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沈建光:连续多个涨停板的小市值公司可能是2019年股市的“雷”

发表于 2019-03-12    来源于:沈建光

六大因素助推A股走向牛市


第一财经:近期A股走势强劲,三大股指迎来一波集体上涨,但38日又出现了大幅下跌,新一轮牛市真的已经开启了吗?

 

沈建光:如果从技术上分析,一般认为股市上涨20%就意味着牛市的开启,从这个指标看,现在A股确实已经涨了20%,进入牛市。并且这波牛市很特别,因为只花了十几天时间就完成了牛熊转变,可见这波涨势非常猛,我认为中国股市在2019年很可能进入牛市,有六大理由看好这波牛市。

 

第一个理由是中美贸易摩擦的缓和,中美贸易磋商达成一致,暂解了关税升高的风险。

 

第二个理由是今年中国经济的政策面相当宽松,1月份出现历史最高的新增贷款和社会融资总量,这两个指标就是货币政策的效果;财政政策方面,政府今年已经要对小微企业减税6000亿元,下调个人所得税,并且今年还要对最大的税种——增值税进行调整,总的来说政策面非常宽松。我认为贸易风险和去杠杆政策偏紧是2018年股市大跌的主因,今年都反转了,这为从去年大跌到今年大涨创造了机会。

 

第三个理由是目前中国股市的估值非常低,即使涨了20%A股的市盈率(P/E)与历史上的牛市比还是比较低的,这为牛市创造了条件。

 

第四个理由是2019年中国经济基本面会出现前低后高的局面,第一个季度表现会比较弱,可能到了二季度我们就会看到经济的反弹,这为股市创造了比较好的条件,因为如果经济从上往下走,股市基本是进入熊市的基本面,但是现在是经济从比较弱往改善的方向走,对股市是比较好的,一般股市见底是在经济见底前一到两个季度反映出来。

 

第五个理由是海外资本的看法,这波股市上涨的先导基金就是海外基金,从国际比较来看,中国仍然处于战略发展增速期,即使增长速度已经放缓,但增速仍比海外经济体快很多。现在A股的估值还是很低的,跟中国的历史和全球相比估值仍然很低。

 

最后一个理由是A逢九必涨的历史规律值得关注。除极个别的年份和市场外,全球股市客观存在逢九必涨的情况,且收益幅度较为可观。A逢九表现不俗,比如1999年和2009年,受到金融危机后大幅反弹影响,上证综指及深证成指逢九50%上下的年回报。过去八九十年,美国股市只有在一年尾数是9的年份(1969年的道琼斯工业指数)是跌的,并且跌幅也不大,其他尾数是9的年份都是涨的,并且涨幅可观。从年初以来看,全球各市场股票都有一个不错的涨势,涨幅大约在10%

 

从政策面、改革面、开放等信号看,中国股市今年具备了牛市的基础,2019年或许是国内资本市场比较乐观的一年。

 

第一财经:最近越来越多股民跑去开户,股市又热了起来,你对普通股民有什么建议?

 

沈建光:去开户是个好现象,代表着股民对股市的信心又起来了。但是我建议,中国股民还是要寻求一些专业的投资机构,因为自己炒股的风险会越来越大。

 

科创板是更市场化的,强调注册制和严格的退市制度,询价制度下新股上市首日即可破发,这对股民的影响非常大,很多股票需要专业的判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所有上市公司中留存到现在的只有30%,有70%的都被淘汰了,这也是为什么在美国散户炒股的比例很低。我认为,中国以后的消息市、内幕交易会越来越少,股市会越来越专业化。长期来看,专业投资机构还是能跑赢散户的。

 

第一财经:近日,MSCI调高A股在全球市场中的份额也将吸引更多的海外基金流入。外资炒股和国内炒股的风格有何不同?

 

沈建光:外资炒股基本上都是价值投资理念,不太会跟风炒作,国内跟风炒作现象比较严重,这也是因为国内A股散户投资者占比较高,在大部分人都短炒的情况下,价值投资的作用根本发挥不出来,从短炒走向价值投资的过程首先需要机制变化,需要退市制。退市制度让炒作的风险更大,散户很可能跳到坑里,这样就需要专业的资者。同样也需要法制化、打击内幕交易等措施的跟进。

 

实际上,目前科创板已设立了严格的退市标准,除了“宽进”,亦要求“严出”,触及终止上市标准的,股票直接永久终止上市。然而,主板创业板的退市制度还不健全,没有真正到位。2000年以来820家公司实施了ST,同时期722家公司撤销ST,撤销率达到88%,退市规则执行效果差,未来完善退市机制仍是改进方向。

 

第一财经:上市公司集体商誉减值爆了股市的一颗雷,你认为股市还有哪几颗潜在的“雷”呢?

 

沈建光:商誉减值、业绩变脸集中的核心原因是核准制下“壳资源”仍是稀缺资产。核准制容易导致公司为保“壳资源”操纵业绩,也容易导致权力寻租,及早推进全面注册制有利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

 

我认为,股市的“雷”已经在2018年和2019年初爆得差不多了,对于2019年来讲,我担心那些已经连续多个涨停板的股票,要防止小市值公司的炒作,其他整体来说今年政策面放松对经济和股市都是利好。


2019A股改革如何发力


第一财经:易会满主席上任后屡提科创板和注册制,你认为接下来股市改革的重点和方向是什么呢?

