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对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加剧的八点评论

发表于 2019-05-17    来源于:张明


张明为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研究员、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注: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配图摄于近期北京中粮广场举办的双人艺术展。

 

1 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加剧,符合笔者之前分析得出的结论。从奥巴马政府第二个任期开始,美国精英阶层对华总体态度已经由接触(engaging)转为遏制(containing)。根据张宇燕老师与冯维江博士的判断,特朗普上任之后,对华策略再度由遏制转为规锁confining)。中美双边关系摩擦上升已成定局,而且注定会长期化与复杂化。即使贸易摩擦最终达成协议,双边摩擦也会从其他层面体现出来。即使特朗普没能成功竞选连任,民主党新总统上台也依然会对中国保持强硬。从目前美国国内政治氛围来看,对华保持强硬态度是政治正确的姿态。如果未来美国新总统上台,不再像特朗普这样全面开火(在对中国保持强硬的同时,也对欧日保持强硬),而是通过团结其他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国家,一起来向中国施压,我们将更难应对。

 

2、正如刘鹤副总理所言,虽然谈判受挫,但谈判并未最终破裂。目前美方并未拒绝中方提出的邀请美国代表来华开展第十二次双边磋商的建议。因此,双方仍有可能在二三季度左右就贸易问题达成一致。特朗普在明年大选之后亟需多样化的战果,他短期内可能不会在中美贸易问题上过度纠缠。但考虑到目前中美关税战已经升级到第三季,预计美国提出的谈判诉求将会继续加码,而中方可能越来越难以就相关问题进行妥协。目前来看,也不能排除贸易谈判最终破裂的可能性。

 

3、综合目前国内外相关估算,如果美国对中国对美国出口的5000多亿美元商品全部加征25%的关税,这可能使得中国经济短期增速下滑1.0%-1.5%个百分点。如果中国政府采用一些国内政策进行对冲,贸易战短期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可控的。不过,如果考虑到中美贸易战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中美贸易战未来可能影响中国从海外引进先进技术等层面,贸易摩擦持续加剧,对中国经济中长期负面影响,可能显著高于短期负面影响。

 

4、即使中美就贸易问题达成一致,但中美之间不少关系已经发生了实质性变化。例证之一,是去年年底美国国会通过了外商直接投资的新法案,授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极大的自由裁量权。这就封死了中国企业到美国并购高新技术企业、借以实现国内技术升级的通道。例证之二,是从去年开始,美国政府开始调查通过千人计划回国效力的华裔科学家,在阻挠明显加强的背景下,未来华裔科学家回国短期效力的积极性可能显著下降。例证之三,是从去年开始,赴美敏感学科的研究生签证已经显著收紧,而美国一些知名大学的本科生录取中已经没有大陆学生出现。例证之四,是经过反复争论之后,特朗普政府最终依然宣布在美国国内封杀华为。

 

5、对于中国政府而言,应该对国际环境的恶化有着清醒的认识,我们也应该承认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可能给中国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然而,我们依然要保持足够强的战略定力,不要被外界因素打断了国内结构性调整、防范系统性风险以及加快开放的步伐。首先,我们应该避免回到2009年前后,再度通过极其扩张的财政货币政策来稳定经济增长,而是应该容忍经济增速的适当下行,宏观政策的扩张性应该得到控制;其次,我们应该坚决加快推进国内经济的结构性改革,保持国企改革、土地改革、更具包容性的城市化、服务业向民间资本的全面开放等等;再次,我们应该防范新的金融风险的累积,例如,我们不应该因为经济下行压力,就全面逆转正在逐渐生效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

 

6、中美双方谁能从贸易摩擦中获胜,关键取决于其他第三方国家支持谁。因此,中国政府应该高度重视与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巴西等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大国搞好关系,通过加快国内开放、加快与这些国家的FTABIT谈判、就过去存在争议的问题尽快达成和解等办法,来获得第三方国家的支持。毕竟,特朗普政府是在逆全球化的浪潮行事、在煽动国内单边主义与民粹主义。这些做法是令其他国家非常担忧的。中国政府应该高举全球化与多边主义的大旗,而非反其道而行之。

 

7、对短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与全球经济增长动能下行两者重叠在一起,将会对全球风险资产价格形成打压,并导致全球投资者转为增持避险资产。因此,未来一段时间美国股市的动荡将会显著加剧,中国股市短期内也将承担调整压力。全球债市的下行压力将会缓和。美元指数近期已经显著增强,而未来有望在94-99范围内双向盘整,破百概率依然不高。在这种情景下,未来一段时间,黄金、日元、瑞郎等避险资产有望受到投资者追捧。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总体上将会震荡调整,但考虑到最近美伊冲突也在加剧,全球油价走势面临较强的不确定性。

 

8、近期人民币在离岸市场与在岸市场均面临较大的贬值压力。有观点认为,人民币基本面存在贬值压力,而中国政府之所以通过各种措施来稳定汇率,是为了在贸易谈判中安抚美国人。而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再度加剧,中国政府可能停止干预,让人民币对美元显著贬值。尽管笔者所在的团队长期支持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但笔者依然认为,在短期内,中国政府将会高度重视一旦人民币汇率形成持续贬值预期可能造成的潜在风险(短期资本持续外流、资产价格显著下跌,以至于引发系统性风险)。因此,与通过本币显著贬值来降低出口企业面临的关税压力相比,中国政府可能会更加重视汇率稳定对于动荡时期金融稳定的意义。基于上述考虑,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越来越接近7,中国央行出手干预的概率也越来越大。这两天央行再度在香港市场上发行人民币央行票据,就较为充分地说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