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联储思路现变局--英国政局酿洗牌

发表于 2019-02-24    来源于:陶冬

鸽,鸽,鸽,上周最后两个交易日,利好消息想当年珍珠港上日本炸弹那样俯冲着砸向市场,资金进入新一轮增杠杆、增风险权重的游戏。利好消息主要来自两个领域,联储公布的一月会议纪要显示,货币市场委员会成员有意提早结束缩表行动,明示当局不打算将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收回到危机前的水平。第二天,几位联储地区主席在研讨会上共展鸽影,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更指出通胀预期不济会直接影响经济活动,美国债市闻言大悦。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先在推特上表明不会阻碍外国科技进入美国市场,向某手机商以及背后的大国示好。星期五中美谈判似乎取得成果,特朗普在白宫又一次伸出橄榄枝,期待与习近平主席的见面。世界最大的两大经济体的一场贸易纠纷有望得以平息,全球资金情绪进一步高涨。除此之外,三名英国保守党议员脱党,加入工党叛将创立的新政党,特蕾莎梅在议会的影响力再受打击,英国脱欧风险持续上扬,英镑受压。


本周联储的言论,证实了笔者关于联储通过口头干预扭转市场预期的判断,但是其干预力度超过笔者的预期。威廉姆斯的“联储弱化了的支持通胀的能力更可能影响公众信心”,更是赤裸裸地表达政策意向,笔者相信此言并非威廉姆斯个人一时冲动的结果,而是联储的一次方法论上的变调。历代联储高官一直坚持就业热络—工资上扬—通胀失控的传统经济学定论,这也是伯南克/耶伦进入加息与缩表周期的理论基础。威廉姆斯此言,为这种定论画上了问号,也为过去两年的联储政策画上了问号。劳工市场旺畅但是通货膨胀不兴是最近数年的常态,市场一直对过去惯用的经济学定式表达怀疑,期货市场利率水平原低过公开市场委员会所给出的前瞻指引,但是去年11月之前决策者坚持传统经济学定式,甚至不惜触发股市灾难。用纽约联储主席(股市归纽约联储管)之口提出这种言论,标志着决策者思维的一种转移,当然既然没有写入正式文件,万一通胀局面有变,联储也还有退路。笔者认为,联储在今年加息的机会越来越渺茫,下半年停止缩表的机会大幅上升。


主导英国政坛的两大传统势力先后出现叛将,八名议员脱离工党,成立了社会民主党,三名保守党议员随后退党,加入了新的政党。三名保守党议员的离席,当然给陷入苦战中的特蕾莎梅新的打击,她的脱欧方案离得到议会通过渐行渐远,延迟脱欧可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了。不过这次政坛分化,对反对党工党的打击更大。工党领袖科尔宾政治立场激进偏左,在脱欧问题上左右摇摆,一直受到党内的质疑。他在处理脱党问题上进一步受到强烈不满,估计工党还会有其他的脱党人士,工党势力势必受到重大打击。在欧洲,英国以政治稳定而著称,但是中间偏左与中间偏右的温和两派轮流坐庄的局面也开始动摇。脱欧公投的另一个后果,是可能触发英国政治势力分布的一次重新洗牌。

本周市场焦点:中美高级贸易谈判、美国第四季度GDP和英国脱欧议会投票。被政府停摆延误了的美国GDP数字,估计1.7%(环比折年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