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花长春丨肆无忌惮的特朗普:科技牌与台湾牌

发表于 2019-05-28    来源于:花长春

作者:高瑞东、赵格格、花长春


导读


面对中方绝不退让的强硬姿态,特朗普肆无忌惮打出科技牌和台湾牌,对华上下其手、极限压制。


中美博弈的三条线:经贸线、科技线及台湾线。2018年中美博弈主要集中于经贸线,特朗普为了达成贸易协议,在科技和台湾方面有所克制。面对当前中方绝不退让的强硬姿态,特朗普开始极限施压,肆无忌惮打科技牌和台湾牌。


经贸线——互相反制,陷入拉锯。特朗普总统是贸易战的主要推手,极力推动与世界主要经济体修改贸易协定,尤其对华格外强硬,其背后是日渐盛行的民粹思潮及反全球化。在贸易战中,美方剑指中国制造2025,中方直击共和党基本盘,互相反制,陷入拉锯。


科技线——长期威胁,2025路漫漫。美方对华高科技产业的压制,不仅体现在加征关税商品清单上,而且体现在出口管制实体清单上,其目的就是阻击中国高科技企业迅猛发展势头。中美之间的科技战必将是持久战,预计后续还有更多高科技产业受到波及。


台湾线——贸易战的转折点。近年来美方涉台法案基本都在国会全票或者是以压倒性票数通过,证明在民粹主义思潮下、美国上下对于中国崛起的敌意。美国会正在审议的《2019年台湾保证法》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不断试探中方底线。


特朗普对协议达成有较强的诉求,将权衡经济和市场的承受能力,尽最大努力对华施压。特朗普的最大目标是获得连任,所以其一方面密切关注市场状况,及时调整对华姿态;另一方面紧密跟踪美国经济走势,调整谈判策略。



一、 中美博弈的三条主线——经贸、科技及台湾


中美博弈的三条线:经贸线、科技线及台湾线。20183月到20194月,中美博弈主要集中于经贸线,特朗普总统为了率先达成一个利益最大化的中美经贸协议,在科技线和台湾线方面有所克制。20195月以来,随着特朗普总统意识到关税牌对华效果越来越小时,开始转换策略极限施压,肆无忌惮打科技牌和台湾牌,直接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在军事方面加大挑衅力度。

二、经贸线——互相反制,进入拉锯战


2.1.贸易摩擦的背后:民粹思潮及反全球化


特朗普总统是贸易战的主要推手,但其背后是日渐盛行的民粹思潮及反全球化。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一再强调“让美国重新伟大”,极力推动与世界主要经济体修改贸易协定,尤其对华格外强硬。


全球化促进生产要素在全球充分流动,资本本身拥有快速的流动性,在寻找廉价的劳动要素的驱动下,美国的资本与无法自由流动的本国的劳动力产生了脱离,导致了蓝领和部分中产阶层对于社会现状出现了极大不满。而特朗普总统宣称的“反全球化”、复兴美国制造业等口号,切入了这部分人群对于执政者的诉求,是其赢得“铁锈带”选票的关键所在。


谈判诉求落于低附加值的制造业及农业,实现特朗普对于选民的承诺。总结来看,对于加、墨、韩、日、欧的贸易谈判的聚焦点主要在于:1)降低美国的贸易逆差;2)提高钢铁、金属制品的进口关税;3)扩大美国农业出口的范围,扩大对手国关于农业、林业和渔业的市场准入。整体来看,贸易谈判的诉求关注重点集中于低附加值的制造业及农业,主要受益人群为美国蓝领阶级,是特朗普兑现执政承诺的体现。我们也可以理解成,美国目前所采取的行动,其核心是在民粹主义思潮下,对于贸易逆差国的集中反制。

2.2.中美在贸易摩擦中互相反制,长期拉锯


在关税战中,美方最先指向中国制造2025,打击高端技术制造业。从美方打出的关税名单中可以看出,500亿美元清单剑指中国制造2025,对高端制造业的覆盖较大。201843日宣布的清单中,对高新技术行业征税产品范围广泛,对出口占比较大的服装、鞋靴却没有征收关税;2018615日美方对清单进行修订,更加针对中国制造2025”。直到2018710日打出的2000亿美元清单中,才纳入劳动密集型产品,增加了化工类产品、纺织类产品、贱金属及其制品、矿物材料及玻璃制品等。

 

在关税战中,中方的反击策略是直击共和党基本盘。尽管农林牧渔并非为美国对中国出口的主要类别,但中国对美国的首次500亿美元报复清单广泛包含了美国的农产品,可谓目标明确,直击共和党基本盘。第二次600亿美元清单,中方再次加上了化工类, 机电、音像设备类、光学医学设备类等产品。

