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汪涛:2月信贷增速反弹暂缓;央行两会记者会解读

发表于 2019-03-11    来源于:汪涛

2 月新增社融低于 预期


2 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 7030 亿元,大幅弱于预期(彭博调查均值 1.3 万亿)。 2 月新增信贷通常会较 1 月高位回落,但今年 2 月新增信贷大幅走弱、同比少增 4860 亿元,似乎超出了季节性因素的影响,这可能因为 信贷在 1 月强劲增长 后(新增量为历史新高)以更大幅度回归常态。其中最主要的拖累来自 2 月未贴现银行票据净收缩 3100 亿元(同比少增 3210 亿元);根据媒体报道,监管机构要求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加强对票据业务的审查并控制其扩张步伐,以降温利用票据贴现与结构性存款之间的利差进行的套利活动。再加上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收缩,整体影子信贷由 1 月的增长 3430 亿元转为收缩 3650 亿元。此外, 2 月社融口径下的新增人民币贷款 7640 亿元、同比少增 2560 亿元,企业债券净发行量也受春节影响大幅回落至 810 亿元,不过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继续走强,净增 1770 亿元(远超过去年同期的 110 亿元)。


整体信 贷同比增速再次回落至 10.1%


2 月官方社会融资规模余额同比增速从 1 月的 10.4% 回落至 10.1% ,我们计算的可比口径下的整体信贷(官方社融余额剔除股票融资 /ABS/ 贷款核销 / 地方政府专项债券 + 整体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同比增速也从此前的 10.3% 回落到 10.1% 。我们认为整体信贷增速放缓是从 1 月高位回归正常的表现,而全年 整体信贷增速应仍会温和反弹 (我们预计年末反弹至 11.5% 左右)。另一方面,我们估算的信贷扩张度跌幅从此前的 4.6% 扩大至 5% ,而 2 月新增信贷流量(季调后新增整体信贷占 GDP 的比重)基本企稳,其 3 个月移动平均则有所好转(参见图表 1-2 )。


居民 贷款拖累新增人民币贷款低于预期,票据融资降温


2 月新增人民币贷款 8860 亿元,低于预期(彭博调查均值 9500 亿,瑞银预测 8500 亿元),不过依然较去年同期多增 470 亿。新增居民贷款(同比少增 3460 亿元)是拖累人民币贷款最主要的因素,其中短期贷款下降 2930 亿元、跌幅创历史新高,而新增中长期贷款(主要是房贷)仅 2230 亿元、也为 3 年来最低。 2 月新增企业贷款 8340 亿元(同比多增 890 亿元)、依然比较稳健;但受监管收紧的影响,新增企业票据融资大幅回落至 1700 亿元,不过仍同比多增 2470 亿元。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 5130 亿元,同比少增 1460 亿元。此外, 2 月非银金融机构贷款继 1 月大幅下降后增加了 1220 亿元,明显强于去年同期(同比多增 3020 亿元)。


未来整体信 贷增速有望反弹


与我们 此前预期 一致, 2 月新增信贷在春节因素和票据监管收紧的影响下大幅回落。不过, 1-2 月合计新增社会融资规模仍超出去年同期 1.1 万亿元。经过 2-3 月回归常态的调整后,整体信贷增速继续温和反弹的前景仍相对清晰。我们预计全年整体信贷增速从 2018 年底的 9.5% 2 月为 10.1% )反弹至 11.5% 左右(官方社融余额同比增速可能反弹至 12% 左右),不过本轮反弹幅度可能较 2012 2015 年 更为温和 ,而且具体反弹幅度也取决于经济数据强弱。我们预计今年债务占 GDP 的比重会继 2018 年下降后上升 6 个百分点左右。虽然再次加杠杆可以支撑短期增长,但也可能加剧投资者对于中长期控制杠杆率攀升、防范金融风险的担忧。此外,我们依然认为央行今年会再降准 200 个基点以上。央行应不会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但可能通过增加信贷供给、提高企业的信贷可得性、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市场利率、降低利率上浮幅度等方式降低企业实际贷款利率。


解读周日央行两会记者会


3 10 日 两会 期 间,央行主要领导就信贷数据、货币政策、人民币汇率等问题答记者问。


针对信贷数据 ,央行 强 调2 月新增信 贷受到季节性因素干扰, 应把1-2 月甚至第一季度的数据合并来看才能更好地反映信 贷增速的强弱。央行同时指出1-2 月合并的新增人民 币贷款和社会融资规模都要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且官方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连续2 个月高于2018 年底的水平。此外,央行 认为票据融资和结构性存款之间的套利空间非常有限,票据贴现主要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


针对货币政策 ,央行没有直接回 应是否会下调基准存贷款利率,但表示存款准备金率有一定进一步下调的空间。易纲行长指出降低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贷款实际利率可以通过降低无风险利率(例如7 天回 购利率和10 年期国 债利率)和降低贷款利率的风险溢价来实现。易行长认为降低风险溢价的主要途径包括通过改革来消 除利率决定 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实现更准确的风险定价和更充分的竞争,以及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降低实际交易的成本。关于存款准备金率,易行长表示中国的总准备金率(加权平均法定准备金率+ 超 额准备金率)为12% 左右,仍有一定 进一步下调的空间,但调整空间比前几年小得多。我们依然认为央行今年不会下调基准存贷款利率,但会再降准200 个基点以上。


针对汇率 ,易 纲行长重申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央行制定货币政策时会以国内的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为主,而汇率并不是主要的考虑因素。关于 中美 贸易磋商 中有关 汇率问题的讨论,易行长表示中美双方主要讨论的问题包括:1 )尊重 对方的货币当局在决定货币政策时的自主权;2 )双方都 应该坚持市场决定汇率制度的原则;3 )双方都 应该遵守历次G20 峰会的承 诺,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并就外汇市场保持密切沟通。此外,央行再次重申对外资开放国内金融和资本市场的决心,并对未来前景表示乐观。我们依然认为央行今年会保持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窄幅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