 

沈建光:以前A股给人的印象是政策市,新任证监会主席上任后多次强调的一个是市场化,一个是法制化,我认为还可以加上国际化,科创板就是这三个要素的体现。

 

国际化体现在新的发行规则要与国际接轨,不是我们过去的事前审批一定要企业赚钱,其实不少赚钱企业上市后业绩马上变脸,而不少科创企业虽然目前是亏损的,但潜在盈利很强劲。我们引入国际通用规则,这样也能防止大批中国优质企业因为无法在A股上市而跑到国外上市。市场化体现在注册制、退市制、定价机制等,让交易所发挥更大作用,也让市场发挥更大作用。法制化要打击违法犯规行为,严格规范上市公司市值管理行为、定价体制、信息披露、防止业绩操纵、内幕交易,保证信息透明,保护投资者,避免科创板沦为部分企业圈钱的新场所。

 

前阵子A股上市公司爆出集体商誉减值,虽然这种行为明显不合理或者存在欺骗成分,也可能存在幕后的操作和关联交易,但是在无法可依的情况下,也不能说它们违法,这就需要法规的细化,有法律可依来判断它们的行为是否违法。我相信,股市的法制化会在2019年有大的进展,比如能不能集体诉讼、虚假信息的处罚力度,这对上市公司的行为规范很重要。


第一财经:科创板和创业板、新三板相比有哪些创新?对科创公司的吸引力有多大?

 

沈建光:相比创业板、新三板原有的上市及管理规则,科创板最关键的是新机制的尝试,具体体现在市场化、国际化的两大思路,弥补了创业板、新三板的不足,是资本市场重大改革的试验田。

 

市场化方面,科创板对公司上市条件松绑,放松盈利要求,首次试点有一定核准的注册制,未盈利科技企业满足市值/收入等一定要求后即可上市,将更多选择权交还市场。国际化方面,科创板中交易制度开始与国际接轨,上市前五天不再设置涨跌限制,之后20%,上市首日即可卖空。此外,开始对标美国达斯达克,支持VIE同股不同权。

 

科创板推出之前,现有上市规则存在较多不合理之处,优质的一批科技企业因为暂时未达到上市盈利门槛、不愿意低估值发行和牺牲灵活的股权制度,而选择了赴美上市。

 

我认为,科创板对科创企业的吸引力很大,一是因为科创板更加与国际化接轨,在对投资者的保护等方面也在创新和摸索,不一定是小企业,大企业也可以上科创板。

 

二是因为在中国市场,科技企业创新股票的估值还是高于国外,中国散户也更有冒险精神。


第一财经:你对今年的资产配置有何看法?房子、股票、债券、黄金、现金等产品的表现将如何?

 

沈建光:我比较看好股市,但是这一轮股市起来的时候,注意不要重蹈2015年的覆辙。2015年股市涨的时候大规模削减入市杠杆率,融资融券比例大幅上升,火上浇油让市场暴涨暴跌,这与市场化原则不相符,一定要吸取这个教训,防止这种顺周期的政策出来。

 

我也比较看好债市,现在利率在往下走,一般来讲都利好债市。对于房地产市场,我保持谨慎的态度,提醒不要去炒作。黄金也是相对比较看好的产品,因为现在世界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大。我也是比较看好人民币,我认为人民币今年会升值,预测最高可以升到6.5,因为美元贬值,全球比较动荡,中国经济由低往上走,这些都是利好因素。

 

尽管短期内人民币汇率面临冲击,可能再度降至6.9以上,但总体而言汇率将保持稳定,破7概率很低。从近期央行官员关于人民币汇率的表态来看,央行有意愿与能力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维持在特定水平上;此外,未来一年美元的走弱趋势也将为人民币汇率提供支撑。


2019年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来自美国


第一财经:中国宏观经济运行中还有哪几颗雷特别需要关注?

 

沈建光:今年我觉得最大的灰犀牛可能来自美国。美国内部的政治斗争、印巴边境冲突、美朝关系,灰犀牛可能来自国外。

 

去年美国减税刺激经济,随着特朗普减税基数效应的消失,美国经济会减缓,美联储也下调2019GDP增速预测0.2个百分点至2.3%,而且美国政治陷入僵局,这个对美国经济影响很大,美国一季度经济还是很受影响,政府关门时间达到历史最长时间,特朗普又宣布了紧急状态,内部政治矛盾,对其政策落地产生很大阻力,比如特朗普倡导的基础设施建设,在这种情况下,中美贸易摩擦风险减弱。

 

国内来讲,我并不担心今年会有什么灰犀牛事件,主要担心明年,中国的周期一般是一年紧、一年松,紧的时候经济表现会不好,今年是放的时候,经济表现就会不错,但放就会带来债务问题,而这不会在“放”的年份体现出来,而会在“紧”的年份体现出来。今年最大的挑战是放了这么多钱在市场上,在流动性充裕的情况下,怎么鼓励钱去实体经济,不要陷入“资金流动性陷阱”,要完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第一财经: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下调2019年经济目标增速至6%~6.5%,你认为今年GDP增长如何?投资、消费和净出口三驾马车将如何发力?

 

沈建光:消费仍将是中国2019年经济的最大支柱;投资今年会反弹,基建、减税政策等都将利好;出口表现可能比去年稍弱一点,因为去年贸易摩擦出现很多抢出口情况。新常态下,2019年经济增速较去年会相对放慢,我预期2019年中国经济有望呈现前低后稳的态势,全年GDP或为6.3%左右。(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