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李湛:从政策背景与历史数据看今天的股市“5·19”

发表于 2019-05-20    来源于:腾讯证券

本文系“腾讯证券研究院”特约作者中山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李湛独家供稿

回顾519行情,比较分析当前宏观环境以及市场走势,若外部进出口问题未达成有效的共识,内部虽有科创板、股指松绑等政策性利好,时隔20年,预期如1999519短期快速放量上涨或长期震荡上行行情或难以再现。在当前外部进出口问题成为热点且重点话题的环境下,若进出口问题及其预期未有效解决,2019519以及相当长的时间内,资本市场或以宽体窄幅振荡为主调,长期单边放量上涨行情需内部政策面、基本面持续改善与外部进出口问题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达成互利双赢协议。


一、519行情回顾与当前行情比较分析


519行情启动前,股市经历长达近1年的反复缩量震荡调整期,上证综指从199864日的1420.99下跌至1999518日的1059.87,跌幅达25.36%1999519日上证综指当日涨4.64%点,交易金额40.23亿,较前1个交易日扩大一倍,开启单边量价齐升上涨模式,上证综指在随后约30个交易日内上涨超58%,盘中最高触及1756.18199971日至19991230日期间,上证综指缩量震荡下行,跌幅超22%,最低触及1341.05点。自20011月始,上证综指止跌回升,在量能放量或稳量的前提下,持续了约两年震荡上行行情,截止2001612日,上证综指拐头向下,历时两年多的519年行情结束,在这期间,上证综指涨幅达109.74%

519行情相似的,2019519日前,在外部进口问题的影响下,上证综指指数经历长达1年多的回调调整(2018-01-292019-01-04),最大跌幅达29.32%,(与519行情中1998-11-171999-05-17相似,跌幅17.64%),但此次跌幅显著增大,持续时间相对更长。K线形态上看,1999519行情启动前夕,上证综指呈现钟型走势(先反弹调整[1999-02-091999-04-09],后回调调整[1999-04-10199-05-18]),整体基本维持平衡。20191季度,受外部进口问题预期改善与内部环境相对宽松预期等多重因素的驱动,上证综指估值修复反弹约30%,最高达3288.45点,走完钟型走势的左侧区域,目前正处于钟型右侧区域。


二、政策回顾与当前政策取向比较分析


政策驱动方面,20年前的519行情源起国务院批复《关于进一步规范和推动证券市场发展的若干政策请示》,在特约评论员文章《坚定信心,规范发展》对股市上涨给予充分肯定与降息的双重效力下,持续驱动市场行情放量上涨。199971日正式实施《证券法》,证券市场进入全面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加上12月国有股配售启动对市场冲击的影响,上证综指出现缩量回调。后续两年慢牛行情中,先后有时任证监会主席发表题为《为建设发展健康、秩序良好、运行安全的证券市场而努力》、开放式公募基金试点等政策性利好,在稳定或完善资本市场秩序的同时,向市场注入“新鲜血液”,为上证综指等市场指数震荡上行保驾护航,然国务院发布《减持国有股筹资社会保障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等股票市场供给侧改革,扰乱原有市场预期,冲击股指震荡下行,结束持续两年,涨幅达109.74%519牛市行情。


如前所言,519行情的政策维稳或行情激发基本都发生在左侧,且外部进出口问题远不及2019年复杂,或者说外部进出口问题是2019年新的世界格局存在的新问题。站在当下,无论是回顾2018年还是展望2019年,外部进出口问题一直是主导行情走势的主要且关键因素。


519年行情左侧维稳或行情激发不同的是,无论是一行两会力挺A股,还是资本市场定位提升等右侧发声,旨在对2018年趋势下行行情维稳或实施政策性托底,而非必然引导或诱发类似于20年前的519行情。2019年诸如股指期货松绑等一系列政策虽属于左侧发声,其效力远弱于预期,根源在于外部的不确定性增加以及预期改善被市场逐步消化。具体而言:其一,2019419日股指期货松绑时,沪深股市主要指数已步入箱体震荡行情,属于外部进出口问题阶段性改善与股市估值修复的末端,股指松绑政策的市场效力存在后劲不足;其二,外部进出口问题再次点燃,诱发市场悲观预期以及沪深股指钟型右侧震荡下行。因此,右侧政策性利好等举措,其根本效力在于维稳或托底市场行情,特别是,在外部进出口问题进一步突显的环境下,其维稳的意愿尤为明显。


三、519活跃题材回顾与2019年大势判断


20年前的519行情是政策驱动下的慢牛行情,解决了国有企业改革存在诸如资金不足等部分关键问题。受此影响,519行情中科技股、网络股、绩优股、金融股和国企大盘股轮番领涨,以至于信息设备、信息服务等为代表的科技股,甚至只要带有科技字样的股票,基本都受到股民的追捧与青睐;而绩差股、ST*ST股等涨幅逊于且滞后于大盘。因此,519行情是以科技+绩优为主线下的政策驱动行情。


519政策驱动慢牛行情不同的点主要体现如下:其一,20194月中旬,外部进出口问题预期缓解下的估值修复钟型行情左侧见顶,受外部进出口问题进一步恶化的影响,以上证综指为代表的市场指数目前处于钟型右侧行情。其二,钟型右侧行情的政策性利好的根本作用在于维稳或非激发趋势性行情;其三,自201810政策性利好频出后,市场对政策性利好似乎边际钝化。


站在当下往前看股票市场走势,外部进出口问题及其所带来的预期,必然影响且大概率主导市场走势。因此,2019年股票市场的关键风险点在于外部进出口等问题的不确定性。在此框架与环境下,我们认为,若外部性问题持续悬而未决,国内政策性利好或基本面改善等举措,钟型右侧维稳的效用强于其他,市场指数大概率宽体窄幅震荡。另外,若国内经济基本面持续改善,抵消或极大弱化外部进出口问题等不确定性冲击,扭转或引导当前钟型右侧行情向左侧切换,政策性利好及其预期再次左侧发力,有望重复类似于519的行情。


当然,在宽体窄幅震荡行情中,我们并未否认2019年可能存在结构性趋势行情,若货币政策持续边际宽松,积极财政政策持续助力经济基本面企稳、复苏,2019年大概率存在结构性行情,建议配置左侧食品饮料与医药生物行业,以及在外部进出口问题争论中多次被讨论,中国长期产业结构布局中存在的短板或已感觉到痛点的行业,诸如通信、电子等行业的龙头等,这或将是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新的投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