 

中美贸易战在第十轮谈判中达到拐点。201943日至5日举行的第九轮谈判中,中美双方均表达了非常积极正面的信息和态度。但到了2019430日至51日举行的第十轮谈判,双方新闻稿文风转偏中性。美方在新闻稿中,只表态双方的讨论依然聚焦于朝向在重要结构性问题上取得实质进展以及重新平衡美中贸易关系。美方表态尤其耐人寻味,潜台词是在结构性改革和贸易平衡方面尚未取得实质进展。

 

美方目前的要求与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违背,贸易战短期不乐观。中方坚决维护的是中美协议的平等性,即中方做出让步的同时,美方也必须做出让步。这种平等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被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二是采购内容与规模、三是文本的平衡性。目前来看,特朗普总统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不仅要求中方大力度开放、大规模加大自美进口、多方面做出结构性改革承诺,而且要求保留加征关税以建立监督机制。显然,这与中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是严重违背的,上述三条是中方的底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转移而改变。

 

美方在经贸线攻不下中方,转而开始攻科技线和台湾线。

 

三、 科技线——将长期受到美国威胁,2025路漫漫


3.1.   美方多次对中国进行技术封锁


美国发起本轮对华贸易战,本质是对华高技术企业的打压,手段是加征关税。这从贸易战最终发起的方式可见一斑。


2018年以来,美方在301调查的基础上发起贸易战,301调查的主要目的,就是阻击中国制造2025”20177月,中美第一次全面经济对话遇阻。20178月,特朗普总统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启动对华301调查;20183月,USTR发布《基于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对中国关于技术转移、知识产权和创新的相关法律、政策和实践的调查结果》(《301报告》),对中国展开五项指控。在《301报告》的基础上,20184月,USTR发布了500亿美元关税清单,并在听证会之后,在6月份发布了更新版本的500亿美元清单。如上文所述,关税清单直击中国制造2025”

 

除了301调查之外,美方通过实物及技术出口管制等方式,对中方实施技术封锁及打压。20184月,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实施制裁禁令,禁止所有美国企业在7年内与其开展任何业务往来;20181119日,对人工智能、芯片、量子计算、机器人、脸部识别和声纹技术等14类新技术领域实施技术出口管制;2019515日,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因为国家经济紧急状态,将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限制华为进口元器件。

 

美《出口管制改革法》在2018年通过国会审议,对14类新技术进行了技术管制。根据20187月美国国会通过的《出口管制改革法案》,111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提出了一份针对关键技术和相关产品的出口管制框架方案,方案包括了14个考虑进行管制的领域。从领域来看,主要是生物技术、人工智能(AI)、数据分析、量子计算、机器人、脑机接口等在内的核心前沿技术。

 

3.2.   实体清单揭示美方意图:打击中国高科技发展


美方多次扩充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美国商务部1997年首次颁布出口管制实体清单[1],与清单所列实体有贸易或合作关系的企业和机构将被严格审核。根据《出口管制条例》744.11b项,能够被加入实体清单的包括:1)支持从事恐怖行为;2)支持国际恐怖主义行为;3)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方式转让、维修或生产常规武器;4)阻止由BIS等进行的最终用途检查;5)从事有违反EAR风险的行为。201881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BIS)扩充了出口管制实体名单(EntityList),对与中国8家实体及36个附属机构相关的交易施加了限制。20181029日,将福建晋华列入实体清单,禁止对其出口;2019515日,把华为及70家关联企业列入实体清单,限制华为进口元器件。

 

从美方的实体清单中(截止2019524日),我们可以看出(详细名单可以见附录2):


1)基本集中于航空航天、光学仪器、通信、电子、新材料及新能源等高科技领域;


2)包含了部分大学,包括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国防科技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四川大学、中国电子科技大学、上海航天学院,均为在上述高端设备及高端科技领域有卓越建树的学校;


3)包含了三个超级计算中心(天津、广州、长沙)、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下多个研究所及下属机构,为在超级计算、航空航天取得了世界领先发展的机构。

 

中美之间的科技战必将是持久战,预计后续还有相关高科技产业受到波及。美方对于中方的技术封锁,主要集中于中国正在崛起的高端科技产业,诚如美方对于中国的关税清单中,第一批主要集中于高端制造业,剑指“中国制造2025”中国制造2025”提出,到2025年,智能制造支撑体系基本建立。但为了实现智能制造,涉及大量的数控加工中心、工业机器人、嵌入式芯片等各种高端制造装备和核心零部件以及ERPMESCAD等各种工业软件,而上述装备、零部件以及工业软件的核心技术在国外,国内制造企业只能大量进口,近90%的芯片、70%的工业机器人、80%的高档数控机床和80%以上的核心工业软件依赖进口[2]。为了压制中国高端制造业崛起,预计美国可能会打出更多的科技牌。


