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汪涛:对贸易摩擦的预期变化

发表于 2019-06-07    来源于:汪涛

3-4月份进行的企业家调查显示企业对贸易战的预期有所改善

 

UBS Evidence Lab3月底至4月初进行了第四轮中国企业家问卷调查,此次问卷调查是在近期中美贸易战升级之前完成的。有44%的受访者预计中美双方将很快达成贸易协议,该比例高于去年11月调查时的28%73%的受访者预计未来12个月整体出口订单会有所增加,占比远高于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

 

受贸易战负面影响和削减资本开支的企业增多

 

不过,对比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本次调查有更多的受访者表示受到了贸易战的负面影响。提前出口和下调出口价格为企业普遍的应对之策。在受贸易战负面影响的受访者中,有38%已削减了国内的资本开支。虽然已裁员企业不多,但有更多企业表示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裁员。

 

供应链转移可能提速,拖累国内固定资产投资

 

虽然过半受访者已在海外设有生产基地,但仍有50%左右计划在2019年将部分出口生产移出中国。供应链转移对国内整体固定资产投资直接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但间接影响可能较大(拖累企业盈利,并冲击企业信心)。综合这些因素,在我们的基准情形下,我们预计2019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从2018年的9.5%降至2%

 

东盟、日本和印度为外迁首选目的地

 

已经或计划将部分生产转移至海外的175家制造业出口商首选将生产移至东盟、日本,以及印度。东盟各国中,受访者最青睐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可选消费品、必需消费品和IT行业受访者将生产移出中国的意愿较高。


UBS Evidence Lab20193月底至4月初进行了第四轮中国企业家问卷调查。此次问卷调查是在近期贸易战升级之前完成的,当时中美双方似乎有较大的可能达成贸易协议。此次调查涵盖的问题较为广泛,包括企业的营商环境和资本开支意向,同时继去年11月首次对贸易战开展企业家专项调查后,本次调查也包括了有关贸易战影响和供应链转移的问题。在受访558家企业中,约40%229家)为制造业企业,且其销售总额30%以上来自出口或为出口企业供货。该分组与11月的受访企业之间具有可比性。

 

相比去年11月,今年34月份企业对贸易战的预期有所改善


相比去年11月,今年34月份企业对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预期更为乐观...制造业出口企业中,29%的企业预计美国将对所有中国出口加征25%的关税,占比低于去年11月的41%44%的企业预计中美双方会很快达成贸易协议,或此前被加征的关税至少有部分被调降,占比高于去年11月的28%。鉴于34月份中美贸易谈判利好消息不断增多,这一调查结果并不令人意外。

 

...尽管和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相比(63%),有更多受访者(79%)表示已受到中美贸易摩擦的负面影响。有趣的是,在不直接对美出口的受访企业中,也有80%表示受到了负面影响(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为45%),表明贸易战对市场情绪和/或供应链的影响已经产生了负面溢出效应。在受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的118名受访者中,有36%表示其相关出口订单下滑了11-20%24%表示下滑了21-30%9%表示下滑幅度超过30%。出口订单的降幅与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相似。根据美国进口数据测算,2018年四季度在加征关税清单上产品的自华进口同比下跌5%,今年一季度同比下跌30%

 

34月份新出口订单预期水平较高。在出口或为出口商供货占整体业务比重较大的制造业企业中,有73%预计未来12个月新出口订单将有所增加,高于20188月调查时的68%201811月调查时的47%。分行业看,必需消费、信息技术和硬件、工业机械,家电、纺织服装等行业新出口订单的预期更为乐观。与之对应,今年一季度中美贸易谈判取得了积极的进展。实际上,4月统计局制造业PMI出口订单指数也从2月的45.2升至49.2。不过近期中美贸易战升级,5PMI出口订单指数又降到了46.5

 

贸易战负面影响更为明显;资本开支削减力度加大


2018年抢出口的现象主要发生在下半年,今年出口活动或再次提前。在受美国加征关税影响的出口企业中,在20186-12月提前发货的企业占比为53%,在今年一季度提前发货的企业占比为34%,同时有25%的企业计划在今年二季度提前发货。由于此前企业提前出口透支了部分出口需求,关税上调对出口商的负面影响在2018年年底以后更为明显。鉴于美国上调了对2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的关税税率,并准备对剩余3000亿美元中国出口加征25%关税,我们预计会有更多企业在今年5-6月份提前出口,高于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的结果。受此影响,出口的下行压力在5-7月份可能会有所缓解,但随后可能加剧。

 

多数出口商通过降价应对关税的上调。受加征关税影响的出口商中,未改变产品价格的企业占比为18%201811月的调查中该比例为26%),涨价的其企业占比为10%(之前为6%),同时有72%的企业表示下调了出口价格。降价幅度在10%或以内的企业占比为23%(之前为14%),降幅在11-20%的企业占比为38%(此前为46%)。在同组受访者中,21%表示2019年“很有可能”下调产品价格,54%表示“有一定可能”。尽管很多出口商下调了产品价格,但近期学术研究发现关税上调的成本大部分或由美国进口商或美国消费者承担(参见IMF论文、NBER论文)。

 

削减资本开支为企业最普遍的对策,但未来可能会有更多裁员。在出口占整体业务比重较大且受贸易战负面影响的184名受访者中,有38%表示已削减了国内的资本开支,占比高于去年11月调查时的27%在这些受访者中,已裁员的企业占比仅为10%(去年11月调查时为23%),但有36%的企业表示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裁员(去年11月调查时为34%)。尽管如此,此次调查中已经或计划裁员的受访者占比低于去年11月的调查结果,这或受益于此前市场情绪的改善,以及政府的稳就业措施。

 


2019年供应链或加速移出中国


过半数受访的制造业出口商计划在2019年将部分出口生产移出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调查中有超过50%的制造业出口商(229家中的130家)已在中国大陆以外有生产基地,且平均有35%的产能不在大陆。在大陆以外拥有产能的对美出口商占比更高。过去12个月已将部分生产移至海外的制造业出口商占比为10%,但有51%表示计划2019年将生产移出中国,另有16%计划2020年或之后转移生产。只有21%的受访者表示无转移生产的计划,该比例低于去年11月专项调查时的30%

 

计划将生产迁出中国的受访者的首选目的地为东盟、日本和印度。已经或计划将部分生产转移至海外的175家制造业出口商首选将生产移至东盟(60%),其次为日本(35%)、美国(26%),以及印度(25%)。在计划12个月内扩大投资的企业中,有47%选择在东盟投资,其次为中国(36%)、日本(26%),以及印度(26%)。需注意的是和去年11月的专项调查不同,本次调查没有列出韩国、香港和台湾地区,因此两次调查结果可能不完全可比。在东盟国家中,受访者最青睐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分行业来看,可选消费品(有转移生产意愿的企业占比为87%,其中家电、汽车及零部件行业该比例更高)、必需消费品(85%)和IT83%)行业的受访者更有意愿将生产移至海外。

 

供应链转移对国内固定资产投资影响几何?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占国内固定资产投资总额的30%,而出口制造商贡献了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的10%左右(用制造业出口销售额占行业销售总额之比来推断)。对于已经或计划将部分出口生产移出中国的受访者而言,其平均转移了约30%的产能。假设2019年所有出口商中有25%将其30%的新增投资置于海外,仅此情形对国内制造业资本开支的直接拖累还相对较小。不过,贸易战升级可能会拖累企业利润,并冲击非出口制造业企业的信心。综合这些因素,在我们的基准情形下,我们预计2019年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或从2018年的9.5%降至2%