通,甚至共存。这种情况在欧洲更加明显,中间偏左与偏右的传统主流政治被愤怒的选民洗刷出政治舞台,极端势力成为主导力量(如意大利),或者极端思潮下温和政党无法管制(如法国)。这种政治势力的此消彼长,将对全球政治与经济带来巨大的影响。


本周市场聚焦于两份会议记录,1)美国联储对取消前瞻性指引和管理资产负债表的讨论,其背后是退出QE的速度;2)欧洲央行看待增长风险和重启TLTRO的意愿。中美两国的谈判,也牵扯着市场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