四、台湾线——贸易协议无望下,美方打出的威胁牌


4.1.   军事方面不断挑衅


美方近期在军事方面不断对中方进行挑衅。201917日,美国宣称其军舰驶入南海,进入西沙海域巡航。据联合晚报称,美军舰20187月起恢复穿越台海的自由航行,从7月份开始频繁穿越台湾海峡,而美国航母此前最后一次穿过台湾海峡是2007年。2019522日,普雷贝尔号驱逐舰和补给舰狄尔号穿越台湾海峡,美方宣称展现美国对维护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的承诺

 

 

4.2.   《台湾保证法》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美国会跨党派联合提出的《台湾保证法》已经由美国众议院通过,以立法方式干涉台湾问题。2019326日,《台湾保证法案》草案是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参院军事委员会空海小组主席科顿(TomCotton)领衔,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Rubio)、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TedCruz)、民主党参议员梅南德兹(RobertMenendez)、民主党参议员玛斯托(CatherineCortez Masto)及民主党参议员库恩斯(ChrisCoons)跨党派联合提出。201957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2019年台湾保证法案》及《重新确认美国对台及对执行台湾关系法承诺》决议案。其中,《台湾保证法案》无异议通过,决议案则以414票赞成、0票反对、17票弃权通过。58日《台湾保证法案》在参议院接受并宣读了两遍,并转交给外交关系委员会。


《台湾保证法》的内容严重违反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1972年、1978年、1982年,中美分别签订《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及《八一七公报》三个联合公报,美方宣布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并且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三个联合公报的基础上,我方与美方建交,并开启了长达半个世纪的经济、政治、贸易往来。但是《台湾保证法》中所提到的,关于推动台湾进入国际组织及对台军售常态化,严重违反了三个联合公报承诺的内容。近年来,美国不断出台涉台法案,但均处于打擦边球的状态。《台湾保证法》的出台预示着中美关系将进入新一轮的紧张关系中。

 

 

 

近年来提出的涉台法案在参众两院都基本上全票、或者是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不仅是在参议院,在众议院投票中,也基本以压倒性的投票通过。票数的结果可以一定程度上表明,目前不仅是美国精英阶级,普通民众也同样支持上述涉台法案。这一点支持了我们之前论述的,美国普通民众对于崛起中经济体的敌意。

 

4.3.   中美摩擦进入新阶段

 

一个中国是我国的基本原则,中方在此问题上不会退让。“一中原则”是中国政府与其他国家建交时,建交双方所必须承认并遵守的原则,中方在此问题上不可能退让。美方《台湾保证法》,严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损害了中国主权、领土完整及安全利益。


台湾问题的涉及,挤压了中美谈判的空间。201957日,美方《台湾保证法》已经通过众议院,现在处在参议院审议阶段。随着该法案的通过以及签署生效,预计对中美关系产生的负面影响将更加深刻。


在《台湾保证法》之后,中美贸易谈判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中美摩擦已经不仅是经贸问题,中美摩擦代表了在民粹主义思潮的推动下、美国对于中国崛起的全面压制,中国在复兴之路上唯有努力抗争。


五、特朗普的下一张牌怎么打


特朗普对协议达成有较强的诉求。从特朗普本身的角度出发,最大化其利益的方式是赢得总统连任,因此赢得大选将会是接下来特朗普行动的总体纲领。上任大选中,支持特朗普的区域主要集中于中部地区,希拉里的支持区域在于东西海岸。为了能赢得总统连任,特朗普要保住其传统优势区域,尽可能去争取摇摆区的选票。为此,特朗普对协议达成有很强的诉求,一方面希望中方能撤销对于其农产品的关税,一方面,继续降低中美贸易顺差。

 

 

特朗普将权衡经济和市场的承受能力,尽最大努力对华施压。一方面,特朗普密切关注市场状况,及时调整对华姿态,近日就明确表示华为问题可作为谈判筹码。另一方面,特朗普的攻势和美国经济走势高度相关,向好的经济数据给与其强硬的底气,而转弱的经济数据也会让其底气不足。目前,美国经济数据不断走弱,5PMI逼近荣枯线。美国5月制造业PMI50.6接近荣枯线,低于预期;服务业PMI50.9,低于预期53.6,创20162月份以来新低。另一方面,从零售数据来看,4月份受到了汽车销售量大幅下滑的影响,美国整体零售额环比下降0.2%

 

六、附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