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洪灝:“战争”与和平

发表于 2019-05-14    来源于:洪灝

“如果每个人都为自己坚持的信念而战,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战争。” - 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

 

让我们假设谈判是有限次的、连续重复的博弈,并忽略政治影响和意识形态差异。参与博弈的每一方都在考虑到对手的行动后,做出自我经济利益最大化的选择。由于建立有长期约束性的合约似乎不易,这或不是一场合作性很强的游戏。

 

为了最终赢得这场博弈,参与者可以通过“战略性举措”来确立其博弈策略的可信度。这样的举措“通过影响对手对自己行为方式的预期,最终使对方在博弈游戏里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也就是说,通过约束自己的行为来限制对手的策略选择“(Thomas Schelling, The Strategy of Conflict, 1960)。通过限制自己的选择来实现自己目标似乎是反人性直觉的。但这恰恰是这种游戏的正确玩法。这也正是特朗普上周日所做的。他使单方面增税迅速地既成事实,让中国别无选择。

 

如果我们将Stackelberg博弈模型应用于连续游戏,那么我们会推论出,理论上,中国当下理性的策略是与美国合作达成协议(图1)。从本质上讲,这是一个教科书中考虑到美国的战略性举措,中国获得经济利益最大化的博弈策略。这个maximin策略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最差情景里的中国的收益,并避免灾难性的损失。如是,理论上特朗普的谈判边缘政策brinkmanship表现出的可信的威胁,似乎反而有助于双方最终达成协议。

 

以上的分析听起来似乎有道理。但是这种博弈分析有许多局限性的假设:其中之一,是每个参与者都是理性的。然而,在当前紧张的情况下很容易让人失去冷静。同时,分析仅限于短期得失,衡量成功与否的尺度完全功利性,并忽视了产业链的重新安置,外国投资者信心的丧失和潜在的资本外逃等长期影响。此外,在这样的游戏中,双方的制胜战略实际上是“一报还一报tit-for-tac” - 互相投桃报李。在本轮谈判之前,双方确实都曾表现出推迟增税和加速改革开放等努力达成协议的协作举措。但现在紧张局势开始升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以上博弈分析里教科书之外的假设的局限性,已经开始表现在风险资产价格的技术图形中它们看上去都很。例如,美国大豆期货已经跌破了2018年日益恶化的谈判中所见到的支撑位; 恒生指数的长期支撑已经转为短期阻力位; 人民币正再次跌向2016年底时见到的股灾后的低点(图2-4)。我们在此仅举几例。这是一个赌注高昂的游戏,并有可能改变经济周期运行的轨迹,重塑世界秩序。在我们去年11月发布的2019年展望报告《峰回路转》中,我们将合意的谈判结果作为我们的基准情形,并将谈判失意作为一种风险情景。虽然我们对谈判仍然保持乐观的希望,并在理论上有很强的逻辑支持,但市场仍在提醒:从短期风险控制的角度来看,我们也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

 


交銀國際 洪灝,CFA

2019-0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